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中三养


□ 崔 燚

家中三养
崔 燚

  家中养猪
  
  这一辈子吃的肉,用车载船装来形容也不过分。
  形容归形容。爱吃猪肉的人,老猪身上的东西从头到尾,从内到外,除了猪毛猪粪,谁没尝过?如今,吃腻了山珍海味的城里人,还会邀朋约友绕山转水到乡下寻“全猪汤”。
  猪给我们提供的营养,让我们能想会说能跑会跳精力充沛精神百倍。我常想,吃猪肉的人,又为一身奉献的老猪做了些什么呢?乡里人养城里人宰,营养所需,养就为宰。在对猪的待遇上,养和宰扯平了。谁让它光吃不做呢?可是,也有令人费解的事。农村人把养猪作为事业,城里人把吃肉作为需求。养的人吃得少,不养的人却吃得多,公平吗?我敢说,除了农民,城里人有几个养过猪?
  我养过!不全,只有半次。
  现在的城里人,烧锅做饭洗澡洗衣,不是气就是电。即使用气,也多是电打火。早把火柴给遗忘了。有的星级宾馆为了体现服务的档次,又把这尘封的历史翻了出来。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中国人将四大发明中的火药传到西方,转过身来外国人把他一技改,就变成了“洋火”,成了他们的发明。看来市场经济还真有不少学问。
  我能养猪,靠的就是火柴。
  物质匮乏的年代,生活资料只能用计划来控制。当知青插队的岁月,火柴的供应,城市人口每月两盒,农村人口每月一盒。知青是农村人口。
  “当家方知柴米贵”。在农村生活过或当过知青进过牛棚的人大都知道,靠烧秸秆儿的农民,火柴是最需要的。每日三餐,点灯做饭喂猪,都得靠火柴。我生活过的山区,几十里陡峭的山路,交通又很落后,豆腐都会成肉价。那里的农民,靠山吃山,祖祖辈辈都烧柴草,没有一家烧煤的,送他煤也可能不会要。当然,有煤资源的地方不一样。
  有一次回家“探亲”。姐夫走后门给我弄了一大封火柴,整200盒。计划经济的年代,拿到这么多紧俏商品,如获和氏璧。带回乡下,我竟成了原始交换的大赢家。
  农民老王,一家十几口人,没分家。他家养了一头大母猪。那年运气好,一胎产下九崽。全家人忙来忙去,都成活了。听说我带了火柴回来,他第一个跑来找我“兑”。
  年轻气盛的我,趾高气扬地坐在一条长板凳上,摇着蒲扇,跷起二郎腿,一副黄世仁样。
  “我不卖!倒卖计划商品,你还不告我投机倒把?用东西换。”我说。声音斩钉截铁。
  “你要换啥子东西吗?”他怯怯地说。
  “吃的!”
  “我家也没什么好的啊?”
  “腊肉!”

  ……
  “怎么样?”见他没开口,我凑到他耳边问。
  “儿媳妇刚生了小孩儿。今天早上,最后一块已经煮给她家来看她的人吃了。”他一副沮丧的样子。
  屋子里静下来了。屋后的松林中,布谷鸟在不停地鸣啭。
  “你早一天回来就好了。”他见我无动于衷,又说,“要不,我拿猪崽给你换?这一窝猪崽再过两天就可以离娘了。”
  见我没反应,他又解释:“养得好点儿,到年底就可以交国家二级,那时候你可得五六十斤肉,比换腊肉划算。如果你愿意,九个猪崽随你挑选。”
  我用100盒火柴换了他最大的一头小猪。
  离娘的小猪本该喂一段时间精饲料,可当知青,一贫如洗,哪来精饲料?不到半月,小猪长长了,重量却轻了。
  当时政府有规定,知青养猪,猪有照顾。队长了解到我们喂了猪,到公社去为我们争取了30斤糠皮。
  养猪靠勤。知青普遍比较懒。我们上山打一次猪草,起码就要喂半个月。猪草臭了,生蛆了,其臭难闻。我仍然加上糠皮继续喂。那30斤救命的糠皮,我们足足用了三个月。
  农民养猪在猪圈,我们养猪在家中。
  队上修房,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干打垒,草屋顶,一室一厨。大门是用鲜松树做的双开门,干后变形,就像唐吉诃德大战的风车。干打垒的墙,缩水裂缝,拳头都能伸进去。没有猪舍,没有厕所,乡下生活近十年,都是满山遍野如厕。猪到我家,可想而知。
  没有猪圈,只能敞养。敞养的猪,只好敞放。
  红薯种发芽,小猪就开始去偷食。“简直是一野猪!”贫下中农很有意见。
  意见归意见。队长发话了:“谁叫当时队委会多数人不同意给他们建猪圈呢!”
  “他们呢,也不容易。现在养都养起了,你们当时又不给人家建猪圈,有什么办法?我们又要鼓励人家扎根,又不给人家条件。再说,一个队还养不起一头敞猪?谁有意见,谁领养去!”队里最有威信的赵幺爷抓过一个秧头,站在田中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