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伤声(小说)


□ 胡安什·达来(哈萨克族)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哈萨克族)译

  作者简介:胡安什·达来,哈萨克族,1975年生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富蕴县恰库尔图镇。1994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出版有诗集《流淌的思绪》等,曾获第九届哈萨克、柯尔克孜文学艺术“飞马奖”。

  ◎胡安什·达来(哈萨克族)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哈萨克族)译

  在地平线那边,一轮新月又在缓慢上升了……

  每天这个时候,我在地里干完农活往回走,心里总被一股莫名的焦虑压迫。它就在那个拐弯的地方,我不敢向前走,那里让我感到恐惧,没错,就是那个拐弯的地方。

  我每天都能看见它,它从地平线的上边来,白色的长裙,白色的长发,高挑的身子,轻盈的长影,随风长长地飘向我。哦,不,我先听到的应该是它的声音,由远而近。它吟唱,并发出笑声。它的形象虽令我感到厌恶,但是,天啊,它忧郁的声音,却令我感动。它是个女人,我看见过它。

  它每天都在这里等着我。它从地平线那边来,就站在路边,在我走过它面前的时候,向我伸出手,我躲开去,让它的手在空中摆动。我不回头,也不敢回头。我知道它就在我的身后,跟着我的脚步,轻盈地舞蹈。它轻盈的舞姿,让它的身体飘起来。我头也不回地向前去,加快脚步。然后,它落后,不再跟着我。我知道它站在什么地方,看着我,却不再跟着我。然后,它发出尖叫,转身,飞向它来的地方,消失在地平线上。我一直向家的方向快走,空气中是它留下的怪诞嘲笑和令我感到浑身颤抖的寒意。

  我断然说不清楚这样的相遇已经伴随我有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每次跟它相遇之后,我都会跟离开了这个世界的前人们,做长长的对话。就好像只有这样,我才能让深藏心中的压力减轻一点儿。

  于是,有一天,我开始渴望与它相见的那个时刻。也就是黄昏时分,我从地里回家的时刻,我不再感到害怕和焦虑。我想跟它说话,或者随它一起舞蹈,尽管我这一辈子从没有真正舞蹈过。

  我意识到,自己正在把跟它的见面,当成一场上瘾的游戏,我想离开我身边的人们。而它的笑声是那么动听悦耳。偶尔,我会意识到,它或许正在迷乱我的灵魂。是的,它正在搅乱我内心里已经定型的一切……然而,我已经不能自拔。

  月亮又从地平线那边升起来。天色行将黑下来,我想着快快到那个乡间小路的拐弯处去,那个地方,原本是一片寂静的村庄,长眠着曾经离去的人们。

  我的生活从此不再平静自然。反倒开始变得像乞丐一样地破衣衫,褴褛不堪。或许,所谓苟活已经如此这般找上我来了。

  但是,我还从来没有想过,有些事,有些疑问,有些困惑,甚至有些疑虑,会在不经意间,自现原形,灰飞烟灭。

  有一天,我依然去下地干活,又经过那个拐角路,却悄然发现我和它经常相遇的那个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_一个坑,而且坑边是一片黑色的焦土,好像被火烧过。我站在那里发呆。一位路过此地的牧人告诉我:一定是昨天夜里,这里遭遇了雷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