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要看人


□ 郑洞天

人要看人
郑洞天

我们到底为什么看电影?一个最简单,也最根本的答案是,因为人要看人。

自打数字高科技引进电影以来,五花八门的妖魔鬼怪早已成了银幕上的常客,不过因为好莱坞财大气粗和行业规则,它们一般只骚扰美国本土,即便来自远古或者天外,也大多君临纽约洛杉矶之类。看惯了出没于大洋彼岸、甚至张嘴就说英语的怪物,冷不丁有一个家伙从汉江里钻出来的时候,我们也许会像本片开头那些首尔人一样感觉有点意外,不过知道这玩意儿是有了技术谁都能造的,看电影的人们不会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然而,当这部可以称作好莱坞科幻加灾难片的模仿版,数字特技也不算目前最高水准的影片,先是创造了韩国有史以来观影人次的最高纪录,后又从全球市场获得了前后电影5500万美元的销售收入以后,至少每个拍电影的人再看那个怪物心里就不应该平静了。
仅仅十年,韩国电影迅速崛起,成为全球创意经济的一大景观,这是一个包容着许多意味的文化现象。时下对《汉江怪物》的各种读解,就已经超出了影片本身,如同一场从多视角看韩国电影的讨论。
“一部类型化商业片,却触动了一个民族的心结。”
这是我们最习惯的一个评价角度。我们的娱乐片拍不好,吃亏就吃在太强调“寓教于乐”。如今看一部怪物电影,难道还要这么累吗?
但是在影片背后,我好像听到韩国同行有一个声音说,如果娱乐算作一种精神享受,观者的愉悦程度和作品的精神含量未必一定成反比。他们把这个虚拟故事的时间故意放在当下,就是一种毫不隐讳思想倾向的表白,片头一开始的那组美军基地实验室画面,更直截了当地点明了酿成灾难的黑手。我不知道在当地的社会民心中,这种忧患是一个占有多大分量的问题,但我知道从当初的《生死谍变》在票房上打败《泰坦尼克》,到后来的《共同警备区》《太极旗飘扬》《欢迎来到东莫村》,一系列以南北关系为题,带有强烈意识形态特征和民族精神关注的影片,恰恰是韩国影市票房曲线上历次高潮的标志。这些作品的样式认真而地道地照搬好莱坞类型片,首先让本土青年观众有一种形式上的亲近感,然后把人心向背的社会焦点糅进其中,如此内外夹攻,才造成全民热看,其中的规律性很值得琢磨。我还注意到,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作“反美”的《汉江怪物》,出口美国非但没有遭到抵制,还开创了北美市场上韩片上映银幕数最高的纪录,这就更耐人寻味了。
“好电影能把假的拍成真的,坏电影把真的拍成了假的。”
这里的“真假”,我想绝不止说的是那个电脑做出来的怪物。艺术的门道,与生俱来就是玩各种假定性下的真实,如果你能让观众心甘情愿地相信了这种“真实”,而且你的假定性从头到尾没有被自己破坏,观众不会去傻问“难道生活是这样的吗?”之类。在这个标准上,不分商业片艺术片,也不分现实主义不现实主义。前面说到韩国人选择了翻拍好莱坞作为托底策略,除了跟主体观众(看美国电影长大的年轻人)套了个近乎之外,自己也原原本本地学来了占据市场主体的类型电影、商业大片从创意、制作到宣传发行的全副本事。《汉江怪物》里,无论情节悬念的递进铺排、人物设置的性格反差,还是情绪节奏曲线、视听奇观高潮,所有设置与实现,都显示出完整的灾难片游戏规则和拍摄技艺,尽管导演的年龄只有37岁,尽管这只是他的第三部作品。这种专业的功底,已经越来越多地表现在韩国电影的新人新作中,而此前《我的野蛮女友》等影片反被好莱坞购买重拍版权的现象,更隐含着对于规律的尊重,遵守,自如运用,再到创造的必由之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