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徐迟与《瓦尔登湖》的终生情缘


□ 高晓晖



在徐迟长达60多年的文学生涯中,文学翻译是贯穿始终的。而在他一生为数众多的译作中,《瓦尔登湖》是他最珍爱,也最有代表性的一部。
1932年秋,18岁的徐迟因失学而赋闲在家,整天没有事做,就“舞文弄墨,做起诗来”。一直到1933年春天,徐迟投出的很多诗作都没有回音。1933年5月,徐迟终于收到了位于上海四马路的《现代》杂志的名作家、大编辑施蛰存的退稿信:“不要失望,再寄。蛰存五月四日。”
这一行小字,给徐迟极大的鼓舞,不久,《现代》发表了徐迟的第一首诗。
1933年7月,在上海报考燕京大学时,由施蛰存引领,在商务印书馆外文部,徐迟买到一本美国诗人维琪·林德赛(Vachel Lindsay)的《林德赛诗选集》,爱不释手。其中一首150行长诗《圣达飞之旅程》,最令徐迟激动。这年秋,在燕大一安顿下来,徐迟就着手翻译这首长诗。译好后交施蛰存在《现代》发表,这是徐迟翻译生涯的开始。
1940年,徐迟到达重庆。此后的几年中,他做了大量的翻译工作,先后翻译了《伊利亚特》(选译)、《托尔斯泰传》、《托尔斯泰散文集》、《巴黎的陷落》(爱伦堡)、《解放是荣耀的》(裘屈罗·斯坦因女士)以及《我轰炸东京》(铁特·W·劳荪队长)等。
到1945年二战结束前夕,徐迟已不仅是诗人、作家,而且是知名的翻译家了。
也正是在徐迟文学创作的第一个旺盛期,徐迟接触到了《瓦尔登湖》。
当时,徐迟在重庆王园山上买下了一座草堂,生活安定,随着二战战场盟军的节节胜利,徐迟精神十分振奋。他感到“写作是那样的愉快”。
正当徐迟独自一人在他的草堂里构思他的代号为IN的长篇小说时,老乔(乔冠华)把他拉到了美国大使馆的文化参赞费正清和费慰梅两夫妇(John & Wilma Fairbonks)那里。徐迟说费正清是当时美国的第一号“中国通”。说得一口好漂亮的北京话。费跟老乔说他想在中国出版一套有20种书的《美国文学丛书》,老乔想委托徐迟与费正清进一步商量此事,就带徐迟见费。此后,徐迟又单独与费会面了两三次,商谈很成功,徐迟说费正清极为慷慨,表示可以付一笔以美金计算的稿费,将来出书还可以给—笔印刷出版的资助。他要求徐迟他们的只是先开列一份适合中国读者的译书目录。他还给了一本卡静的《在乡土的基础上》(Kazin:0n Native Grounds),供徐迟等人作选题的参考。这本书后来给了冯亦代,因为他决定译这本书。除这本书外,当时他们考虑的选题还有惠特曼、《美国现代诗选》(包括艾略特和庞德)、桑德堡(Sandburg)写的那本描写阿勃拉汗·林肯的书。徐迟当时的选题意向是想译曼尔维尔的《白鲸》或者梭罗的《瓦尔登湖》。
这大概就是徐迟与《瓦尔登湖》一生结缘的开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