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戏团进村


□ 刘水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王家庄刚分了责任田,马戏团就进村了。马戏团进村时,是一个黄昏后。王家庄的大片玉米地正由碧绿变得金黄继而灰暗下来。村庄静悄悄的,只有几只游狗进进出出,那些破败院墙上的猫,呆望着西坠的落日。

春儿吃了饭,就把过年的衣服拿了出来,比划比划,就大摇大摆地穿了出去。春儿的衣服是蓝格格的,那在当时的王家庄也较高贵的了。

马戏团在老白果树下支起帐篷,那棵老白果树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从春儿的爷爷的爷爷起,它就那么静静地立着,把时光一代代地延续下来。到春儿这代,王家庄已折腾的不成样子,以至于年年连场电影都放不起,要不是分了责任田,春儿这件想了好几年的蓝格格袄儿,不知何个驴年马月才能穿上呢。人逢喜事精神爽,俏姑娘春儿圆脸生辉,居然轻轻地哼起《甜蜜的事业》里的主题歌。

春儿的母亲死得早,只和父亲过,父亲是个倔老头,就知干活儿,一天也不闲下来,不过今晚他也突然含着烟管,来马戏团看戏了。然而父女俩各走各的路,父亲是朝那帮老头堆里扎过去,春儿就挤在嘁嘁喳喳的那帮少男少女中。春儿个儿小,但周身很圆活很玲珑,就像一条鱼儿游了进去。

电灯亮起来,幕布拉开,马戏开始了。

一男子头扎羊肚手巾,手拿一块红布,在台上甩来甩去,一会儿甩出一串噼啪的爆竹,一会儿甩出一团美丽的鲜花,忽而甩出一只呱呱叫着的大公鸡,真绝了!春儿在台下和她的伙伴起劲地拍着巴掌,巴掌很响,如晴天霹雳,那只鸡受宠若惊,打一个唿哨,像一粒子弹一样射到春儿父亲的烟管上,站住了。众人瞩目,春儿父亲的烟头就像一粒火星,开放在稍微有些凉爽的秋天里,父亲那布满老茧的手,一把就把这只大公鸡抓住了,抓住了就不放了。

马戏团的人走过来,要那只鸡,春儿的父亲大言不惭地说,这鸡是我的,落在我身上就是我的,是它来找我的,我又有什么办法?

在那边少男少女堆里的春儿,看着厚颜无耻的父亲,就羞羞答答地低头回家了。那只鸡也终于被父亲带回家。春儿说,爸,你蛮不讲理,那鸡分明是马戏团闹着玩的,你扫了大家的兴。父亲不以为然,这位一向深居简出的老农,觉着今天没有白搭时间,顺手抓一只鸡回来,也满够本的。自从分了责任田,春儿发现父亲变了,看到什么都想占有,眼里总是射着攫取的光。父亲不会出海,只会土里刨金,看着那些年年都是万元户在海里捞金的男子汉,春儿看到父亲的眼圈儿都红了。

父亲把那只鸡放到鸡窝里,只听里面马上发出勾心斗角的声音。猛然闯进一只不速之客,纵然是晚上,鸡们也在纷纷地下着逐客令。

第二天,马戏在白果树下如期举行。

春儿又去了,春儿头一天晚上就发现,马戏团的一位小伙子,在偷偷觑她。她总觉着自己没什么好看的,可那家伙的眼睛就像探照灯一样,老是在她身上扫来扫去,春儿第一次遭遇这种火辣辣的目光,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芒刺在背,坐立不安。歪打正着,那鸡飞了出来,惊破春儿的春梦。可也别说,父亲将鸡据为己有,众目睽睽下,真给她解了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