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情之重(创作谈)


□ 王祥夫

亲情之重(创作谈)
王祥夫

世界上最应该珍视的是什么?无疑是亲情。说来也怪,我母亲去世的前天晚上,到了临晨3点半,我怎么也睡不着了,翻过来翻过去,还是睡不着,我从来都没那样难受过,这对我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既睡不着,不妨早起,我每天都是八点多遛狗,这天早了两个多钟头,我去了我母亲那里,像往常一样,我悄悄开门,悄悄走到我母亲的床头。我总是爱和我的母亲开玩笑,我把一个手指轻轻放到我母亲的鼻子下,每当我这样,我母亲就会一下子醒来,说,啊,老三,天亮了?但这次没有,我一下子慌了,我发现,我的母亲已经安然去世了。医生后来对我说,我母亲去世的时间应该是临晨3点多。亲情是什么,谁也说不清。但它却有着无比神秘的力量,它的力量就在于能够打破人与人之间无与伦比的冷漠。在《西风破》这篇小说中,人们总是隐瞒着小围,一开始说他的爸爸去了遥远的南方;后来又对小围说他的父亲是太忙了,不忙就会赶回来看他;后来他们又对小围说他的父亲其实早已经死了。他们编造种种“谎言”其实就是不想让小围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杀人犯。父亲杀人,发生在小围5岁那年,是为了保护小围而失手杀了人。因为太小,小围已经记不起这件事了。就这个父亲,怕连累了儿子,想在出狱后让自己隐匿起来,而小围的母亲却想让他回家过一个年,她已经编了一个“谎言”,说是给儿子找了一个“继父”,但小围的这个继父却一次次失约不敢出现。直至他发现自己得了绝症,这一次,他决定要进入他的继父的角色了,但情感却不会同意他这样做。在和儿子见面之前,他安顿别人,一次次地安顿别人,怕别人在他和儿子见面的时候说漏了嘴,他甚至担心儿子因为自己姓周而知道真相从而想临时改作他姓。但当自己的亲生儿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是神秘而具有无比力量的亲情让他一下子失控,他突然泪流如注,忍不住大声哭出来,再也收束不住自己的情感。亲情是伟大而神秘的,我们的主人公小围,是从父亲的泪水中感到一种生命深处的亲情召唤,没人向他说明什么,没人向他介绍什么,他突然,像是醒了过来,在那一刹那间,他受到了亲情的猛的一击。在这个世界上,谁又能承受这轻轻一击的亲情之重?

这篇小说是温暖的,小说的背景虽然是在料峭的冬季,写这篇小说,真是没多少想法,只是想说,亲情是世上最最珍贵的东西。许多事情我们都可以重新来过,像排戏一样,一遍遍重新来过,但亲情就不可以,失去了便永远失去了;而一旦失去,留下来的只有深深的遗憾。这么说,倒有些说教的味道在里边,说教就说教吧,就亲情而言,我想许多人都不会对说教亲情有太多的意见。有读者来信说王祥夫你的小说怎么那么残酷?比如长篇《米谷》。但我在生活中也往往会让温暖而柔情的场面和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前不久我看了京剧《四郎探母》,在这一出戏里,让人感动的就是亲情,看到杨延辉见母那一段,我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亲情”是两个字,要是再浓缩一下,那就是一个字———“爱”。
写这篇小说我感到心里暖乎乎的,如果这种感觉能传导给我的读者,那便是我写这篇小说的初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