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戈壁滩到北大荒(散文)


□ 高扬鹏

  我是戈壁滩的儿子,素有改变戈壁滩的梦想,立志深造后报效家乡……2012年我拿到牡丹江师范学院的通知书,欣喜万分。此时正值盛夏。芨芨草绿了,骆驼草青了,包兰铁路像躺在沙原上的两根筷子,孤单而瘦弱,戈壁滩苍茫无际,那一片枯褐色在太阳光下越发幽远。

  我忆思着戈壁滩的往事:仰望星空,天空青蓝得就像一片大海,雄鹰像挂了风帆的小舟在头顶慢慢翱翔。到处都是葱翠的红柳枝,沙枣树开花了,鲜黄色的,点滴金星闪烁在绿意的叶丛里;戈壁石缝里,野花顺着沙垅蔓延,有黄有白,还有紫色的花瓣;零散在戈壁的几棵胡杨,很不起眼,在落日散虹里舞动着美丽的身姿,看着晚霞给予的挺拔身影,演绎着绝美的画面;野蜂嗡嗡围着旋转,伸着渺小触须探望方向的是数以万计威风凛凛的蚂蚁,它们是这里的勇士,是时空和气候无法击败的精灵,从它们顽强干练穿梭在沙原的身影里,可以感受到什么叫做坚韧,当然也能深切体会到在戈壁滩上生存的艰辛困苦。

  看着这里熟悉的万物,我迈起沉重的脚步,要离开了。看着为我送行的亲人和养育我的土地,思绪飘摇,戈壁滩沙漠环境气候恶劣,降水稀少,风沙大,似乎暗示沙漠荒凉无生命。我满眼看到的是祖辈们在这戈壁滩上开发旱田、打井引水灌溉、黄土间劳作,为了生活的不易。祁连山冰雪融水是我和祖辈的母乳,片片小麦地是我们的食粮,忘不了窝窝头的香甜。爷爷在我临走前曾嘱托:孩子啊,你要去北大仓求学了,爷爷曾听隔壁开垦大荒的退役军人老王说起过,北大荒昔日一片荒芜,虎狼出没,经过千万垦荒人的热血把北大荒打造成绿色商品粮基地。爷爷老了,你看这腿脚都不好使了,听了一辈子的《北大荒之歌》却不能亲自去北大荒看看,你今日能去北大荒求学,爷爷很是高兴。爷爷是开发大西北的第一代人,扎根这里几十年,风沙为伴,没有改变什么,你去大学要努力学习本领,了解退耕还林,研究三北防护林统筹规划,爷爷有生之年就是希望能看到我们的戈壁滩也像北大荒一样绿色而充满生机。我们祖辈都在这戈壁滩上,你要牢记戈壁滩的坚韧和西部开发的责任,回来改变我们戈壁滩的艰辛生活,让戈壁滩的儿女们也有富裕生活。听着爷爷的话语,我眼角含泪,不知道以后的道路如何,不知道今日北大荒是如何的绿意盛况,只是记得爷爷的这番话是对我的期望,更多是对这片黄土地深沉的爱。一天天,一步步,我渐行渐远把背影留给了最爱我的人。我无法忘记这里生活的艰辛和我生活十几年的记忆,坐上远离的列车,望着窗外,从戈壁滩行到北大荒,内心装下改变戈壁滩的理想,因为我是戈壁滩的儿子,我要赡养我的戈壁滩。

  记忆的列车渐远,过了山海关,画册中的绿意渐渐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心脏加快跳动,欣喜在绿色之中,脑海中慢慢印出爷爷给我说的北大仓。突然列车驶过一片绿油油的草甸,内心深处被这里的意境震撼了,植被覆盖、万亩良田、大江大河擦过眼角。列车一路的飞奔与绿色的期望,一路上我没有任何困意,当进入黑龙江省时恰巧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一看手表是凌晨四点多,原来这片黑土地是迎接太阳最早的地方,京哈线的铁轨静静躺在绿海之中,驶过的列车划破晨的寂静,增加了动的生机与希望。我多么想下了火车拥抱这美妙的大自然,感悟这天人合一的境界,我第一次踏上这块肥地沃土是怀抱着梦想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