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性被战争异化的悲剧


□ 郑 颐

  小说的主人公宝生为报仇雪恨,改名为鲍仇愤慨走上抗日战场。后成为团长的鲍仇在战场受伤伤势严重濒临死亡。幸遇医术高明的外科医生,把鲍仇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然而,鲍仇却恩将仇报,掏枪射杀了这位救命恩人。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位叫吉田耕夫的高明医生是随军入华的日本人。尽管他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背叛”了自己的军队,“背叛”了自己的族群,挽救了包括鲍仇在内的很多条中国军人的生命!
  对此,贺绍俊评论有言:小说的主旨是“仇恨与信仰搅拌的苦酒”。我道为“人性被战争异化的悲剧”,是反战争题材的新视角。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血洗石湾村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实行“三光”政策的缩影。日本兵变成了日本鬼子,他们不但血染石湾村,而且丧尽天良摧毁了石湾村人的人格尊严和精神家园,人性异化为兽性———战争是罪魁祸首。
  “人之初,性本善”。鲍仇叫宝生时是非常善良的。他与姐相依为命,他懂“受滴水之恩,应以涌泉相报”。牢记姐姐跪求婆家收留自己的恩情,他把一个山芋一碗胡萝卜羊肉的温情深藏心中,决心以后自己定让姐姐一辈子吃上胡萝卜羊肉。于是他在“下场”期间不惜劳苦挖山货为姐买了镯子扯了花布,就连冷落过自己的姐姐婆家人都入了报恩之列。然而,自宝生走上抗日战场,报仇成了他安身立命之本。当得知挽救自己生命的是个日本人时,就不问青红皂白,丧失理智,毫不犹豫地开枪射杀自己的救命恩人,似乎同样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甚至受到军事法庭的惩处,走上刑场之前,也知道吉田耕夫是个好人,救了他的命,就是不肯对吉医生说声“对不起”。作者以诗性的语言,赞美鲍仇大义凛然似的慷慨就义。鲍仇所流之血算不算英雄血?作者的感情流露是当然的,但我不敢苟同。佛家有言:冤冤相报何时了。即使要报仇也是冤有头债有主哇。到死认死理的鲍仇,说穿了抬举他一下,算是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和狭隘的爱国主义者罢了。尽管作者用了不少篇幅写石湾村被血洗,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对宝生姐姐进行了兽性轮番践踏,宝生对姐姐的报恩也落了空……这些都不能成为鲍仇枪杀吉田耕夫的理由。从知恩图报到恩将仇报,这人性的异化———战争是罪魁祸首。
  吉田耕夫是英雄,是整个人类的英雄。他比白求恩还白求恩。尽管他到中国来为中国付出了血的代价,坚持流溢向善的人性光芒,他所流的血,才是真正的英雄血。吉田耕夫被征召入伍到中国,出发前就心藏姐姐的叮嘱“你不要死去”,怀揣著名女诗人谢野晶子的诗。为了珍爱自己的生命,更珍爱别人的生命,为了向善以持,他不愿上战场参加侵略战争涂炭生灵,他当了逃兵成了国家的叛徒,成了族群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另类,而投入中国的抗日怀抱,支持正义战争救死扶伤。一个日本俘虏伤员看到他为中国服务,竟然拒绝他对自己的治疗,这是多大的心灵撞击?被自己的国家抛弃,被自己的族群痛恨,他有家不能回,最后还被恩将仇报的异国军官枪杀……酿成这样的悲剧后果———战争是罪魁祸首。
  吉田耕夫和鲍仇都流了血:吉田耕夫的血大放人性光芒;鲍仇的血凝聚人性异化的阴霾。
  突然想起雷达对中国文学获诺奖的议论,大意是:中国的文学作品难于摆脱小团队的是是非非,缺少面向整个人类的广阔视野;中国文学总是着眼眼前的小情小调,缺少对人类终极关怀的探讨和书写。
  635211四川渠县土溪镇一小郑颐
  
   (编者注:《英雄血》见本刊2008年第10期。)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