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尹火发

尹火发


  我的故乡有条河。
  那微波荡漾、清澈见底的河水弯弯曲曲由西向东,在情义潭前打了一个折,突然向北流去。什么原因,我说不清,有人说是由于情义潭底岩层结构的缘由。
  长长的情义潭,春夏之交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洪波滔滔,一泻千里;大水过后,又像一个文静的姑娘,款款前行。到了秋冬,潭水碧波浩渺,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绿莹莹、蓝幽幽,深不见底。
  情义潭究竟有多深,至今还是一个谜。前不久,在我家的族谱里,见到我的先辈诗人一首诗,写道:“情义潭底万丈深”——我有点不信,因为它毕竟是文学作品。不过,我确信,金水哑子心中有个底。我曾经打着手势问过他,他有点腼腆,笑着用双手比划着说:这么深——这么深……他是个聋哑人,口里“哧哧”半天,可实在说不太清。
  金水哑子从小在河边长大,就住在情义潭上的情义庙里。1935年,他跟父亲从老家湖北逃难来到这里。父子俩双双饿倒在情义庙前,是好心的秋朵老伯把他俩抱进庙里,一口斋饭一口水地喂着,将他们救醒。不久,父亲因积劳成疾,撒手西归,留下金水小哑子孤苦一人,当时还不到10岁。
  凭着当地淳朴的民风,他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总算长大成人。他除了侍弄庙后的园土,每天早晚给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家挑挑水,其它时间便终日浸泡在情义潭里:时而泅水踹水,时而像条鱼儿在水中潜游,时而又钻出水面像水鸭那样在水波上飘浮。
  若论水性,他远近闻名,无人可比。十五、六岁,不知他得了何方仙道指点,竟练就了一付非凡的闭气功夫,能在水中自由换气,二、三个小时不用上水面露头。一旦氽入水底,就像一个水鬼,游遍情义潭的每一层岩块、每一个水洞。
  小时候,金水哑子特别喜欢我。也许是他喜欢我小姑,而我又像尾巴一样终日跟随小姑的缘故;也许他见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跟我倾吐。总之,只要见到我,他那扁平脸上的肌肉就松驰开来,一双眯眯小眼笑成一朵花,立即伸长两只长臂将我搂进怀里,用被日光晒成紫黑色的双颊在我脸上猛蹭,直蹭到我疼得用小手抓他的头发时,才将我放下,而后坐在我的对面,用双手比划着对我说——他日后要教会我游泳闭气功,带我走进他那水中世界
  他嘴巴“依哩哇啦”,脸上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给我描述情义潭底的神奇。
   说,潭中有一个大石洞,石洞门前立有一根凉伞石柱。说,沿着凉伞石柱下滑进洞,犹如走进岸上的情义庙中:里面也是一进三间,正门石台上供奉的菩萨,也是美髯关公;左右耳房都设有石凳石桌,可供坐、睡。又说,他就常在靠壁的石桌上躺下休息。我听得云里雾里,他却说得津津有味。
  但是,真正让我兴奋而又难忘的是他那每年端午节龙舟赛后的水上表演。
  小姑早早地给我眉心、额角和腋窝处搽过雄黄酒后,牵着我的手来到情义潭边的最高处。见金水哑子穿了紧身的红衣裤褂,裹着红色包头巾,活像个天神哪咤,高高地站在一艘货船桅杆的横梁上。左右龙舟的锣鼓“咚咚锵,咚咚锵!……”敲得震天山响;河两岸人头攒动,挤满了观看的人群——呼呼拉拉,喊喊叫叫。但听立在船头的秋朵老伯一声尖锐的哨声,锣鼓不响了,人群不闹了,只见金水哑子像只飙飞的海燕,无声地氽进了潭底。人们屏声静气,足足半个小时不见他的踪影——突然哗啦一声,他在水面露了头,左手举起在河边草窝里抓住的几只水鸭,右手举起一串从岩石缝中抠出来的石鲇拐鱼,一齐投到了船头秋朵老伯脚下,人们一片哗然。
  在哗然声中,金水哑子脱了红衣裤褂,开始了踹水表演:先是举着双手围潭边踹着转圈,然后来到深潭中央,踹着踹着,人开始旋转。随着旋转速度的加快,他的身子在水面慢慢地显现:先是前胸,后是肚脐,接着是小腿,最后双脚踢踏一声,竟然踩上了水面。就像轻燕击水,只见他甩开两臂,哗啦啦踩着水波,奋力一跃,几步就跳上了龙舟。
  顿时,两岸发出了阵阵欢呼。我感到自己的小手已被小姑紧紧攥着生疼。她手心冒汗,两眼放光,有着小酒窝的红红脸庞显得十分激动。其实,我也知道金水哑子喜欢小姑,小姑心里又何尝不喜欢金水哑子呢?只是,小姑对他的情感,像情义潭里的鱼,躲在水里畅游,不轻易跳出水面。
  这年酷夏,金水哑子要教我游泳,突然一把抱起我来到河边,将我抛入水中。那年我才8岁,吓得哇哇直哭,在金水哑子的怀里扑腾得水花四溅,挣扎上岸。这时,小姑赶了上来,把我抢了过去,二话没说,“啪”地一个耳巴子打在金水哑子的脸上,厉声说:“你要淹死她吗?”说着,小姑的明眸就涌满了泪水。
  一句话,勾起了小姑自己的心酸。去年的这个时候,小姑深深爱着的人就淹死在这条大河里。她们结婚刚刚三个月,寸步不离,如胶如漆。丈夫说要去洗个澡,岂知转头就没有了。尸体被大水冲到河湾的沙滩上,小姑抱着他,哭得声惨肉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