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倪萍:我赞赏自己的主动



倪萍:我赞赏自己的主动图片1
受访/倪萍
采访/徐林正

今年我已经看了三个电影剧本了,我基本是不敢拍了。有那么些时间,不如好好拍几部电视剧,因为电视剧的市场目前很公平。你拍得好,观众就会锁定这个频道,供求是合理的。
从演员到主持人再回归演员,相隔了20多年。其间的风雨坎坷、摸爬滚打把“演员倪萍”磨砺得更纯粹更本真——影片《美丽的大脚》《泥鳅也是鱼》《雪花那个飘》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没有她们美丽”

问:《泥鳅也是鱼》先是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后又成为4月8日开幕的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开幕影片,4月15日开始全国公映了,可谓好事连连。我曾看过这部影片,我觉得这部影片和一些关注底层的影片最大的不同是,《泥鳅也是鱼》写民工的快乐、爱情、理想——对他们的关怀是平等的,而不是居高临下的。你在剧中地表演也非常地内敛和克制,避免一般作品的煽情。
答:非常感谢你有这样的评价。这恰好也是导演和我对这个人物在影片中的刻意追求。苦难,对于一个生活在底层的人来说,从外表看你其实很难一下子看出来,她习惯了,她没有那么多眼泪,没有那么多感慨,她要打起精神面对今天。我们这些创作者很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俯视平民,潜意识里要关怀他们,甚至会有一些伪善的精神拥抱。这是很可怕的,一切都不能想当然。在我们开机前,跟随主创去民工工棚和生活区体验生活时,我们一下子就打碎了自己,我们想当然的东西太多了。当你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给民工时,他并没有你想象得那样激动地抓住你说谢谢,但你也能看出来,谢谢已经表达了,只是和你想的不一样。
拍摄的六十天里,我很少想民工两个字。我只是想到我是一个要用双手养活女儿的母亲,我要在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北京给我的孩子找个好未来,我要挺直了往前走,我要跟上这个移动的大群体,我要拉住给我温暖的那个男人的手。这就是泥鳅这个人物的核儿。
问:纵观《美丽的大脚》《泥鳅也是鱼》《雪花那个飘》等影片,你所演的女一号,虽然地位不高,但都充满了理想,自尊而自强。
答:演员有外形的局限。特别是咱中国人,喜欢以貌取人。这也是我在中央电视台做那么多年主持人所沾的最多的一个光。所谓亲切、自然、可信,我相信导演们找我演这些角色,首先是一个外型的判断和把握。实际上我内心的、内在的气质不完全是这样。我自身有许多缺点,骨子里也有不少反叛的东西。但是我确实在世界观上是崇尚良善的人性,敬仰那些坚强执著的女人,热爱执掌自己命运的各类人物,特别是小人物。喜欢乐观、幽默、豁达、漂亮的女人。我交朋友,第一选择不是她的地位、外貌,而是有意思、鲜活的,所以我的女友里有卖衣服的,卖花的,卖水果的,当官的,有钱的,什么都有。她们都是我创作人物的影子,我的角色都溶人了她们。
问:《美丽的大脚》女主人公的形象是农村女教师,但银幕形象依然是美丽的。《泥鳅也是鱼》中女泥鳅的外在形象就不够美丽了,因为真实的民工总是脏兮兮的。你接演这部戏前有没有顾虑——自己的形象会受到损害?
答:是吗?人的审美差别怎么那么大了啊?要单从形象上比,我觉得泥鳅比《美丽的大脚》的乡村教师漂亮多了,你不觉得她在那堆民工里很时尚,很现代吗?她钱很少,却舍得买一副金晃晃的耳环戴在耳朵上。她干着那么脏那么累的活儿,还不忘在头上戴一块鲜绿的格围巾。她的肤色多好看,又黑又亮,一个湿漉漉的女人,一个热气腾腾的女人,不好看吗?
你听她说的话多漂亮,“咱出门在外给人家干活,吃的好点儿、糙点儿都不算个事儿,干的活重点轻点也不算个事儿,挣的钱多点儿少点儿不算个事,最要紧的是咱得要脸,人要是不要个脸,那还赶不上个腚,腚还知道害羞穿着裤子……”
我觉得泥鳅比张美丽更生动。
问:为了让自己“不美丽”,你用了哪些办法?
答:在《泥鳅也是鱼》这部电影里,我也用了很多笨办法把自己弄得更像个民工。比如,拍摄的六十天里我只洗洗手心,能吃饭就行了,十个指甲里镶进黑油彩就再也没挖出来。拍摄完了,我的手背部皴了,裂了,至少我这双手很像一个能靠打工养活一双女儿的母亲吧。
我真的觉得演这类人物是提升我自己的形象,怎么会损害呢?我倪萍远远没有她们美丽。

“我基本不敢拍了”

问:从主演《女兵》《山菊花》《他们并不陌生》《流泪的红蜡烛》《祁连山的回声》等影片,到主演了《美丽的大脚》《泥鳅也是鱼》《雪花那个飘》等影片。其间间隔了20多年,之前之后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