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是什么让我停不下脚步


□ 洛艺嘉


去电脑屏幕前看了三遍,去里斯本的三趟航班还没有一个标出登机口。不到一小时就起飞了,现在还不登机?三趟航班都不登机?该不是那里也爆炸了吧?在南非,在西班牙,几次都刚好与枪击、爆炸擦身而过。这回该躲不过了吧?
一小时后起飞的航班都有了登机口的安排时,我终于决定不再傻等。一问,原来,我乘坐的是摩洛哥区域航空公司的飞机,直接登机,不标示哪个登机口。可以前没坐过,谁知道啊?慌忙赶去,接待小姐说不予办理了。因为过了登机时间。把失误怪在他们头上(确实也错在他们),这才放我进去。
却没有立刻登机。在小侯机厅里又等了十五分钟,载我们的大巴才来。在伦敦西斯罗机场,广播找我三遍,我才慌忙去登机。全体乘客把飞机晚点看成是我的原因,全拿眼睛横我。现在是四个人迟到,那全体乘客的目光就不能全瞪我了,我想,要不是以前乘过这航班,你们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蒙瞪?
大巴向一架双引擎小飞机开过去。我的心里开始慌起来:但愿不是这架!千万别是这架!!不可能是这架吧?里斯本又不是荒岛,怎么着也是首都呀。
却是这架!这四个不是晚来的乘客,是全体乘客!我头一下子就大了。自从坐了一次非洲气垫船一样的小飞机后,我现在是一看小飞机就晕。
如果给我安排乘坐这样的小飞机,航空公司该说明的!而且,它不再是我票上的984航班!难道每天由摩洛哥到里斯本的人少到只用这么大的飞机吗?该是不会的。我想改机票提前一天走时,航空公司跟我说“座位已满”。还是,因为乘客太多,就把我打发到这小飞机上了?我问站立在飞机舷梯旁的男人。他解释不清。他只会说“飞机会按时起飞。” 我不是抛硬币决定走不走的大明星,也不是得理不让人,偏得让航空公司重新安排的搅性女人。我硬着自己的头皮,登机了。
七个窗户,双排座,十九个座位。我感到害怕。转念又想:空难发生时,即使是767,777,几百个人,谁又能拉谁一把?
飞机颤巍巍地起飞了。我感觉冷。右边窗口下,有二个套在一起的小铁圈。一拧,凉风更大了。再拧,空调关了。还是觉得四处漏风。
看到绿顶的哈桑二世清真寺了。在这样的高度,它和小房子一样。卡萨布兰卡,被一条条街道分割。这么远看,那街道像一道道疤痕。淡金色的云环绕在卡萨上空,像被夕阳照亮的雪山。
从马拉喀什开车四个小时后,我看到了近在眼前的雪山。在迷蒙的春树之上,在赫色的山峦之上,我为蓝天下的雪山惊异。但更多的是惊怕。望着竖在悬崖边提醒司机的红黄两色的标杆,望着往日撞翻的车上丢下的大水泥管子,望着在我四千一百米之处还在向山顶盘旋爬行的车,我想:为什么这么久羁旅生涯,我还没有经验呢?为什么不事先多问几个人呢?早知这里的盘山路这么个盘法,刚会开车的我逞什么能自己开呢?又为何不租辆“欧洲车”呢,此处租车,别处也可以还?一处租车一百处能还,在这山里也不能还呀?真想打电话给朋友,让他们来帮我把车开走。或者,我就在这山里扎根算了,再不出来。我用意志排除心底的杂念,以应付一个转弯后马上跟来的另个转弯,再另个转弯。以应付对面一辆接一辆,有的甚至都不减速的车。我在目的地玩的很好,也多留了几天,因为实在不想开车回来。可是,自己的关,总得自己过呀。来去的路上,真是不同的风景,回来的路上我想,为什么来时那么害怕的山涧看不到了?车开出一半,那令我心惊的红黄两色的标杆又开始一排排出现了。一弯又一弯地怎么好像没有尽头?我偷眼向下。什么时候,我的车才能欢快地开在有着小小野花的谷底啊?握方向盘的湿潮的手,感觉到生活的艰辛。我也想过:干脆一下子扎下去算了,而不必再苦恼地想这些问题。或者,我为什么不是那路边卖彩色晶石的人?我想得最多的是:我为什么不过北京安逸的生活呢?在舒适的家里,读书写书。这世上,我看过的美景已经够多,而且,我完全可以从电视上看它们,而且,它们又真的能美到哪里呢?等我安全地将车开回,我将不再奢求看险峰的风光。平常的春花秋月,对平常的我,其实是足够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