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剧人物老白


□ 谢友鄞

老白并不是人,而是一条狗,一条很懂人事、和人亲亲密密的狗。后来,老白目睹了人对动物的残忍,它跑了,带起乡街里上百条狗,在郊野上发出令人惊骇的惨嚎……
白广德每天骑着毛驴去上班。白广德一米八的个儿,上身笔直,两条长腿搭在地上,脚尖一点一点蹭着地,不像驴驮他,倒像他拥着驴走,弄得毛驴汗水淋漓。白广德养的看家狗老白,跟在后面颠颠颠跑,它不敢笑,要是主人一扭头,看见它在笑话他,准翻脸!
平时,老白跟毛驴亲热得寸步不离,鞍前驴后地跑。白广德故意耍弄老白,上班时,不许它跟在后面。老白狺狺哀求。白广德回身一扫鞭子。鞭梢抽得老白就地打滚。白广德纵驴疾驰,老白刷地冲上去,一口咬住驴尾巴,往后一坠,毛驴顿住蹄子,竟一步走不成。白广德紧缰绳,毛驴人立起来,两条前腿作揖似乱蹬,告饶了!
小妞倚住院门,咯咯笑,声音甜得像果子,说:“爸,带它去吧。”
白广德无可奈何,说:“走吧。”
老白松开嘴,跑回小女主人身边,用脸蹭蹭小妞穿布鞋的脚,蹭蹭小妞的牛仔裤腿,快活地旋身一跃,跟着毛驴跑起来。
老白边跑边想:人和我们狗,和一切牲畜、野兽的区别,在腰上。我们的腰和地面平行,人的腰和地面垂直。人不是说“挺起腰杆做人”吗?腰直起来,就能腾出双手,做人事,像个人了。背地里,老白模仿人,刚向前走一步,扑通,前肢落了地。它又站起来,憋足劲朝前走,但那不像走,是往前蹿,样子狼狈不堪!老白想,都他妈站起来,这个世界不人满为患了吗!老白像个哲学家,低着头,边跑边思索。不知道的,寻思它在找狗屎呢。
前面传来丁丁当当声,到南街口了。铁匠铺前,炉火焰红。小徒弟左手握火钳,右手抡锤,给肉联厂的宰猪刀淬火加钢。小徒弟只穿条裤衩,裹件皮围裙,脚面遮块帆布,防火星子咬,汗水顺小脸滴滴答答淌。铁匠师傅闭住眼睛,抱着双臂,仰卧在椅子里,两只熊掌般的大脚搭在课桌上,脚趾头探头探脑。铁匠家的母狗,蹲在一边。
白广德停住毛驴,怒目而视。逢年过节,肉联厂厂长白广德,给农中老师们分牛肉羊肉猪下水。吃人家的嘴短,白广德被授予名誉校长的光荣称号。白广德一声怒喝:“把驴蹄子给我拿下去!”
铁匠笨重的身躯在椅子里挣扎,站起来后,头几乎蹭着凉棚盖,阳光从席缝筛下,在他身上花花点点地爬。铁匠笑道:“我这两只脚,不是在地上吗?”
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白广德歪嘴一笑,吆喝道:“把课桌给我抬回学校去。”铁匠惊讶地问:“不是您批准借给我们的吗?”
“我准许你搁臭蹄子了?”
小徒弟是铁匠的儿子,农中学生。铁匠借课桌时说,放暑假了,得空儿,让小铁匠趴在上面给老师做几道题。铁匠揣的心眼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不还了。小徒弟在一边,头不抬眼不眨,丁丁当当地锤,干活干傻了。
“瞎砸!没见来活了吗?”铁匠爹呵斥。
小徒弟把刀扔进水盆,“滋啦”,青雾飞溅,呛起热乎燎水腥味。
铁匠绕过课桌,走到毛驴前,说:“挂掌吧?”
白广德梗着脖子,倔乎乎说:“我不挂。”
铁匠一煞腰,把白广德从驴背上抱下来,哄劝道:“驴都瘸了。”扭头吩咐儿子,“挂掌。”
铁匠手劲真大,白广德被他箍得铁死,抱坐在椅子上。
“撒手!”白广德痒得咯咯笑。
老白凑到铁匠家的母狗跟前。老白跟铁匠家的母狗好,铁匠却看不上老白。平时,老白去铁匠家,铁匠轰它。这功夫,老白贴近铁匠家的母狗,把屁股压住后腿,大模大样地坐下了。人说“官多大,奴才多大”,在主子跟前,老白威风了!
小徒弟撂下火钳,解下围裙。小徒弟的胸脯被汗水浸、皮裙捂,暄软惨白;后背给汗水熬的,毛细孔张开,揉进铁锈,像鳄鱼皮。小徒弟的前身和后背,颜色反差太大,像两面人。小徒弟将毛驴拴在立柱上,抓起柱脚套绳,把驴囫囵兜住,冷不丁一拽,毛驴扑通倒地。小徒弟正要用绳子拘紧两只前腿,驴脾气上来了,腾地站起,撞得小徒弟连连后退,一个仰巴叉,倒在地上。毛驴抖擞尘土,扬起头,呜啊呜啊大叫!
铁匠骂儿子:“丢人现眼的小废物!”
铁匠怒不可遏,掠过套绳,亲自去拢毛驴。毛驴屁股抵住立柱,头朝外,转磨磨。毛驴在里圈,铁匠在外圈,里面的转一圈,外面的要跑三圈远。铁匠跑得皮裙噗啦啦飞,皮裙绊得他扑扑跌跌,险些摔倒。铁匠脸红筋粗,气喘吁吁,心里想,不成,整不过这犟驴,得智取。铁匠猛然收住脚,掉头往回跑……
老白看出铁匠的阴谋,汪汪叫!
毛驴被提醒了,一愣,站住不动。毛驴以逸待劳,反倒赢得喘息的时机。等铁匠反方向冲过来,毛驴又转起圈儿来。铁匠扑空了!
白广德哈哈大笑。
老铁匠暴跳如雷,老铁匠丢不起这个人!老铁匠改变常规战法,扔掉绳子,冒着一头撞在立柱上,头破血流命丧黄泉的危险,狠呆呆直扑过去,一把搂住了驴头。铁匠像顶架—样,用脑袋抵住驴下巴,顶得毛驴昂起头,龇牙咧嘴,口吐白沫,叫不出声。铁匠抬起波棱盖,野蛮地捣毛驴下身。小徒弟恍然清醒,兔子似蹿上去,用套绳绊住驴腿,胡乱一拽,扑通,毛驴被铁匠压倒在身底下。小徒弟飞快地取来火钳,烫蹄子,嗤—————毛扎扎气味熏人。铁匠接过刀子,削蹄甲,扣铁掌,丁当捶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