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年轻沉着的树


□ 蒋 韵

年轻沉着的树
蒋 韵

在我的读者中,能将我的某些小说或文章大段大段背诵的“发烧级”读者,据我所知,大概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就是我们的老友崔巍兄的女儿崔静。
能够被成长中的她们真心喜爱,或者,曾经喜爱,我深感荣幸。
这两个孩子身上有一些共同的地方:小小年纪背井离乡,在遥远陌生的异国或者异地独自闯荡,并试图以尊严的方式与这个冷酷的世界建立一点血肉相关的联系。女儿是这样,崔静也是这样,这本《白昼之月》就是一个证明。
多年前,看过那部吴文光执导的著名的纪录片《流浪北京》,曾经为其中贫穷困顿冷酷甚至污浊的现实所掩埋不住的“波希米亚”精神和光芒深深撼动。如今过去这么多年,“北漂”这个词汇融入了太多太多的内容,比如,淘金者,比如,冒险家投机者,比如,盲从的群羊,比如,腰缠万贯的成功人士,比如,据说是既要波希米亚的自由精神又要布尔乔亚生活品质的“布波”一族,等等。但,至今,我仍然固执地以为,除此而外,一定还要一些别的东西,格格不入的东西,藏匿在这个寓意深远的词汇中,那是今天这个无比功利无限贪婪、以至要到宇宙争霸要到外星球去划分自家疆界的时代和世界,为自己所保留的一些珍稀的物种,一些养育浪漫、诗、爱情和艺术的种子。这本《白昼之月》为我提供了这样的证据。

崔静这样形容她热爱的从事写作的女性,“一群奇特美丽,千姿百态的女人们,她们仿佛早已守候在我生命的某个据点,像传说中神秘的海火,在寂静漆黑的海面上,发出夺目的光彩。”她以此来表达和她们在精神上相遇时有如神喻的震撼。我喜欢的不仅仅是这瑰丽的想象与表述,还有那后面真正诗意的、审美的、可贵的生命姿态。这姿态,有着对文学罕见的敬意,有着意外发现的惊喜,还有着更为难得的颖悟、担当和承受。这样的姿态几乎贯穿在她所有的散文或随笔之中,成为她独特的沉静而有张力的叙述风格,如同那一轮象征性的白昼之月。于是,在崔静这里,如今早已不再神圣的文学重新成为来自“另一时空的召唤和邀请”,成为信仰。
即使是为生存、为谋生写时尚类的采访,面对那些成功人士,那些名字如雷贯耳的大名家或不那么如雷贯耳的小名家,我欣喜地看到,崔静仍然是崔静,“一棵年轻沉着的树”,携带着天然浪漫的血液,敏感、不动声色、深刻地凝视到了他或她身后更远的地方,她试图向生活更深处、人性和人心更深处张望的努力让我感动。我知道她在做什么:他们是她的旅程,百感交集的旅程,最终,她会穿越他们抵达自己的车站和目的地,去赴那个“海火之约”。所以,她极诚恳,又游刃有余。
几年前,记得我对崔静说过,作为一个作者,我为有她这样的读者感到幸运和幸福,但作为一个文学前辈,我又十分害怕她这个后来者过分地痴迷于对某个人某种风格或情调的偏爱,从而过早地形成局限。我劝她要像开疆拓土的殖民主义者一样去拓展自己的阅读疆界,我感到了作为一个女性她对同性作家的偏好和兴趣要更大一些。收在这本书中的作品,无论是随笔还是访谈录,让我看到了她的才情、她文字的魅力、她体味生活的深度、她的从容和自信,更让我看到了她的潜力。作为一个年轻的“北漂”,她经历或将要经历的一切都将是她的财富;作为一个记者,她见证或将要见证的一切都将丰富她的人生收藏。“她已经破茧而出,重生为一只自由、敏捷、不能再被轻易毁灭的昆虫。”这让人欣喜却仍然不够,小静,我想要说,此时此刻,你所热爱的、深陷其中的其实正是你必要穿越的长旅,你的车站和目的地,在更远的地方,至少,那应该是我还从没有抵达的远方。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借助你崔静的眼睛看到那些我从没看到过的美丽风景,那些更壮观更神奇的海火,那神的奇迹。
2006年8月1日于太原
(此文系作者为崔静散文集《白昼之月》所作序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