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宋朝锦书(散文)


□ 李佳骆

  文 李佳骆

  一首首轻吟浅唱歌,一篇篇风花雪月文,凭空了多少深闺怨,豪杰梦。纵使再念,已无能。江山易,旧人离,莫道唐汉,吾辈再奏不出一个盛世长安,等闲再无力高和一曲人定胜天。桎梏,桎梏,故心飞别处,爱也罢,恨也罢,情寄万千锦书。数不尽的愁,算不完的忧。道是,人心最是柔软。

  陆游唐婉

  念着你的曾经,幽幽出游,没想到,竟能够再见你我。敬一杯淡酒,蕴含了太多苦,斟下已不易,咽下,更是奢求。记得当年东风尚暖,远不似今日这般,世情冷淡,人心已恶。遥看黄昏雨打花落,黯黯沈园,为何如此凄清萧索。拭不去的泪水,唯有风干,殊不知,痕尤残。在我心中,你依旧是不可替换,喃喃,难难。人尽散,无昨日之欢。病榻上,身心俱疲,又有何人观。角声吹起,夜半,苦苦啜泣,不得做声,怕是惹笑了众生,被看出心中的怨。无奈,咽泪装欢。欺骗了别人,却瞒不过自己,惨惨。终究感谢你没有忘记我,感谢你的别离之赋,不能平静,许久。可怜孤似钗头凤,怅然了整个回忆。你还是那个清雄顿挫的才子,我却寻不回我的绮丽婉约,清角吹寒,再爱已不能。

  王氏东坡

  十年茫茫,生死两各。时间这般长,已然忘却。只是由不得自己,愈要割断,愈发频频去想。孤坟远在千里外,说说凄凉.竟也不得,罢,若夫相见,也应识不得了,华发早生,尘土飞扬,多少沧桑。当年的我,怎会是这个风尘仆仆的旅人,没有希望。昨夜的梦,真的怕人,刺骨的冷,惊醒梦中人。还乡,回到那个记忆的房间,你如往常,静静梳妆,妆得那么美,美得那么真,真的让我看痴了。四目相对,怔怔,无言,相拥,泪流。太久长,不知从何说起,悲喜交集,赋予眼泪,许多。须臾,梦醒,惊痛莫名,肠断明月之夜,埋葬心于松柏寂寂的小山岗。春月胜于秋月色,我记得你说过的话,我会带着你的遗憾,再赏春月,共唱一首,江城子,好吗?

  明诚易安

  塘中荷花,色香俱残,不经意地想了想时令,惊觉秋至,如此无措,就像你离去时那般无措。天清气冷,仍旧孤身一人,活在思念处,和那半个不守舍的魂。解苦闷,罗裳轻衣,轻泛舟。可是当年的那首如梦小令,再唱不出欢乐,此时的藕花深处,也许鸥鹭已散。也罢,只盼有雁阵南翔,捎回夫君的信,让我心安。彼时月满人圆,不必独倚栏杆,空惆怅。花瓣随水漂流,怎生一个流水落花像,小愁之际,才觉船亦随水波逐流,感伤油然生。相思之苦,苦于世间种种,一份相思,憔悴了两处有情人。本想以时间冲淡,不成想愈久愈痛,咽下了泪,心便开始哭。越是孤单,越是想你,拨弄一曲太感伤,愿拾一剪梅花,重串你我。

  风尘柳永

  蝉嘶败柳,又是长亭暮时,别离处。骤雨狂风,为何不再持久,或许如此,便不必漂泊。往昔拂过,甚无心一杯小酌,不愿就这样,独自走,不得不。眼看着兰舟将发,狠心踏上,忍不住回眸,不想拭去,任凭自流。挤不出一言,只因思绪堵塞。渐行渐远。烟波笼罩,愁人景,怕是太愁,扰了他人忧。暮霭沉降,雾浓,压抑了周遭,压抑了我,叹一声不公,回荡的幽声,迫使愁更愁。自古不少人去楼空,为何今日我如此落寞,冷落的寂寥清秋,难堪的又仅是离情别绪?可能是多情人,承受不了太重。轻轻地醉,沉沉地醒,不见挚爱,只好对着微风残柳,抒胸臆,吐忧愁。酒醒愁出,一身落魄。若没有你,良辰美景,岂不是虚设?若没有你,雨霖铃出,又与谁人和?

  词,太多。

  写了太多,也含了太多。

  独爱南唐后主无可奈何的“朝来寒雨晚来风”,林花已谢春红,确是太匆匆;衷于杜陵游客哀声长叹的“水风空落眼前花”,若有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倾心辛弃疾峰回路转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众里寻他千百度,可能回首便是幸福

  淡雅的文字,翩跹在古旧残卷中,似一斛温酒,慢慢饮下,品出莫名的忧伤,直至余味散发甘甜,柔软了岁月,柔软了我。

  【作者简介】

  李佳骆,1 995年出生,现为高二在校学生。

  责任编辑 董晓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8期  
更多关于“宋朝锦书(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