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作家怎么了


□ 王 峰


我之所以订《北京文学》,是因为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我把《北京文学》看成是中国文学杂志之最。
我之所以订杂志,是因为我想发表文章,了解文学动态。
我以为中国的作家都死光了,最近看了电视剧《大雪无痕》,觉得中国的作家并没有死光,还有人活着,他们仍然在关心着中国的前途和命运,用他们的生活的热切感受,写出了老百姓最关心的和最真切的最现实的东西,让人觉得实实在在,现实就是如此。可惜我没有看完,只看到第十集,以后不知结果如何。因为我要上班了,来到了这个偏僻的矿山,不能看了。
我不关心七十年代成名的作家,我不关心他们,他们大多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什么可关心的呢?我关心的是作品。谁在写什么作品。
回到单位上班后,看到《北京文学》第一期,马上打开来看,有高兴,有失望。高兴的是像雷立刚的处女作能在贵刊发表,而且看了编辑部写的《编后并告文学青年》,心里很受感动,像以前听说过的在中国文坛很红的如刘恒、张辛欣、余华、张宇等名家的处女作居然是在《北京文学》发表的,这不免使我对《北京文学》刮目相看,并使我跃跃欲试。我一连几天都睡不了觉,真可谓心潮澎湃。在我心中有一个故事已经酝酿几年了,我一直想把它写出来,但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有找到感觉,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写起,也不知写好后往何刊投,突然间找到了突破口,文章的切入点,于是一气呵成,一挥而就,痛快淋漓。三四天时间写成了,又反复修改了几天,觉得没什么可修改了,于是就给你们寄来,明天就到邮局去寄。现在给您写信,心里感到很轻松。我明天将步行十里到邮局去寄,请别以为我是在说我的艰辛,以博得您的同情,不是,我这个人从来就是凭真本事吃饭,最讨厌那些吃怜悯饭的人,是因为我这个偏僻的矿山没有邮局,寄信很不方便,虽然邮局也有送报的人,每个星期送一次,但不知他何时来,何时去,我又忙别的事,又担心交给别人寄不放心,所以决定明天亲自去,一是争取时间,二是安全可靠。
对《〈黑脸〉书记姜瑞峰反腐败的最新报告》我并不叫好,那只是一合在为先进人物罗列事实而已,这样的人物吹捧得越多,对社会越不利,我们这个社会不是呼唤人治的时代,而是呼唤法治。包青天是中国封建时代的产物,也可能是人们的一种幻想而已。试问,当当官者要依靠老百姓手中的那张选票才能晋迁时,他们还敢做出那么多有损自己形象坑害老百姓的事来吗?他们还敢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无所顾忌吗?这种面貌不改变,中国即使有一百个姜瑞峰一万个姜瑞峰也是无济于事的。一合应多看看有关香港廉正公署是怎样工作的录相片,多长见识。但姜瑞峰是一个正直的有良心的中国人,就他本人而言,值得学习和尊敬,就作品而言,也并不坏,但不合时宜,给人以幻觉,并被人利用。
刘庆邦早已江郎才尽,那连街头田边的老太太都不愿听的故事却还在尽力咀嚼它的新意,占用难得的版面。除了文字通顺外一无是处。只是开出了一大堆历史陈迹。于读者无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