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雷达散文里的“青春气象”(评论)


□ 杨光祖
雷达散文里的“青春气象”(评论)
作者:杨光祖


  雷达是以文学评论而知名于文坛的。其实,他的散文不亚于评论,可惜的是却为评论的光辉掩盖。在文学史上,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新世纪以来,我发现雷达本人也好像忘记了写散文,我曾经给他暗示:你的散文我很喜欢。他总是说是啊是啊,没有时间写呀。
  我个人认为,新时期文学评论不自雷达始,但却在雷达手里臻于大境,此后,印象感悟式批评要想超越,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批评家,近30年来,始终执著于追寻式的阅读,尤其是长篇小说和大量中短篇小说,同时写出了那么多的批评文章,包括个案、现象、思潮,综论,可以说非常了不起。雷达的评论文章,往大里说,本身就构成了新时期到当下的中国小说史。一般评论家追踪当代文学时间一久,审美疲劳自然浮现,甚至厌恶烦躁,见异思迁者大有人在。像雷达这样始终葆有鲜活的艺术感觉的,真是寥若晨星。他说他有“冲动冒险的性格”,果真,已年过花甲的他,那种敢于挑战的初生牛犊性格依然不改,对足球、冬泳、古化石、远古彩陶的痴爱,让人动容。他的心理年龄似乎停留在青春时期。我一直觉得他的散文里有种奇特的东西,是别人没有的,也许是天赋的,那就是青春气象,竟随年龄迁延而不退却。
  当然,这种青春气象不是没有深度,而是深度的内敛,如大海之涟漪。名作《皋兰夜语》不仅仅是一篇地域散文,更是对西北尤其对甘宁青文化的一种反思,那反思之深,是前此罕见的。虽是散文,其价值远远超过了那些所谓的学术论文。作为长居兰州近20年的我,多次重读,都无法掩饰我的震惊。如果不是在兰州长大,如果不是对西北历史如此熟悉,如果不是在京华多年的历练,要想写出如此奇文,恐怕是难以想象的。若说《皋兰夜语》是“夜语”的话,那么,《王府大街64号》却像一声惊雷,每次重读,都给人狠狠的一击。作家对“外在文明”与“内在文化”的反思,是那么让我放不下,那么的沉甸甸。我想,没有对民族文化、民族命运的这么深长的忧思,他怎么会成为一位如此优秀的评论家呢?文学,并不完全是以文字取胜,没有大思想大境界,只是玩味于一己之辛酸悲欢,要文学做什么?
  雷达的许多评论文章也可以归入散文的行列,他的评论本来就以文笔优美、感觉敏锐见长。在印象式评论家那里,雷达无疑是非常优秀的。我曾经说过,雷达的评论不以思想取胜,而且也缺乏严密的理论思维,这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共同特点。可他的评论,那种汪洋恣肆,妙笔生华,绝不是一般的评论家所能企及的。《心灵的挣扎》《废墟上的精魂》就是两篇很有金石之声的评论,也是相当不错的散文。发表15年来,就《废都》《白鹿原》数以千计的专著论文,超越此二文者,亦不多见。把评论当辞章写,当美文写,本是中国传统,可在当下的文坛学界,却几乎成了绝唱。许多人的评论,越来越高深,道貌岸然,不堪卒读,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如此评论却大为学界认可,捧为学术。而一旦将评论写成美文,似乎就有创作之嫌疑,而远离学术了,真是莫名其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