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新时代的鄂伦春


□ 凯鲁罕(鄂伦春族)

◎ 凯鲁罕(鄂伦春族)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人一匹猎马,一人一杆枪。满山獐狍野鹿打也打不尽……”这首五十年代从大兴安岭传遍祖国大江南北的民歌,描述赞美勇敢剽悍的鄂伦春民族。一九四九年,新中国诞生,党的民族政策犹如在大兴安岭茂密森林中投下的一缕阳光,温暖了这个曾经饱尝艰辛与困苦的弱小民族。

鄂伦春自治旗成立于一九五一年十月一日,是我国最早成立的少数民族自治旗。如今,弹指间走过半个多世纪风雨历程的鄂伦春民族跃下马,放下枪,躬耕沃野,以积极的心态和崭新的风貌跨进新世纪,步入一个依靠科技求民族强盛的新时代,跻身于先进民族行列。鄂伦春族人民也正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开始逐步实现定居生活。

春华秋实,岁月如歌。与共和国成长的六十年中,鄂伦春社会各个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猎民们早已告别了简易的“斜仁柱”(鄂伦春人的传统居所,用树干、树皮或兽皮搭成),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大瓦房;放下了手中的猎枪,走上了现代化农业致富的道路;精美的民族手工艺品正在市场走俏……这个古老的民族正与共和国同步成长,迎接着美好的未来。在鄂伦春族巨变的过程中涌现了一批杰出的楷模。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希日特奇猎民村村支书白色柱就是一位。白即“白依尔”——鄂伦春人分布在托河流域的一个古老部落。鄂伦春过去的生活,只有狩猎。五十多年过去了,鄂伦春猎民乃至鄂伦春民族正在经历一次崭新的心理转换、实现一次生命价值的再定位。

白色柱的家住在托扎敏乡希日特奇村,上级政府给猎民盖的砖瓦房里。尽管四周是青山环抱、绿水相依,色柱还是在自家的院子里搭起了一个“斜仁柱”。到了夏天,白色柱和家人就住进去,还在里面招待客人。无论怎样,鄂伦春人也割舍不下对大森林的依恋与感恩。白色柱家祖祖辈辈都是远近闻名的好猎手。他们家不仅打猎打得好,早在五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养牛。那时候,白色柱家的牛马总共有一百五十多头。白色柱的父亲因为会过日子,被当地猎民称为“唆唆”,即聪明、富裕的意思。到了色柱时,虽然山里的猎物越来越少了,但白色柱凭着出色的枪法和丰富的经验,几乎没有从猎场空手回来过。在好的季节里,有时一天打的猎物就能挣二千多元人民币,平均一年的捕猎收入少说也有二万元。经济收入和生活水平在当时的猎民中是最好的。在大兴安岭这片古老的森林中,白色柱这一代人已成为鄂伦春的最后一代猎人。过去在森林中他们生活得极其艰难,但如今他们生活得悠闲自在,真正是森林的主人。

鄂伦春人的狩猎不同于那些以杀戮为乐事、消遣、牟利的捕猎,他们是满怀着对大自然的感恩与崇拜,小心地、虔诚地接受着“山神”恩赐。猎人们严格遵守着不捕猎怀孕和幼小动物的信条,让动物也能够充分地繁衍生息。鄂伦春民族具有人类最原始、最朴实、目前看来也是最珍贵的生态环保意识。这个世界上赖以谋生的手段很多,大森林中的鄂伦春人曾经就是以狩猎这样一种原始的谋生方式谋生的,这独特的人和独特的方式在这一方神奇的土地上营造了奇异的文化氛围。可是这一切不可避免地改变着,不管人们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改变,人类社会从游猎到游牧到农耕的发展历程,经历了几千年的自然演化过程。但是在人类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特别是在日益恶化的自然生态环境之中,让鄂伦春人民循着自然演化的旧路向前发展,是不客观和不切实际的,锐减的野生动物资源已经使狩猎生产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