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和花


□ 徐书遐

  今天是母亲节,街上满是给母亲的康乃馨,却没有一朵能送到我的母亲手上。

  母亲去世一周年多了,母亲的坟头,在遥远家乡的黑土地上,又种上大豆或玉米。母亲爱粮食,粮食能喂大她的九个孩子,全家人没有哪一顿饿着,全靠了黑土地上的粮食和母亲的节俭。

  母亲也喜爱花,老家的小园子不大,但母亲总在靠近栅栏边种一片花,我小的时候就这样,一直到母亲老了。那些平凡的胭粉豆、大芍药、细粉莲、鸡冠子花、步登高花……我记忆最深的是爬山虎花,夏天早晨起来,满栅栏爬的蓝的粉的白的喇叭花,缀着露珠,总伴着燕子落在电线上,或飞回檐下的窝里。园子里的李子树、沙果树在爬山虎的叶子和花间恣意伸出枝子。八月,蜻蜓会静静落在爬山虎花上的栅栏尖上,任阳光照亮透明的翅膀。有时洗的衣服搭在栅栏上,也就搭在爬山虎花上,它们照样伸长蔓,开着花。我那么爱这些花,每看到它们,心一下精神和温暖起来。母亲年龄大了,别的花种不动时,就种了很多扫帚梅,粉色白色的单瓣的花。爬山虎还是开着,它不用种,第二年春天,自己生出芽,长成苗,爬出长长的蔓子。

  我上初中时,母亲还种过大烟花,也就是罂粟,花朵鲜艳,红的白的薄薄的花瓣,好像一碰就碎,像绚丽的蝴蝶,娇弱的美人。我们只当了花,夏天它结了绿色的小葫芦,葫芦长大,割开有白色的浆,凝固了就是大烟。哪个孩子肚子疼了,抹上点,拉肚子时少吃点,病就神奇地好了。

  母亲还种过葫芦,葫芦秧爬到栅栏上,下屋的房顶上,蔓上开着清淡的白花,近似喇叭的样子。到秋天,绿色的葫芦由绿变成淡黄,慢慢硬着,是成了。到能摘下来了,破开,掏出穰子,就是家里的水瓢、猪食瓢了。

  老了的母亲,也许孤单吧,也用盆养花,花多数是在邻居家要来的,西头老张家的白色月菊,前院梅三闺女家的康乃馨,还有谁家的海棠花呢!后来母亲来我们这边住,除了原来的花,又栽了芙蓉花、情侣花、四季梅……

  母亲很爱这些花儿,住到哪儿,花搬到哪儿。

  母亲去世后,花在妹妹家,去年五一前我都搬到家里来,去山上弄了土,换了花盆。因换盆,海棠花稍稍干了些叶子,芙蓉打的骨朵没有开,康乃馨死掉了。康乃馨是母亲花,母亲不在了,它才死的吧。四季梅开始开一角硬币大小的粉花,单瓣,后来花朵有五分钱硬币那么大,而且总是开着。看花像看到母亲,又高兴又心酸,母亲姓梅,四季梅是代母亲向我们祝福吧。现在这些花都开得好好的。

  母亲做姑娘的时候,时兴戴花,母亲娘家和婆家都穷,没有戴上花,在我们小的时候,过年母亲总要给我们买花头绳,花头卡子。我们姐三个衣服也多是用花布做,花布衫,花棉袄,后来又时兴穿袄罩,我们的袄罩也是花布做的,尽管每一件要穿好几年,小的拣大的穿小了的,已经破了补上补丁。蓝的,粉的,绿的棉花布,像母亲般朴实温暖。

  母亲年岁大了,我们的生活也好起来,我们给母亲买衣服,也喜欢给她买新鲜带花的,记得妹妹给母亲做棉的单的背心,盘的扣,绣上很鲜艳的花。快过年,想母亲病着,要买件衣服让她高兴,就买了紫花的棉袄,母亲一直很珍惜地穿着,在床上舍不得穿,她躺在沙发上,怕她冷,给她盖上,她也不让,怕弄出褶子来。

  母亲病重,在送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按六个小时吃的止疼药,药劲不够了,半夜母亲疼醒,我急忙又给吃了药,陪她说话。母亲告诉我,她想看病,她没穿够那些花衣裳。我听了心很疼,问:“哪些花衣裳啊?”母亲说:“就那些布衫,还有这件棉袄呗。”说着还用手拍了下盖在腿上的紫花棉袄。母亲还说了些别的话,也是要治病。母亲不疼了,睡下。我拨通妹妹的电话,哽咽好半天,说出要给母亲看病。

  妹妹跟妹夫和四哥说,他们都不同意。妹妹说:“二姐都哭了。”母亲的病是肺癌,七十八岁的时候得的,吃了各种药,打了无数的针,又挺了六个年头,去世时八十四岁。

  母亲直到去世前,穿的总是这件紫花棉袄。母亲自己.准备的寿衣,一件外罩是旧的,是母亲喜欢穿的衣服,我说给换新的。妹妹去县里买了绿花的外衣,回来给母亲看。我一遍遍问母亲,看到了吗?母亲不说话,直到母亲说:“看到了,是绿的。”我才放了心。

  那件紫花棉袄,就披在我和弟弟给她买回的纸牛身上,母亲下葬后,连同其它母亲喜欢的花衣服,一起烧了。愿母亲还能穿到吧。

  母亲节了,心里一遍遍后悔,我多么粗心,母亲在的时候,每年母亲节为什么不多买些花衣服给她,只买了吃的东西。我总认为人老了,就该多吃些好吃的,穿戴就不重要了,从不给母亲买首饰,也不同意母亲自己买。我们给母亲钱,她舍不得花,再花钱还是我们给,母亲就剩下了钱,妹妹用这钱替母亲买了金戒指、金耳环,好久才让我看。2008年12月在湖南岳阳参加青春诗会后去云南旅游,回来给母亲买的云南、越南的吃食,后来后悔没给母亲买银镯子,就想在当地买,几次跟母亲提起,母亲都说:要是好了再要,不好白瞎了。

  作为母亲的女儿,我没有体察母亲的爱,没有给她剪指甲,洗澡,洗头发,把照顾她的事交给妹妹。跟母亲说话少,总是沉浸在书里,电脑上,就是同时看电视也不交流,我没有走进母亲的内心。可母亲跟邻里唠嗑时,总是夸我孝敬,我也认为自己做得够好,现在母亲去了,才知道自己留下了永远的悔。

  母亲,原谅我吧!

  妹妹向别人要了能栽在大地里的荷包花,去年端午节时带回老家。我和妹妹、女儿一起给母亲上坟,把带回的荷包花栽在她的坟边,又从大坝上挖了好多蒲公英花,移栽过来。

  秋天去宝清县加油站检查,看到金黄带黑点的百合花,那么好看,就向人要根,想栽给母亲看,他们冬天时送来了。

  又是母亲节了,那花四月份就自己长出了长长的芽子,妹妹栽在盆子里,现在长高了,我们等着带给母亲。

  责任编辑 白荔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母亲和花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