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解“蒙斋”意谨录张林情


□ 周宗奇

  1997 年冬,林鹏先生出版《蒙斋读书记》(收在“当代学者文史丛谈”系列中)时,张颔先生慨然首序,小巧精萃,不可多得,在这里何妨全文托出:

  蒙斋林鹏,吾之挚友也。以古稀之年,又将出版新作《蒙斋读书记》,可喜、可贺。章太炎先生有云:“轻易著书是妄,重于著书是吝,妄者不智,吝者不仁。”吾友林鹏,不妄不吝,得其中焉。林鹏为人处世,修养,文章,吾所深知。他善狂草,行云流水,天马不羁。生于燕下都,自制闲章曰“燕市狗屠”,意气风发,旁若无人,大有慷慨悲歌之概。平生好读书,手不释卷,数十年如一日。常有奇想,发为高论,令人有忽然柳暗花明之感。平日与我切磋文字.或少举隅,即能豁然开悟。其读书之广,探求之深,颖悟之彻,著作之精,皆吾所罕见。亦吾所深服。这本读书记中,于经学、史学,多所创见,其精微独到之处,读者一读便知,无须赘言。吾友命其斋曰“蒙”,盖有深意焉。《易,蒙》之象,上山下水,仁者智者,其乐和同,林子陶然,乐在其中,静可养正,动可启功,亨利二德在焉。五台话自称曰蒙,汉赋中“蒙窃惑焉”,《文选》注曰:“谦词也。”君子谦谦,非徒自损也。况“蒙”中寓“复”,亦近于仁而远于咎,可以御寇,可以克家。蒙之义大矣哉!敢言序。1997年11月26日。

  要说起张林交情,近五十年了,堪称“世纪友情”。

  张颔先生要比林鹏先生大上八岁。按说,他俩也属同代人,平辈朋友。但是,在张老面前或者背后,至少笔者感觉得到,林鹏先生总是执弟子礼甚恭。师友之间偏重于师。

  2009年11月23日,是张颔先生九十华诞。这天上午,在山西交通大厦一间会议室,82岁的林鹏先生出面设宴,给90岁的张颔先生祝寿,真可谓“螺杯献酒逢华诞,鹤发同筵叙旧情”。林鹏先生在发言中回忆说,1964年,他在“四清”政治部工作时,经郝思恭先生介绍,认识了张颔先生,初识不久即甚为钦敬,有疑难即求教。一日,文物商店有一方铜印待售。王绍尊先生对林鹏先生说,这个,你可以买下。林鹏先生就花二元七毛钱将其买下,有点不放心,便跑去请教张颔先生。张先生说,假的。此时张颔先生幽默地插话说,现在看,也许不是假的了。惹得一阵哄堂大笑。就在这次短短12分钟发言中,林鹏先生说到张颔先生对他一生的重大影响,是自己完成“正反合”命运交响曲的关键人物之一,说到激动处,不禁潸然泪下……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是笔者头一次看见老年林鹏当众挥泪。

  张颔先生是当代中国著名的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和书法家。一生做学问严谨求精,学术成果灿然不菲,尤其对《侯马盟书》的发现、释读和研究,贡献特殊,在国内外学界享有很高威望。老先生做人更是守正执信,卓尔不群,行事低调,大智若愚,宠辱不惊,内存清高。两幅自作自书联句,或可以为写照,其一日:“把酒时看剑,焚香夜读书。”其二日:“但有诗书娱小我,殊无兴趣见大人。”沛然一种古士君子情怀也。他自从认识林鹏先生后,引为同道,惺惺相惜,近50年中过从不断,已成知交,每在关键时刻,总会给林鹏先生以兄长般的温暖与爱,总能以自己最珍贵的人生感悟,给生性激烈的林鹏先生以顿然之启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