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日记


□ 席慕蓉(蒙古族)

  七月十六日
  (星期日,晴,偶有雨)
  在旅馆吃完早餐后继续上路。
  休息好了的我们,情绪也特别高昂,一路上看到美丽的草原总会要求停一下车。
  今年雨水充沛,草原上的草,长得欢欣鼓舞,营养充足得不得了。你会觉得它们被风吹拂的时候,原本应该是绿色的草叶竟然反射出蓝汪汪如湖面上的水光。
  远远在牧马的小伙子,看到我们摇手招呼,就放马疾驰过来,以为我们要问路,其实,这几个人只是想和他聊聊天而已。
  真正在原野上牧羊或牧马的蒙古人,不管是年轻或年老,总有一种安静沉稳的气质;说到什么高兴的话题,才会偶尔灿然一笑。
  挥手道别之后,年轻男子才显出活泼的姿态来,驱策着自己的马,用一种特别平稳的小步伐往前跑去,我们的驾驶员拉夏先生赞叹着说:“看呐!他用的可是‘走马’的步伐哩!”
  午后,选好了一处草原,停车用午餐。
  不过是寻常的食品,面包、香肠、果酱、苹果、葡萄,可是,在草原上的野餐,滋味总是特别香甜。
  每逢假日,我总是想要出去野餐。有时候走得远一点,有时候就在家附近乡下的小河边,孩子和我都很高兴,海北好像不是那么投入,不过,也没抱怨。
  有个周末,我又嚷着等会儿中午要出去野餐,海北忽然说话了,带点哀求的语气:
  “我可不可以帮你在客厅地上铺一块桌布,把要吃的东西都放上去,就当作是在野餐了,好吗?”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海北最希望过的周末,是一桌整整齐齐三菜一汤的午餐,之后,再安安静静地睡个午觉。
  也罢!既然讲开了,我也不是个太蛮横的妻子,野餐的次数因此就稍微减少。过了几年,我又认得一些学植物学或是土壤学的朋友,他们和学生去野外的时候,只带了几条吐司面包、几块花生糖就上路,让我惊为天人,从此就不时跟着他们在台湾东南西北乱跑,不再去找海北的麻烦了。如此安排,两人都非常快乐。
  如今,竟然跑到蒙古国的草原上来野餐了。下午六点,进入斡难河源区,心情有些紧张,这十几年在蒙古高原上的东奔西跑,为的不就是这一刻么?
  远远已经眺望到一线河水的反光,河边丛生着绿色的矮树林,左前方只有一户布里雅特牧民的木头房子,其木格忽然兴奋地叫起来:
  “快看!快看!母马在生小马!”
  离牧民房子稍远的栅栏角落,一匹小马刚刚才从母亲的产道落地,好像还站不起来,母马也不着急,紧贴着她的孩子等待着。
  四周无人。我有点诧异,母马生小马是件大事,怎么也不见一个牧民前来帮忙?
  “人都去了哪里?”我问。
  得到的答案完全出乎我的想法之外,拉夏先生回答说:
  “人都躲起来了。”
  原来,母马生产之时,不喜欢有人靠近。若是初生的小马沾上人的气味,它很有可能弃之不顾,绝不再给小马喂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