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澳抗阳性”吗?


□ 长 江


长江女,蒙古族,1958年生于北京。在部队文工团当过话剧演员,有8年报社记者、编辑经历,现供职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迄今已发表作品300余万字,多次获全国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
澳抗阳性,一个无法顾名思义的名称,它专指这样的一类人——乙肝病毒携带者。
“你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吗?”
“你,‘澳抗阳性’吗?”
说实在的,在写这篇报告文学的时候,我真不忍心一上来就向读者提出这样的问题。
“乙肝病毒携带者”身上带着很难甩掉的乙肝病毒,这已经让他们懊恼异常,而与这种懊恼相比更让他们的尊严无处遁形的则是周遭飘渺而又明确的“乙肝歧视”,因此这样的提问无异于把一位残女当众剥光了衣衫。
当然,把“乙肝病毒携带者”比喻成残女这本身就极不恰当。客观地讲“乙肝病毒携带者”在不发病的情况下往往和健康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在社会上不应该受到这样或那样暧昧的对待,只不过造成“健康人”对“乙肝病毒携带者”广泛歧视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无知。
“无知”,正构成社会人为笼罩起来的一片阴云。
整个社会群体无意识的歧视今天已经让众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生活在难以言状的灾难之中,更为费解的是,这片阴云其实并没有必要存在,稍微懂得一点医学常识的人就应该明白“乙肝病毒携带者”是轻易不会对他人构成威胁的。因此我在走近这个人群的时候经常在想:为什么这片厚厚的阴云就没有人把它驱散?那样,“乙肝病毒携带者”不是就能够重新回到阳光下来生存?但是十几二十年这片阴云就那么一直笼罩着、翻卷着,压得“乙肝病毒携带者”们喘不上气来,也让我们“健康人”往往陷于混沌与愚昧。
曾经,有人这样告诉我,这些人当然是“HBVER”(中国“乙肝病毒携带者”对自己的称呼,英文原意HBV CARRIER),他们甚至不怕被病毒杀死,但人们歧视的眼光,有意无意对他们的躲避,有时真不啻为一道道无形的鞭子。
谁能搭救他们?你能,我能,他也能。这是我走访了众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和医生、专家之后得出来的一个肯定的结论。
问题是我们愿不愿意。
如果我们愿意,这件事情做起来并不难;但是如果我们不愿意,这件事就成了“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行跑掉”。
我们不一定要等到有一天全体中国人都明白了救救“乙肝病毒携带者”实际上等于保护我们自己的健康时才肯举起双手高喊“我愿意”,今天,我就要说:那一刻不该再晚,起码,它没有理由再拖到明天——
中国现在有“乙肝病毒携带者”多少人?1?郾2到1?郾5亿。这个数字还是十年前的统计。如果我们把这个数字展开来还原成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它将意味着什么?“每十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