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赚回一颗圣洁心


□ 方冠晴

三年前,我与人合作去南方一个小县城做生意,结果,我被合作伙伴给骗了,他卷走了所有货款5万元,只留下一堆没人要的劣质货给我。那段日子,我快被气疯了,整天守着那堆劣质货一筹莫展。痛定思痛,都是因为我轻信了别人的谎言。既然人家欺骗了我,那么我也应该去欺骗别人,反正我没理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5万块钱打了水漂。
正在我极力物色谁来做我的替死鬼的时候,红眼病在小县城里蔓延开来。我也未能幸免。一夜之间,我的眼睛红如醉汉肿如核桃,对镜审视,那副尊容将自己都吓一大跳。为了不至于有碍观瞻,在去医院看病时,我戴上了一副墨镜。
路上我就有些内急,所以一进医院的大门就慌忙去找厕所。医院里的厕所已经非常破旧,“男厕”“女厕”的标识已经剥落,无法分辨。一时之间,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往厕所的哪一端走。我决定等候一段时间,等厕所里有人进出时好分辨哪一端是男厕。但我的脸都快憋绿了,像故意与我作对似的,愣是没人进出厕所。我已经等不下去了,于是凭着感觉走向厕所一端的门。为了慎重起见,我在厕所门口还故意咳嗽了一声,但里面毫无反应。我于是认定要么里面没人要么这就是男厕,所以大胆地跨了进去。
跨进门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眼前白影一晃,一个20来岁的女孩正从厕位上站起来,向上提拉着裤子。我吓了一跳,而那女孩刚好回头看到了我,她一脸的惊恐,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想喊叫,但不知为什么,又没出声。
那一刻的窘迫和慌乱可想而知,只要她一喊叫,我一定被人当作无耻的流氓了。一时之间,进也尴尬退也尴尬,我无地自容。也许是急中生智吧,我立即伸出了双手,不停地摸索墙壁。我想,只要我装成一个盲人,我和那女孩的尴尬都可以免除。
关键时刻,覆盖我双眼的墨镜帮助了我,再加上我的表演,那女孩大张的嘴巴一点一点地抿拢。略一迟疑,她便轻轻地、不声不响地,侧身从我的身边走了出去。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总算化险为夷了。匆匆如厕完毕,我快速地逃了出来。但在门口,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女孩,她正守在女厕的门口,拦住了一个想进厕所的妇女。我不禁为她的善良和细心所感动。但同时,为了不至露馅,我不得不再次装扮成一个盲人。
当我摸索着故作缓慢地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伸出手搀住了我的手臂。她问我:“大哥是来看病的吧?去哪个科?我帮你。”我说:“眼科。”刚说完这两个字,我自己都吓一大跳,我可不能让她帮我,因为那随时有被她识破伪装的危险的。我慌忙改口说:“我已经看过病了,现在想回去。”
“那我送你去门口乘车吧,你一个人,不方便。”她热心地搀着我向医院大门走。我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得被动地迈着脚步。她的手轻握着我的手臂,虽是盛夏,但我却感觉到她手指的冰凉。我透过墨镜偷偷打量她,她的脸瘦削而苍白,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重病患者。
她搀扶着我,一边走一边问我:“大哥的眼睛一定还有希望吧。”“是,是的。”我结结巴巴。“医生怎么说?”怎么说?我吞吞吐吐:“医生说,说,要角膜。对,只要有人愿意捐献角膜,我的眼睛还有复明的希望。”我地地道道是睁眼说瞎话了。但女孩脸上明显有了兴奋的表情,她说:“这就好,这就好。”这时已经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一辆出租车正停在那里,只要上了出租车,我就可以彻底摆脱尴尬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