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处停留


□ 陈禹希

  吴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脑子里嗡嗡响,刚才领导怜悯的眼神让她心里发软,同事的眼睛落到她身上又落到别处,她下楼梯的时候,“吴星……可怜的”这些氤氲的水汽一样的话飘在她后面,她差点一屁股坐在楼梯上。吴星知道自己挺虚弱的,她接着一步步走下去。
  她去车棚里牵车,走到楼阴面的时候,听见人劳办公室的周湘大姐正絮絮地不知和谁说着话:“我去年就看出来这吴星和那小伙子不合适,你看是不是?果然嘛,这才几个月?天天眼睛都是肿的,现在连身上都是肿的。前阵子请假,才上班几天又请假,我啊都替她心疼那扣的钱……”吴星听他们走远才走出来,这是那种每个单位都有的“无所不知”型大姐,每天向世人散布她们的预言,唯独无法评说自己。吴星牵了车就走,冷不丁一股寒意上身,眼看着左右视野颠簸了一下,人已经从车上跌在路上。没有人看见,吴星也不想让谁看见,抖抖灰想走,泪水满出了眼眶,于是她又停下擦泪。
  吴星走进一家房屋中介。中介所里两个小姐,一个正很高傲地直直盯着她,她心里一颤,下意识去摸头上的纱布。昨晚她和志平,她的丈夫,再次发生激烈的争吵,被推搡了一下,头磕在桌角伤了皮肉。昨晚她就想好了,今天请好了假,要出去租一间房,远一点没事,得把房租到,今天就住进去。但她还是被那个小姐的眼神吓了一跳,便转身离开了。她知道自己没办法面对一切凌厉的或是看起来凌厉的东西,真的没办法,从小就这样。那样她会说不出话,会有点气若游丝。表妹说她最大的缺点就是善良,就是太为人着想,就是……怎么说呢,表妹玲珑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滑稽得让她常常破涕为笑,而她每这一笑,保准玲珑又要大叫:“你还笑得出来?你要凶,你要学会生气,学会发火。”玲珑教她往墙上摔杯子,说那墙就是万恶的志平,就是该狠狠唾骂的该死的男人。吴星说她学不会,说摔杯子解决不了问题。玲珑则认为他们二人的根本问题就是敌我力量悬殊,就是缺乏气势上的对抗。“就算离婚,我们也得给他点教训,凭什么只有你受苦啊,把你那份补回来我心里也舒坦。”玲珑不厌其烦地从如何摔枕头教起,可吴星一次也没用上,她看一眼志平就全盘皆输。
  其实她也没那么爱这个男人。她认识他那天起就没有快乐过,心里黑压压,一口气老是堵在胸口想叹出来,她不想和他在一起,却抵抗不住自己和他在一起了,她谴责自己对自己的投降,却即使作为战俘她也无法继续生活下去了。那一年,她的确害怕自己会成为孤老终死的女人,害怕还没有恋爱就寂寞地死去。她怀着非常害怕的心情和志平操办了婚礼,然而发现这些繁杂的仪式并没有改变她的寂寞,和她也许孤老终死的结局。吴星自知自己并不丑陋,玲珑说她肤白苗条,性格温顺,何尝找不到真正的幸福?说她家庭宽裕,工作轻松,何尝没有匹配的佳婿?但是吴星就是害怕,会害怕得在被子里闷头哭,害怕得连夜失眠。
  现在,她害怕一个房屋中介所里小姐的眼神。她从小就对眼神这东西有很深的感受力,有的像闪电,从你身上划过如同电击;有的像剪刀,嘁嘁喳喳响着把你整个人都剪碎了;有的你看一眼就觉得身上有灼伤;有的过于冰冷则让你的心结冰了。这个小姐的眼神不像是对顾客的眼神,它居高临下地冷眼旁观,对这个客户毫无生意上的兴趣。如果还有一点兴趣,那就是吴星头上的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