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找寻属于自己的土壤和园地


□ 刘琳琳

  由黑龙江省社科院文学所和北方文学杂志社共同主办的“温明远小说《三家孩子一个妈》作品研讨会”7月初在我省齐齐哈尔市召开。来自北方文学杂志社、黑龙江大学、黑龙江省社科院文学所、黑龙江省文学院、黑龙江日报、生活报、齐齐哈尔市作协、齐齐哈尔日报以及鹤城晚报的部分专家、学者,对温明远先生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三家孩子一个妈》进行了研讨,并对该作品的艺术创作风格、叙事结构和作家的精神追求及对北大荒文学的贡献等多个方面,给予了充分肯定。

  独特的叙事结构与风格

  黑龙江省社科院文学所副所长喻权中认为,作为一个首次尝试长篇写作的作者,其《三家孩子一个妈》的可读性的确让读者对作者的天分有一些吃惊。作者自然地选择了参差性的小说复线结构,在“现在进行时”里,一条明快的西行寻医脉络横贯了小说的全部11个章节。拨开它,肌理中“过去时”则以串糖葫芦式的结构逐渐延展着,围绕徐宝秀及其3个孩子的生命传奇展开。最终,现在时态与过去时态在小说的最后一章融为了一体。这种结构为作者对小说的时空扩展提供了可能。空间上,也是以西满之行为贯通,进行了一种文化背景的追溯。作者从“鸡鸣三省”科尔沁草原一端写起,渐次到泰来县城的风土人情。西满的跳大神、江桥春色、齐齐哈尔城市速写、扎龙景观、大庆风貌直至哈尔滨、沈阳大都市扫描,让富有特色的西满文化整体风貌在两大都市文化的保护、比照下凸显意味。《三家孩子一个妈》在叙写一段情痴传奇时,特意标明“西满儿女们之”的引题,也传达了作者对这一地理空间文化积蕴的关注。时间上,小说选择情感传奇作贯穿,使一些看似无关的人生发展都因了“传奇”二字具备了命运关连。

  浓郁的地域特色与风土人情

  作家在用文学表现生活时不自觉地追求了一种自然、古朴的原始美和生活艰辛的悲凄美,行文没有进行更多的主观雕琢而是客观地表现了自然风貌及人们的生活与斗争,作品中呈现着一种“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

  对此,省社科院文学所助理研究员丁媛也十分认同。她认为,作家在叙事中没有仅仅停留在故事情节的演进、人物形象的刻画和环境的充分描写中,而是在此基础上将中国北方农村大地的地方风貌、历史进程一一演绎,具有浓郁的地域风情。这种饱满、厚重的地域特色首先体现在对地方语言的采用上。作品中的东北方言很多,作家都给予了普通话意义上的解释,使关外读者不存在理解上的为难和偏差。而作为东北的读者,读起来则是倍感亲切。

  人物语言的生动及形象的饱满

  《三家孩子一个妈》人物形象饱满、丰腴、生动,人物语言生气勃勃,不矫揉造作,非常符合人物的身份特点和性格特色。

  对于作者驾驭语言的能力,诗人、黑龙江日报副刊编辑桑克,也大为赞赏。例如文中有一句写到:“……徐宝秀就是那时上的小学。后来入了合作社,以后又是高级社、人民公社,家里也就越来越穷了。”此句似乎是作者信手拈来之句,读来先是令人不禁哑然失笑,而又陷入深深思索中。

  另外,文中另一主要人物柳必成的形象刻画,也给人极其深刻的印象。喻权中认为,《三家孩子一个妈》在柳必成等形象刻画上十分丰J罩与立体。柳必成是《三家孩子一个妈》各种人物关系中最为复杂的一个形象代表,在伦理颠覆、浮躁纵欲、红尘滚滚的乱世,他一方面坚守传统道德的底线,做着养父母的孝顺子、朋友里的好兄弟、官场上的慎行客;另一方面又无时不挣扎在良心与欲望的争夺中。迷惘忏悔与无奈,构成了柳必成生命的常态。只是与西方现代派小说笔下不同,柳必成还保有着中国农民身上特有的生命力度与韧劲。使人不由得联想起余华《兄弟》里的李光头、《许三观卖血记》中的许三观。

  精神价值的执着坚守

  黑龙江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叶君对温明远在作品中表现出的核心价值观也予以了极大肯定。他认为作者具有十分扎实的写实功底,文字温和、平静、本色。很多作家受先锋小说的影响过于强调形式,会让小说显得花哨,温明远的《三家孩子一个妈》则告诉人们,老实地写身边的人和事,就可以写出很动人东西。但是,少有作家真诚地去面对问题,写作者丧失了诚意。这个时代我们的作家太想利用文学创作去获得什么,往往被文学之外的文学所迷惑,对现实视而不见。其实现实往往比小说精彩。温明远的长处在于,他的写作纯粹出于内心的兴趣和爱好,我看到了写作的诚意,看到了作者所独有的对现实的关怀。

  黑龙江大学研究生赵颖在发表感想时也说,《三家孩子一个妈》可以看成是一本心灵的教科书,这部作品正向我们展现了人类传承中最宝贵、最不可缺失的一面——人性美。

  找寻属于自己的土壤和园地

  原齐齐哈尔市作协主席王新弟认为,许多作家及其创作的成果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剖作都有自己的园地和土壤。俄国19世纪的现实主义作家冈察洛夫在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时曾经这样说过:“我有(或者曾经有)自己的园地,自己的土壤,就像我有自己的祖国,自己家乡的空气,朋友和仇人,自己的观察和回忆的世界——哦只能写我体验过的东西,我思考过和感觉过的东西,我爱过的东西,我清楚地见过和知道的东西,总而言之,我写我自己的生活和与之长在一起的东西。”长篇小说《三家孩子一个妈》也告诉我们,温明远创作的园地和土壤就是其生于斯,长于斯的西满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有他的爱与恨,有他的感觉与体验。是他用心地从这片土地上汲取了灵性,从生活中感悟了真知,才使他书中平凡的故事,产生了不平凡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讲,温明远的创作,不仅找到了自己,找到了他的土壤和园地,而且他还成功地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找寻属于自己的土壤和园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