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矿


□ 吴守春

凤凰村因凤凰山得名。凤凰山名字不错,长期的滥砍乱伐,山便成了癞痢头,凤凰落毛不如鸡。
村子两千人,不算小了,但却是全乡最穷的村之一。人家和老村长开玩笑,说他们村地大物博。老村长自疚:山大无柴啊。
忽有一日,凤凰山来了几个拿标杆举着小红旗的。村里人对这几个不速之客产生了浓厚兴趣,看马戏似的围着他们屁股后转,看了好半天,也不知道那几个人在搞什么名堂。有人到老村长家打听,引起老村长的警觉。是啊,他们是些什么人,咋不打个招呼就闯到我的一亩三分地来了。老村长便去问个究竟。老村长说,我们凤凰山兔子不拉屎,你们来瞅啥稀罕?其中一位小伙子笑道:人不可貌相,这山有座金矿,我们是地质队的,专门给你们探矿。老村长听得一愣一愣的。当他知道这几个人是来给他们找宝的,高兴得就差点没有手舞之足蹈之了。连忙请他们到村部烟酒招待。老村长问,国家什么时候开采?他们说,我们得回去给领导汇报,再告诉你们。你们凤凰山,凤凰就要出窝了。
全村人奔走相告,过节似的。
地质队走后,一直没有捎信回来。村里人每每问及此事,老村长后悔,当时只顾高兴,没有叫地质队丢下地址。到哪里打探消息呢?有人提醒:他们不会是骗我们的吧。老村长说,他们骗我们做啥?荒山野岭的,没有金矿他们弄得汗流浃背,吃饱了撑着呀。
凤凰村依然很穷。这叫守着金碗没饭吃。
上级扶贫,一拨一拨资金发下来。凤凰村人还不屑一顾,要是金矿上马,哪在乎这几个扶贫款。后来县里改扶贫款为扶贫项目,运来了大车苗木,要给凤凰山插上翅膀。老村长没把苗木当一回事,栽上去了,就不定长不到卵子粗,金矿动工,不是毁了。何必脱裤子放屁翻来覆去?树苗分到农户,基本上当柴烧了。上级检查,见漫山遍野稀落落的几棵树,很不满意。老村长说,这山,刨不出几两土,瘦得只剩骨头,碓窝里养不活泥鳅。
可是,依然不见一丝开矿的蛛丝马迹。村民们不耐烦,催着老村长到上面打听。乡里说,开金矿是国家的事,我们不知道。老村长又到县里有关部门咨询。矿山管理所的同志倒很热情,惊讶道:你们凤凰山有金矿,我们咋没听说过?老村长说,千真万确。你们领导过问过问。矿山管理所同志说,你放心,我们会过问的。我们也巴不得你们的金矿早日开采,我们还能收矿产管理费呢。你们收费?凤凰山自古就是我们村的地盘,常言道,靠山吃山,要收,也轮不到你们。矿管所同志说,矿山属于国家,我们是代表国家收费的。老村长想胳膊扭不过大腿,凤凰出窝,不让人拔毛,恐怕不中。早晓得这样,自己不会为炒他人豆子炸碎自己的锅。心里甚至希望开采凤凰山泡汤,我们村的凤凰山,叫你们吃现成饭,嗯!
老村长回村一说,大伙劝道:见财有份嘛。只要上级过问,金矿开采就有指望了。凤凰山要是开了,乖乖,我们可是要什么有什么,裹脚布做帽子一步登天啦!
老村长退下来了,他的儿子当了村长。
村长开会,要开发凤凰山,种果树,再搞石料厂。老村长闻言,说,心急吃不得热粥,金矿说不定年底会有动静,你这不是穷折腾?凤凰山石头里含金,你当石料卖了,不是犯贱!儿子说,开金矿都十几年了,再等十几年,奶水下来还不饿死娃!我们村这些年,守着金碗没饭吃,掉在人家屁股后头闻屁闻够了。老村长反问,谁饿了肚子打了光棍没娶媳妇呀?!儿子寻思,是这么回事,听说开采金矿,本村姑娘也都守着金窝不愿“外销”。儿子打消了种树卖石的念头。
财税征收,凤凰村总是落后。乡长批评村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倒是有点虎气呀!村长也不顶撞。其他村村长碰碰他的胳膊:金矿开了,你们就不用收三提五统了。村长暗暗得意。
在老子怂恿下,村长悄悄找到矿山管理所。矿管所的同志说,我们向省地质局打听了。我们县根本没有发现金矿。村长愕然。根据分析,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几个人是测绘队的。测绘队的那个小伙子一句玩笑话被有心的老村长听进耳里烙到了心上。
村长回禀奄奄一息的老村长。谎报军情,说,凤凰山开采,瞎子磨刀,快了。老村长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办完了老村长的丧事,村长着手实施他搁浅的开发凤凰山的计划。他说,凤凰山的金矿很深,国家留待五十年后开采,不能吃了子孙饭。做田卖灰粪抓个现的。现在呢,我们种树卖石。
村长清楚,凤凰山没有金矿,但村民们早已有了座心矿,一旦连心矿遭到破坏,凤凰村还不彻底完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