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桐琐记


□ 荫成

  一、不仅仅是口味

  纳博科夫把司汤达、巴尔扎克和左拉看做是三个极端平庸的家伙,这样的看法并不是针对他们三人的文学才能,而是对现实主义或者是所谓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写法不满。但是对于福楼拜,他却推崇备至。纳博科夫说,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是最富浪漫色彩的一篇。从文体上讲,这部小说以散文担当了诗歌的职责。纳博科夫说得不错,从小说语言叙述和描写相互承担的职能看,福楼拜是巴尔扎克的一个跃步。

  所以萨特干脆把纳博科夫列于反传统小说家行列。

  纳博科夫的语言犹如蝶翼般的色彩,让卡尔维诺直呼伟大。他说纳博科夫愤世嫉俗,冷酷可怕,但却是一位伟大的俄籍英语作家,自创一种异常华丽的英语,实在是天才。

  辛格相反。

  他说,二十世纪应用科学成就巨大,人都上了月球了,还有人类办不成的事情吗?但是二十世纪的文学成就没有超过十九世纪。

  他反对意识流,对福克纳和普鲁斯特颇多微言。他说一个世纪有一个乔伊斯足够了。他对卡夫卡也不满意,他说哪个儿童也不会注意卡夫卡。

  他对现实主义表现出热情,他喜欢的是托尔斯泰、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有巴尔扎克和狄更斯。

  二、收集蝴蝶标本

  纳博科夫喜欢蝴蝶等鳞翅目昆虫的收集和研究,并在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任研究员,居然还发现了几个新的品种。

  和纳博科夫有同样爱好的作家还有一个,那就是日本作家安部公房。

  现在的中国一提日本作家大家都说村上春树,而安部公房差不多可以当村上春树的老师。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看过安部公房一些短篇小说,其中有一篇《闯入者》讲一帮借寓者在一个房间居住了一段时间以后,使用民主原则,硬是将房子的原主人赶出了事。看后呵呵大笑,荒诞得不行。那个时候,我们将安部公房归纳于存在主义之列,实际上他和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更相近。

  大江健三郎说,如果安部公房还活着,轮不到他拿那个诺贝尔文学奖。

  三、傻瓜圣徒

  辛格原本应该在波兰当一位神职人员拉比,这是他的家庭和父亲给他规定好的人生。然而他的哥哥不仅将他带到了美国,还影响他开始写小说。辛格称他的哥哥是他精神上的父亲和主人。没有当了拉比的辛格却有着比拉比还浓厚的宗教气息,尽管辛格并不看重宗教的形式,就像《市场街的斯宾诺莎》里博士说的那样,上帝无处不在,我们也是上帝的一部分。辛格的头脑也是一个复合体,来世观念、神秘主义、自由思想、怀疑和虚无主义成了他永远涂抹不掉的写作底色。

  辛格使用一种几乎快要死亡的意第绪语写一些快要消亡的往事。他的所有的写作似乎都在印证他的一段话:意第绪语中蕴含着一种平和的气质,一种对生命中的每天、每份成功、每丝关爱的感激之情。它包含许多还未向世人昭示的财富。它是圣者和殉教者的语言,是喜爱梦想和向往神秘者的语言——饱含人类难以忘怀的气质和记忆。用形象的语言说,意第绪语是反映我们所有人智慧的卑微的语言,是受过惊吓但仍充满希望的民族语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