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伤痕》


□ 张 洁

  2008将是卢新华的小说《伤痕》及以之冠名的“伤痕文学”问世30周年的日子。30年,实在是不短了,它足以令一呱呱坠地的婴孩步入“而立”的成熟年岁。30年的历史间隔,不免让人生疑:那段历史还被人们记着吗?在我们民族的生命之河中“文革”留下的伤痕是否已然痊愈?当痛楚在岁月的深巷中被尘埃遮蔽与掩盖,那么,“以沉重的倾诉和愤懑的发泄作为叙事的主能指”(1)的《伤痕》(包括“伤痕文学”) 究竟还有没有意义?
  小说《伤痕》最初发表于1978年8月11日的《文汇报》。《伤痕》以个人的控诉,为十年“文革”留下了一份历史的证词。作品以“文革”时期,黄浦江畔一家母女因政治原因分离、永别的家庭事件为切入点,真实地写出了主人公王晓华的痛苦经历和悔恨难当的交错情感。就是这样一篇今天看来在文学上可谓粗糙幼稚的小说,却引领了文革后新时期之初颇为轰动的“伤痕文学”创作思潮。1986年,适逢新时期文学十周年之际,文学理论界曾就新时期文学进行过研讨,尝试着对刚刚过去的十年文学做出历史定位和判断,对“伤痕文学”是这样确认的:“眼下‘伤痕文学’这股浪潮虽然已经相当遥远,但是今后任何一位文学史家也无法否认,这正是新时期文学的真正起点和整个新生的文学观念的最初萌动。”(2)相距十年就断然认定为“已经相当遥远”,如今看来不免有夸张之嫌,最起码暴露出面向未来的目光不够深远,但其“无法否认”的“起点”之说却是有着充分的文学史依据的。此后,各种版本的《中国当代文学史》都离不开对“伤痕文学”的描摹与讲述,尽管繁简有别,历史定位高低有异,但“伤痕文学”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存在却是基本的共识。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世纪的更新,特别是眼花缭乱的价值多元,似乎可以说《伤痕》及“伤痕文学”真的离国人“已经相当遥远”了。这“遥远”不仅是时间上的,更是心灵及理性认知上的。不断被岁月长河推到历史前台的一茬茬的年轻人,因了与“伤痕文学”历史间隔的拉大,也因为对“伤痕文学”所哭诉的那段特定历史的信息缺失,态度渐由“无所知”而变为“不屑于”了解,于是国人的所谓历史感便在民间成就了“忘却”。与此稍有不同的是大学中文系的学生,他们因着“中国当代文学史”课的缘故,得以在喧嚣的欲望围堵中触碰一些精神性的盲点,其中自然包括“伤痕文学”。然而在上述“忘却”的背景下,这种触碰伴着讶异的便不免常常是误读 (当然,误读也不失为是一种读法)。笔者2006年秋季在所供职的学校为中文系二年级的学生讲授《中国当代文学史》课,布置阅读《伤痕》后提交的作业可谓五花八门,比较有代表性的两份作业分别有着如下见解:A同学写道:“不得不承认,《伤痕》的确具有令人失望和沉痛的悲剧效果,但是它的情节仍是脆弱甚至是可笑的,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竟然可以在妈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家去了农村并与妈妈决裂,谁能相信?太过于强调‘文革’的伤痕了,自然就不免很假。” 很明显,A 同学的见解是由对历史的无知造成的,知青上山下乡的年月里,十五六岁的中学生从上海、北京等大城市跑去云南、内蒙古、北大荒等边疆农村的就不乏其人,这或许真是今日的独生子女大学生们不能想象的。此处历史之“真”被认做“假”自然是误读,可是假的被识破为“假”就没有误读的成分在其中吗?B同学这样说:“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被称为标志着告别‘假、大、空’创作模式代表作的《伤痕》,在结尾处竟这样写着‘女儿永远不会忘记你和我心上的伤痕是谁戳下的。我一定不忘华主席的恩情,紧跟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为党的事业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刚刚痛失生身母亲,分别九年母亲临死也没能见到一面,女儿这时却忙着表决心,还有比这更‘假、大、空’的吗?!” 这质疑百分之百合理,可也暴露出对作品问世的1978年现实环境不甚了解,对作品不可避免地带有“文革”印迹也就少了一点历史的同情。在当今青年人眼里,“文革”不仅是遥不可及不太值得去关注的历史,他们更无端地想象为1976年“一举粉碎”后中国差不多就是他们现在眼里的这副模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