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南方的天空下


□ 葛草芳

在南方的天空下
葛草芳

葛芳江苏苏州人,一九七五年出生,毕业于苏州大学中文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硕士。在国家级、省级刊物发表小说散文四十余万字。

对岸的爱情

一日,到周庄,已是薄暮时分,游人散尽。
只剩偌大的古戏台,在余晖下,空落中盛载着旖旎与繁华。于是,坐在红木长条凳上,入神,出神。似乎,珠帘下那正旦、贴旦、巾生、雉尾生、大面、老外,各行当鱼贯而出,一番热闹之后,只剩闺门旦一人,在后花园缱绻、自怜、怅然、泪悬。
空空荡荡,没有布景,一桌二椅而已。
那满城风絮,关山横渡,都在演员的唱念做打中形成。天真的假想,虚幻的空间,却又无限真实地笼罩着每一个入戏的人。
无形胜有形。闲愁几许,弥漫开来;汉家陵阙,在西风残照下格外寥落;而那闺中孤独的爱情,从来都是一个人的。扇子在手中不停翻飞,花花草草依着她一起伤感,宽大的衣衫、舞动的水袖,暗藏着千回百转的柔情,与满腹的心事。
单看《寻梦》好了。一个人的欢喜与悲伤。羞羞答答,又频频回首,碎步轻移,心事联翩。
最撩人春色是今天,少甚么低就高来粉画垣,原来春心无处不下悬。是睡荼蘼抓住裙钗线,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
于是想那儒雅的巾生,对着飘落的花影儿呆上半天,想得离魂。
魂到哪里去了?在摆渡的舟里。
爱情,从来就是女人单个的事,白素珍为了要一份人间的爱情,对许仙百般的好,扛住了一切重压,而许仙呢?在法海的蛊惑下到金山寺进香,一去不返。有人说,法海的怀疑就是许仙的疑虑,法海的不许就是许仙心中的禁忌。法海仅是许仙的分身。
男人躲了起来。女人在隔岸使出浑身解数。也还是徒劳。于是,转身,只能沉浸在自己对爱情的迷醉状态中。忧伤,思念,魂牵梦绕,而把生死看成了一般模样。
世人多为翁美玲遗憾,这么俏的妮子,犯不着为了情字而香消玉殒。倘若换到现在,有哪个女艺人会像翁美玲一样榆木脑瓜?
茨威格陌生女人的来信,写的也是女人一个人的爱情。我爱你,却与你无关。语言铿锵,冷漠,又执迷不悔。一月月,一年年。
不禁辛酸,为女人爱上虚构的爱情。
月光照着花枝,独眠。杜丽娘心生悲情,泪眼问花:
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待打并香魂一片,阴雨梅天,守的个梅根相见。
感情在昆曲里放大到了极致,似乎,只要它了!任凭消得人憔悴,也无所谓离恨归天,成了鬼,依旧能为情而回转阳世。
对岸的爱情,在一片蒹葭中,愈发显得凄美而婉约。
槐花片片。飘零在我身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