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树柿子


□ 尚庆海

一树柿子
尚庆海

六婶家院子里长了一棵柿子树,每年到了柿子熟的时候,六婶就把柿子分给住在左右前后的邻居一些。
年年如此,许多邻居的孩子都是吃着六婶家的柿子长大的。
六婶的儿子小广去年冬天结了婚,小广的媳妇能说会道,年纪轻轻的,私心重。
今年的柿子又熟了,六婶拿出了放了一年的卸柿子的专用工具———一根长竹竿,顶端加了用铁丝箍的圈,铁圈上缝了一只布袋子。
你别看这工具粗糙,但它特好使,六婶年年用它,每年高大的柿子树上都卸得一个不剩,而且那么多的柿子不会摔烂一个,最主要的还有一点就是不用人上树,安全。
六婶扬着头,小心翼翼地一边卸着柿子,一边絮叨说,今年刮了两场大风,都叫甩掉了,柿子少收一大半,给这些老邻居也分不了几个啊。
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儿媳妇听见了婆婆的话,问婆婆,妈,您说啥?给谁分柿子?
六婶停下来,活动活动一直仰着、有些酸痛的脖子,高兴地说,给这么多年的老邻居啊,是啊,年年给这些老邻居们送一些,他们都夸咱家的柿子甜呢!
儿媳妇心想,这么好吃的柿子,凭什么分给他们啊?
心里这样想,但嘴上不能这么说,儿媳妇机灵,眼珠子一转,说,妈,不是我说您,这啥不好分,非得分柿子?
六婶一听,忙问,咋了?有啥不妥?
儿媳妇说,您这么大年纪了,没听人家说分柿分柿就是分寿啊!折您的寿,不吉利!他们图便宜,啥也不说了。
六婶哈哈一笑,说那都是迷信,我才不信。
儿媳妇说,不由您不信,咱可说好啊妈,我和小广还指望您给带孩子呢。您想早清净,我可不依!
六婶没往心里去,笑着说,只要你们不嫌我,我一直活,哈哈。
六婶整整仰了一上午的脖子,终于把一树稀稀拉拉的柿子卸完了。
六婶心说吃了晌午饭就给老邻居送,好让他们早早地尝尝鲜。
六婶刚撂下饭碗,亲家母就进门了,六婶赶紧招呼她吃饭。亲家母说吃过了,亲家母说人老了,嘴馋,听闺女说您家的柿子熟了,赶紧跑来尝鲜来了。
六婶说,就说下午叫小广给您送呢。
儿媳妇知道婆婆的心事,就对她妈说,妈,您还急走,就赶紧弄些走吧,别耽误了正事。
小广媳妇给她妈用一只小食品袋子,就往里放了十来个。
六婶嫌儿媳妇不会办事,说儿媳妇,咋不拿个篮子拾?那食品袋能装几个?六婶说着就去找篮子。
小广媳妇给她妈递眼色,她妈就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要给六婶。六婶说亲家母您这是干啥?您看您?
六婶坚决不接。
亲家母说,这柿子不比别的东西,不能白吃的,我可不叫折了亲家的寿!
六婶想儿媳妇肯定在电话里给亲家说了她给邻居分柿子的事了,就说,俺家的人也不喜欢吃这东西,就给邻居送些,再不好,咱也不能要钱的,自己家树上结的,不值钱的,要钱就薄气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