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文科学若干问题研究述要


□ 赵景来

  作为学术分类概念,“人文学科”与“人文科学”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进入以中国大陆为核心的汉语文化圈,落后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现代学术分类进入中国近一个世纪。近年来,学术界对科学与人文融合的可能性的探求,对人文教育、人文素质的呼唤以及制度层面的人本意识和人性追求,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都关涉着人文科学的地位问题。为此,专家学者们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现将各种观点综述如下。
  
  一、人文科学的现代性问题
  
  在“现代性”的视景中,人文学(英文Humanilies,亦译人文科学)作为一门传统的经典学科,其知识图像已然模糊,知识合法性受到挑战和质疑,知识地位也已经被迫边缘化。因此,“人文学”作为一种学科群概念已经成为一个值得重新探讨甚至是亟待反思的理论课题。
  有学者认为,“人文学”作为一种人类自我理解最切近的学问,或者作为人类自我反思的学问方式,总体上已经处于现代知识世界的边缘。具体地说,以文学、语言学、史学、哲学、诗学、艺术学等为主要学科元素的人文学知识传统,由于它们的非技术化知识特性和非实用化文化价值特点所致,在我们这个“技术统治”(史华慈语)占绝对优势的现代世界里,已然无可奈何地衰弱和式微了,无论是从人文学本身的知识状况来看,还是从它对现代生活世界的实际影响力来看,都证明了这一点。但另一方面,作为人类自我理解最切近的反思性学问,人文学又始终关切人类生活世界那些隐秘而深刻、复杂而持久的生存意义和生存方式问题,因而,总是不时地显示它们自身顽强的生命力,尤其是当现代人类面临某种或某些难以用技术性方式加以解决的文化难题时,其精神力量尤其彰显,以至于它始终都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知识资源和精神生活方式,因而能够顽强地保持着它们独特而持久的知识连贯性和文化影响力。于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知识状况便形成了一种值得关注的强烈对照:一面是人文学在现代“技术统治”世界里被迫边缘化的状况;另一面则是它们在人类文化和精神的生活世界里始终保持其知识连贯性和文化影响力的事实。
  另有学者认为,近代科学与人文事实上存在着双重的关系:一方面随着专业化和学科分化愈演愈烈,人文学科的阵地急剧萎缩,在教育体制上人文教育与科学教育互相隔绝;另一方面,以唯人主义为标志的近代人文传统和以技术理性为标志的近代科学传统事实上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共同构成“现代性”的基础。正是现代性所要求的专业分工和力量意志,导致了科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的分裂以及人文学科的严重危机。1.自然科学和技术愈演愈烈的学科分化和扩张,使人文学科的领地日渐狭窄。不仅在学科规模方面,文理科的发展极度不对称,理工农医科的规模越来越大,人文学科的规模越来越小,而且,在教育思想方面,科学教育、专业教育、技术教育也压倒了人文教育。2.近代以来,运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解决社会问题的学科即社会科学日渐兴起,它们进一步挤占了传统人文学科的地盘。人文学科甚至到了只有栖身在社会科学这个牌子下才有生存机会的地步。社会“科学”的概念取代了“人文”的概念。在一个科学化的时代,为了争得在学术殿堂中的位置,人文学界也出现了“人文科学”的说法。但其用意并不是想阐明科学本质上就是人文,而是说人文也是一种像近代科学那样的“力量型”的学问。3.重视培养专业人才的教育体制,人为地造成了科学与人文之间的疏远和隔绝。中国现代教育体制中的文理分科现象在西方各国的教育史上或多或少都存在,但都没有像当代中国这样突出。4.自然科学自许的道德中立,使得科学家们拒绝人文关怀。与之相关的是近代哲学对事实与价值的二分,这种二分将科学置于澄清事实的范围,而不涉及价值问题。科学家们也许并不反对人道主义,甚至认同唯人主义的“力量原则”,但当这种力量与特定的历史文化经验发生冲突时,他们有可能牺牲后者。科学与人文的分裂体现在科学对人文传统的轻视,特别是当这种人文传统不合技术理性的逻辑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