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速写涵江


□ 谢大光

细雨霏霏的日子,最适宜做的就是怀旧了。到涵江的第一天清早,刚出门就赶上了扑面小雨,主人恰好安排我们去宫口河一带参观。涵江现为福建莆田市的一个区,北连福州,南通泉、厦、闽东南的商贸重镇。宫口河是涵江的域内河,旧时公路交通不发达,宫口河就是涵江联结外部世界的黄金水道。据说百多年前,商船从这里经三江口可以直接出海,远航江浙、上海。史书上也有光绪二十二年(公元一八九六年)“外国商船直抵三江口易货”的记载。那时,宫口河上帆樯林立,喧声遏云,河两岸商铺比肩,檐瓦蔽日,莆仙一带的桂圆、纱布、蔗糖,和舶来的百货在这里流转、交易,人流货流随着宫口河水涌进涌出,极一时之盛。涵江遂有“小上海”的美誉。
细雨夹着主人的指点在空中飘洒,我们站在宫口桥上,竭力从雨伞下张大双眼向河面望去,泛绿的河水空荡荡的,只有雨滴敲打浮萍发出悄寂的声响。当年吞吐百舸的景象已无一丝痕迹。我们来到廿五坎,这是宫口河边硕果仅存的旧建筑,系民初巨商陈家留下的商住楼。底楼带有巴罗克风格拱门的回廊,当年就是摆满货物的店铺,条石砌就的埠头,从拱门伸向水面,令人想起涵江的另一个旧称:“东方威尼斯”。可惜廿五坎见证着岁月,也承受着岁月,现已残破不堪风雨了,埠头积着垃圾。
倒是随后两天的乡镇之行,使我看到了涵江的另外一面。无论在富庶的兴化平原,还是偏远的白沙山区,那散落在民间无处不在的历史文化印记,一次次冲撞着我的心。
江口侨乡上后村,高低错落着一排排宽敞的楼屋,红瓦绿窗, 雕饰各具异域风采,屋顶却一律翘起高高的燕尾脊。远远望去恰似一群归巢栖息的燕子。在海外打拼多年的华侨,不论身在何方,总要节衣缩食,攒下钱来回家乡造一座大屋,老少同堂,聚族而居,才觉得不辱没祖先。这已经成了侨乡的传统。那高高翘起的燕尾脊也正像系住缆绳的风帆,标示着远行人永远把根留在故乡。
这股根的脉息,在白塘洋尾村绵延得更为久远。这里是莆田李氏的发祥地。据说唐武则天称帝时,李唐皇室一枝避乱来到兴化,生息繁衍,蔚成望族。其后代最著名的就是宋时抗金将领李富。靖康之变,金兵南侵,破汴京,虏徽钦二帝。李富虽已年逾不惑,值国家危亡之际,毅然毁家疏财,招募兴化子弟三千,循海路北上抗金,编入韩世忠所部,随后接连攻城复地,屡建战功。因南宋王朝甘于偏安一隅,主降派秦桧迫害异己,李富空有报国宏愿,甚而自身难保,遂辞官回乡。返乡后李富热心公益事业,修桥办学,围海垦田,造福桑梓,先后建造的石桥三十四座,至今还在发挥作用。乡人竞相传颂:乐善之士必推李制干(李富的官职)为第一人。
李富祠是一座宋代建筑, 最吸引我的是门楣上和梁栋间的匾额。 “陇西派衍”“天潢睿脉”自然标榜着李氏的根脉,正中的两块横匾,一幅新一些的黑底金字写着“追远”两个大字,一幅古旧的木质有些开裂,是四个厚朴的黑字“种德传心”。我心中一动,举手把这四个字拍了下来。好一个“种德传心”。涵江人祖祖辈辈积养的开拓、坚忍、善良、自信,都凝聚在这四个字里。这已经超越了血脉的延续,昭告着一种心灵的根本,精神的传承。
在涵江乡间,随处可以看到蕴含祖训意味的楹联,书法有功力,词语见出根基,非互相传抄的吉祥话。白沙坪盘村的一户农家正在筹办婚礼,一进门就感到浓浓的喜庆气息,街坊四邻都在院里帮忙操持,我们不便打扰,道贺后忙告辞出来,回头瞥见角门上一幅白头联的下半爿“虽有恒产有恒心”。它令我想起莆仙一带民间广为流传的两句古训:“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历史上莆田一带曾是全国藏书最盛之地,莆田李氏、言氏,历阳沈氏,兴化陈氏,都是名重一时的藏书家,“诗书为八闽之甲”。正是在这样丰厚的文化土壤上,才得以诞生出南宋著名史学家、文献学家,堪称草根学者的一代宗师郑樵。
郑樵,一介布衣,结草为庐,隐居夹漈山中,发愿治史。十年借书求读,“遇有藏书之家,必留宿,读尽乃去”;三十年治学著述,拜田夫野老为师,观天象变化、鸟兽生活,“风晨雪夜,执笔不休,厨无烟火,而诵记不绝。”身后留下六百余万字著作,仅《通志》二百卷,会通天下之书,自成一家之言,被后世学界公认为继司马迁《史记》之后,又一部纪传体通史巨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