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辑手记



春去夏来,沙尘终于过去了,带走了许多记忆。
我直到最近才听说,老加尔布雷斯去世了。我第一次聆听他高论的时候,老人已经是九十高龄了。《读书》甚至有机会发表过他两年前的一次谈话,在那次谈话中,他提到了自己在印度做大使的经历:“几年下来,我才意识到,我过去的知识,有一半是错的,还有一半(在印度)是不适用的!”在此之前,他还率领过一个团队去“评估”正在进行的越南战争。在南越和北越交界处穿梭,几个回合下来,“我实在看不出资本主义的市场与共产主义的丛林有什么区别!”说到今天世界的超级大国的决策或决策咨询人,他说,根据自己多年的观察和亲身经历,无非是由两类人构成:“一类人知道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一类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与他谈话,是一种享受,他言谈举止中时时透出来的,除了说不尽的幽默,还有无情的自我反思。
一般地说,在当今世界上,经济学(以及其他很多“学”)都变得非常专门,除了内行,几乎搞不懂那里面都在说什么,有时候行内人也不知道自己或自己的同行在说什么。在这个意义上,加尔布雷斯是罕见的,他大概也没有发明多少定理、公式,但是对经济现象的说明,是非常深入浅出的。
本期刊登了几篇关于经济的文章,包括对《魔鬼经济学》的介绍和“短长书”里“一位资本家眼中的世界”,它们或它们所谈及的书,也都试图用比较深入浅出的语言给我们讲点经济学的道理。
“深入浅出”其实是最难的,当然也是读者最喜闻乐见的。我们有一个多年来深受读者好评的封二专栏“诗画话”以及“小丁”的漫画,最近由于丁聪老的身体原因,停了几期,引来许多读者的关切。为不负读者的期待,从本期起,我们请来了前辈画家黄永厚(他也是“小丁”老几十年的老友)为《读书》的封二作画,仍然延请陈四益与他搭档,专栏名为“画说”或“说画”。陈四益先生的文字,读者都已经很熟悉了,黄永厚先生的画,自是别有一番风格。通过这个新栏目,我们还会看到那个熟悉的“小丁”在继续关注着我们,关注着《读书》,也关注着我们的读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