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楚草纹”及其艺术表现


□ 张同标 梁 燕

  | 内容摘要 | “楚草纹”是以半开放的弧线纹为主干的一种曲线纹,柔美中寓刚健,突出表现为抽象的形式美感,是荆楚装饰艺术中标志性的装饰纹样之一。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楚草纹”可以作为抽象的图案或由此为主体通过变形、添饰等手段形成具体的龙凤花草藤蔓等具象的图案,被广泛运用于漆木器、刺绣、木雕、石雕等艺术门类,体现了楚文化舒放奇瑰的审美特色。
  [关键词] “楚草纹”/楚文化/装饰图案
  
  论“楚草纹”及其艺术表现图片1
  1→漆器楚草纹及其演变 江陵雨台山楚墓漆器纹样摹本
  2→长沙马王堆黑地彩绘棺·云气纹
  
  论“楚草纹”及其艺术表现图片2
  3→凤鸟纹样摹本
  4→长沙马王堆绢地茱萸纹绣及摹本
  
  论“楚草纹”及其艺术表现图片3
  5→龙凤仕女图
  
  在荆楚装饰艺术之中,“楚草纹”是具有重要特色的纹样之一。“楚草纹”以不对称的半开放的弧线纹为主干,加上各种或简或繁的细节填充,形成或简洁或繁缛的带有抽象意味的装饰纹样,常常以互相穿插的不甚严格的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组成宽广的平面或近乎平面的装饰,表现出洒脱舒展而扑朔迷离的艺术美感,灵巧流丽中透现出刚健飞扬,如同书法上所说的“折钗股”、绘画上所说的“屈铁盘丝”。欣赏“楚草纹”,感受其精彩绝艳的装饰效果,明显区别于北方艺术的庄重、朴素与典雅,使我们想起了屈原的瑰丽诗篇,“其词激宕淋漓,异于风雅”。鉴于前人没有给予楚艺术中这种纹样一个特定的称谓,本着楚人爱好草木花卉的情感,我们提出了“楚草纹”的名目,以“楚草纹”的名义,作为荆楚装饰艺术的精华之一,与我国艺术史上的饕餮纹、忍冬纹、唐草纹等典型的装饰纹样相提并论,想必无愧于荆楚文化艺术的成就和魅力。
  就像其他典型的装饰纹样一样,“楚草纹”的典型结构往往隐藏在荆楚艺术装饰中常见的云气纹、钩曲纹以及龙凤动物纹之中,作为这些纹样的框架结构,广泛运用于丝织品、漆木竹器、铜器、玉器的装饰上。其中,商周秦汉时期的楚艺术中,漆木器和丝绸纺织品这两类工艺品的楚文化特征非常明显,兹据为例分析“楚草纹”的演变及其艺术表现。
  我们先考察一组战国荆楚漆木器的装饰纹样(图1.1、1.2、1.3)[1],这是从一组简单的线型结构的圆形适合纹饰,逐渐演化为稍为繁缛的抽象变形的凤鸟纹,为我们考察“楚草纹”在装饰中的运用提供了极好的范例。先是非常简洁的相同的三个 “楚草纹”组成一个圆形的适合纹样(图1.1),每个单独的“楚草纹”由一个较大的和一个较小的曲线构成,较大曲线的是“楚草纹”的装饰主干,较小的显然是辅助性的点缀,展示了生动流畅洒脱舒展的风格特征。凤鸟纹(图1.3)处于这个序列的末端,凤头、凤爪、凤翅等都是由曲线纹通过变形形成的。凤鸟的主体与周边的装饰线条互相纠结,呈现出亦真亦幻的视觉效果,如同云彩一般曲折回旋着,舒卷自如、错综复杂之中,恰好表现出凤鸟飞扬的神采。同样是漆木器的凤鸟纹,另一件江陵雨台山楚墓出土的残损漆盒上的纹样(图1.4),介于凤鸟与云彩之间,漂亮的卷曲线构成的“楚草纹”包孕着充沛的力量和轩昂的气势。
  漆木器是楚艺术中特别引人注目的艺术品种。“楚草纹”起先多运用于小型漆器,如上举的几件器物,却很少在早期的大型漆器上见到类似的纹样。如湖北随州市曾侯乙墓的一件漆棺,是战国早期的遗物,上面描绘着方相氏和各种方折线纹样,但并没有出现以流畅刚健的曲线纹为主干的“卷草纹”。而同属于战国早期的河南信阳长台关一号楚墓的漆琴残片漆画(河南省文物研究所藏,《中国美术全集·漆器卷》第15、16图影印),虽然也没有出现典型特征的“楚草纹”,但人物和神兽婉转飞动,在审美意趣上已近于“楚草纹”的精神内涵了。这些特点表明,典型的“楚草纹”装饰首先出现在较小的漆木器上,然后才逐步向着大型漆木器转移,到了战国后期乃至西汉时才占据绝对的主角地位。这一进程,也与楚文化独立发展趋于兴盛的历史过程大体保持同步关系。
  大型漆木器上的典型“楚草纹”,首推西汉早期的马王堆一号墓外棺装饰性漆画(图2)。漆画以黑漆髹底,用红、黄、白等描绘着瑰丽的云气,云气间怪兽出没,或作鼓琴、舞蹈、狩猎之状,或与飞禽走兽相搏相逐,或策马遨游于天涯云海,充满着神奇诡谲的意味。画面上的云气纹特别引人注目,以“楚草纹”作为基本的框架结构,汹涌怒卷之中表现出豁达豪健的精神气象。在硕大满塞的云气纹中,那些飞禽走兽不由得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小点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