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手艺


□ 秦生贤

  没等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一生叮叮当当凿打坚石的父亲却带着人生的无奈和遗憾离开了人世。临终时他叮嘱我们:“记住,咱家是解放后才过上好日子的,就是时间太短了。”30年后的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庄稼人已经不再用石磨磨面,盖楼房也用不着门礅和础石了,但村里人提到父亲时还是对他赞不绝口,夸他的手艺,夸他的为人,甚至有人还把他的石雕作为艺术品收藏。
  其实,父亲是在旧社会走投无路的时候才学石匠手艺的。当时,一家5口人,靠种着二三亩山坡薄地糊口,不管怎么折腾也难以维持生计。刚过而立之年的父亲于是把牙一咬,学开了石匠手艺。爷爷说过,父亲从小心灵手巧,学编圆筛,圆得像一轮月亮;学编方囤,四棱见线。学手艺学徒期3年,父亲苦熬了两年干活就像模像样了,用父亲的话说;“师傅那套手艺我全学到手了。”用旁人的话说:“早超过他的师傅了。”但是,毕竟学徒期未满,还是没有工钱。可家里的日子实在熬不下去了,又不好向师傅开口,父亲便以“外婆有病需要照看”为理由向师傅辞别,实际是单干去了。
  在石匠这一行里,最难干的活就是钻磨子。何谓钻磨子?就是把研磨钝了的磨齿开凿锋利。有的地方也叫“锻磨子”。父亲说,石磨的窍道全在磨齿的排列上,不管从“人”字起,还是在“人”字收,开凿磨齿时不能过多伤损原型,又不能照葫芦画瓢,沟梁之间要均匀,出面才细而多,使用时间也能长久。最难的是修正前人在磨齿排列上所留下的瑕疵,这需要功夫,往往不是一次能完成的。遇到这种情况,父亲便把主人叫到跟前,对着磨齿一一讲解,并嘱咐主人磨面时仔细观察出面的均匀程度,把不匀的地方告诉他,以便下次修正。父亲靠他精到的手艺和认真的态度,赢得了庄稼人的信赖和爱戴,干一家,一家夸;干一村,一村赞,都说他钻的磨子出面好,又耐用。凡是经他手干的活,像是签了铁定的合同似的,很讲究信誉。这风声很快传到了师傅的耳朵里,师傅不信,暗地里托人察访,一听是真,又气又悔。没等师傅找他,父亲先登门请罪去了。他说:“师傅,我对不住您,我违犯了行规。”没等师傅吭声,他接着说,“我是实在无路可走了,上有老,下有小,天天张着口要饭吃,亲戚邻居都借遍了,没脸再向人开口了,才走了犯规的路”。师傅也体谅父亲的难处,只是说:“你不要把我的活路堵死了”。父亲忙说,“不会不会。从今往后,咱师徒合伙干,四六分成,你六我四”。师傅也同意了,只是雇主不买他师傅的账,二人才没有合作成。可是,父亲给自己立下了一条规矩:绝对不到师傅干过活的地方揽活。也算是讲义气的了。
  自从父亲有了石匠手艺,我们家的日子便有了支柱,虽说也不宽裕,但很少饿肚子,解放前一年的秋季,地里颗粒无收,父亲整整一个冬季没有离开过河滩,不仅全家人没有挨饿,还资助了一位青年外出学习的盘缠。穷人最懂得穷人的艰难,因此,父亲没有少接济村里的穷人。
  解放后,农村实行了土地改革,家里分了近三亩平川地,粮食吃过有余,父亲再不为缺粮而发愁。翻了身的农民修房、建磨房的人多了,不少村又修桥铺路,石匠的活路自然拓宽了许多,就这样,经过两三年的积攒,家里不仅还完了账,增添了木犁、磨耙、铁锨等农具,还买了一头小牛犊。我记得很清,双目失明的爷爷听说买回了牲口,高兴得合不拢嘴,走到牛犊跟前,从头摸到尾,从背摸到蹄,嘴里念念有词:“还是有手艺好。有个手艺好!”
  父亲是个乐于进取的人。他说:“技艺学不尽,匠人各有窍,宁可我不用,不可我不学”。从此以后,不管走到什么地方,只要有与石头打交道的活,他都去看、去问、去思索。家乡蓝田出玉石,玉雕艺人多,他常去察看。人家问:“你看这干啥”?他说:“活路粗细不同,套数理路相通”。人家听了一惊,不仅乐意指教,还送资料给他。父亲对石料质地的挑选和破石纹路的经验就是从那儿学来的,
  不管在本地还是在外地,只要见到石头,他都会习惯性地端详和品评,哪怕没有一点用处,也不放过。他做的门墩、础石和别人不同,不仅讲究实用,还讲美观。父亲说,门墩和础石是个脸面活,不只是匠人手艺的显露,也是主人家风的体现,不能光秃秃的。他在门墩和础石上雕花,花瓣丰满,枝叶可体;刻字,或遵主人授意,或取吉祥用语,再配以边框点缀,吸引了方圆百里以外的^来订货。
  父亲在事业上的挫折是在农业合作化以后,个体手工业者不能自由干活。过去,即使在农忙季节,只要有石活干,宁可雇人收庄稼,父亲也不耽误自己的石匠活。农业合作化后,别说秋麦两忙季节,平时也要受到限制,家里的经济生活明显不如以前活络了。但是,知恩图报的父亲很快调整自己的情绪,提醒自己不要忘本,要积极支持党领导的农业合作化运动。
  初级社,凭土地股份和劳动日分粮,我家人多劳少,分的口粮不够标准,要用超出劳务日双倍的现金购买。进入公社化以后,土地归公,全凭劳务日分配口粮,日子更加紧巴起来,分的口粮不够吃,挣钱又受到限制,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供我上学极为艰难,眼睁睁地让两个妹妹失去了上学的机会。父亲暗自叹息道:“要是像过去那样能干石匠活,儿女们全上学也不愁。”那时候,为出外干石活,父亲没少看过队干部的眉高眼低。他说,怪不了人家,那是公社的规矩,与其他匠人相比,人家对咱还是宽容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