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拿了我的食指(中篇小说)


□ 钟晶晶

某酒馆,酒桶上悬一物,长二寸,色紫,干枯如枣,传为一被行刑之少年惯偷之食指,已使该桶之酒芳香无敌,积十年不绝。钟晶晶的小说《谁拿了我的食指》,讲的就是这个故事。故事扑朔迷离,小偷和刽子手交替叙述,增加了故事的真实性。读来令人惊心动魄。

1

这朵白色的花藏在黑暗里,我一进院子就看到了。我看见锯齿形的叶子匍匐着,像躲在暗处的一群小野兽,我看不清它们的脸,我也不知它们什么时候就会跳起向我扑来;但我看见了那朵白色的花,在这些动物上面漂浮着,白白的,像一朵云,或一只正躺在风里做梦的小鸟。
我知道这花叫曼陀罗,它通常开在阴暗的角落里,在我们这个小镇里,它就开在绞刑架的下面。
它开在绞刑架的下面,是因为它汲取了我们这些死刑犯的血,不是红色的而是白色的血。在绳索勒紧你吊起你的刹那,如果你是个男人,你的孤独的小兄弟就会硬起来挺起来,那些白色的血就破门而出了,爬在地上的这些花朵或者野兽便会仰起脸吸吮它们,就像你小时候仰着脸吸吮母亲的奶汁。之后它们便劲头十足地疯长起来,暗的锯齿形叶子,白的花朵,独眼老头说,它的根须插在地狱里花朵却放出天堂的光芒,它能让你疯狂让你快乐也能让你死亡,它是邪恶的花朵,是死亡的花朵,更是女巫的花朵。
绞刑架的木头很冰冷,我的脚也很冰冷。但更冷的还是绞刑架,因为隔夜的雨水使它吸足了水分。而且那些居心叵测的青苔还匍匐在上面,它们最大的嗜好就是让你摔跤。你可千万不要小看摔跤,它重要不重要全看发生在何时何地,对一个小偷尤其如此。我就是因为摔了一跤被送到这个绞刑架上的,这一跤发生在几天前,在石板大街拐弯处三十步远的地方,糖果店老板的门前。
糖果店的老板昨天来看我了,他后面站着神父,他们都穿上了古怪的黑衣服。糖果店老板带来了镶嵌着杏仁和葡萄的小糖狗,当我大口啃着糖狗的时候他就用戴着金戒指的胖手抚摩着我的头;而那位骨瘦如柴的神父则用忧伤的目光望着我,他说你要忏悔,孩子。
我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他们为什么要来。我只知道,我倒霉是因为我在清早看到了那只黑猫。那只黑猫在我朝糖果店走去时正在横穿空荡荡的街道,它瘦骨嶙峋的黑色影子就像一个幽灵,当时我就该转身回到垃圾箱里去的,这也是独眼老头告诉我的。
这独眼老头现在和我一起站在绞刑架上,他摇摇晃晃的身子让我想到了一根挂着衣服的竹竿。他说他上绞刑架是因为有一天早上他将一匹漂亮的马关进了自己的马圈,之后才发现这马不是他自己的。独眼老头还告诉我,要注意那些曼陀罗花,绞刑架下的曼陀罗花都是神灵,因为它们汲取了死囚白色的血。当你最后走的时候,你一定要站在曼陀罗花的上面,它们会把你带到天国,独眼老人告诉我。
现在这个胳膊上长着长毛的刽子手走来了,他摇摇晃晃地走来,将又重又硬的绳索套在我的脖子上,绳索坚硬的麻丝扎得我的脖子很疼,他嘴里的酒气熏得我的头很疼,他发现了我的疼痛,十分抱歉地对我说一会儿就会好了,孩子。他问我要不要蒙上眼睛,独眼老头就把眼睛蒙上了,这样会感觉舒服点儿,但我说不用,我说我还要看路呢。这当然不是实情,我睁眼是为了确定我正站在曼陀罗花的上面。我果然站在曼陀罗花的上面。不是一朵而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曼陀罗花就在我站着的绞刑架下面。我笑了。我猜独眼老头也笑了,尽管他那唯一的一只眼睛已经被蒙上了,但他一定也看到了这片曼陀罗花。他看到了这片曼陀罗如何随着晨雾的散尽渐渐清晰,他看到了,随着我们的身体猛然升起,天空陡然明亮,一大片曼陀罗,一大片漂浮的绿色和白色,一大片漂浮的白云和做梦的鸟儿,正从我们脚下浮现上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