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尼村落:万千明镜映炊烟


□ 孙 敏

第二名
站在红河东岸高高的山上,身边滚动着哀牢山魔幻般的云海。云海时聚时散的间隙,便能看到深深下切的谷底那细若游丝的红河,穿行在岩石裸露的巨大无比的山峦间。
我的身后,录音机在转动,寨里的贝玛章法(哈尼人把祭司叫做“贝玛”,章法是这位祭司的名字)吟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那是讲述很久以前一位古老的寨神与他的民族之间发生的故事。就像站在现代世界与古代世界之间的门槛上,我在章法的帮助下与那位来自远古的神灵交流。
正值农历五月间的苦扎扎,是山上的哈尼人栽完秧、支起磨秋桩迎请神灵“阿培威最”降临的日子。这个时候,贝玛是寨里最忙的人。当长老们遵循先祖的传统,向护佑土地、人种、庄稼和牲畜的神灵履行祭礼的时候,他充当着人神之间的桥梁,用长篇的史诗或短篇的颂词召唤和抚慰大地的主人,为正在返青的秧苗,为寨里的家家户户祈福。
这是云南省红河县一个叫大羊街乡的叶车人聚居区,地处哀牢山腹地。哀牢山属云岭余脉东支,是滇西横断山纵谷区与滇东高原的分水岭。印度洋东移的暖湿气流在高峻的哀牢山区受阻,停滞在山峦之间,带来了丰沛的降雨和壮观的云海,也滋润着哀牢山中气势磅礴的梯田。
叶车人属哈尼族支系,与哀牢山中其他的哈尼族、彝族村寨一样,他们的寨子坐落在半山腰。一眼望去,比寨子更高的山上是森林,森林的下方是天梯般的梯田,从2000多米的山上一直延伸到深深的河谷。那梯田依着山势蜿蜒屈伸,把几座山体连接在一起。在最陡峭的地方,最小的田畴只有两个多平方米。除了章法那些玄秘的古歌谣,没有任何史料记载说明哀牢山梯田开凿于什么年代,但如此巨大的工程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雨季来临,哀牢山中的云雾凝聚了更多的水汽,当它轻轻拂过的时候,你会分不清是雨还是雾。这雾有气味,是林间各种树木花草的气息;这雾也有声音,是昆虫在树叶上爬行,小鸟在振动翅膀,还有参天古树下沁出的清泉的声响。弥漫的大雾里,除视觉之外的全部感觉都被调动起来了。这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地方。
萨拉阿依——
德咋大坪是蚂蚱跳跃的地方
德亚大田是青蛙玩耍的地方
快把好听的芒鼓敲起来
把好听的牛角吹起来
给窝秋(神灵名)送去绿翅膀的母鸡
给毕央(神灵名)送去花羽毛的公鸡
狗吠的地方是我们的寨子啊
鸡鸣的地方是我们的家屋
章法一直在吟唱着,火塘里的火苗在他的黑眼仁里耀动。他惊人的记忆力让人讶异,如此长篇巨制的吟唱,居然很少出现犹豫。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某个地方,我知道,他所看见的世界来自远古。像荷马时代的行吟诗人,章法是叶车社会的祭师、歌手、史书和超凡世界的通灵者,把他民族所有的历史、所有的记忆和对世界的诠释全都记录在他的吟唱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