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你哥哥【原载《滇池》2010年第12期】


□ 杨昭

  十多天以前的那个晚上,一场春雨一声令下,师院西校区靠南的院墙边,那十多株梨树枝头上的花蕾被催促得竞相绽开了。

  在那些日子里,从我办公室的窗子望出去,湿漉漉的梨花瓣略略泛出了几许青色,白得很不对劲,尤其是在阴郁的天光下,就更是白得让人心慌了。到底是怎么个不对劲法我也说不太清楚,直到最近几天我才恍然大悟:那份凄婉的白,似乎是只有在戴孝时才该有的。

  在下春雨的头一天,我们西校区五个系的男教师统统都去市医院检查身体,男教师有课的都临时请女教师先顶上,第二天轮到女教师体检时他们再去补上空缺的课。体检是大家共同关心的大事,别看平时似乎谁都没把自己的健康当回事,可真的到了市医院的走廊上排队等候时,一个个脸上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就把他们心底里的那种种猜疑、担忧、恐惧统统都给暴露出来了。教地理学简史的岳长波,回回一坐上酒桌时都像是八辈子没得酒喝过,动不动就举起酒杯站起来煽阴风点鬼火:“一二三,哪个贼不干?”“青春献给六十度,一生交给酒安排!”甚至还把领袖抬出来要挟人:“毛主席教导我们:‘喝死算毯!’来,干了!”可这会儿在排队等候的教师中,就数他的表情最不是表情。李萌排在岳长波后面,表面上一副置生死于度外的样子,仿佛早已得了道,但我注意到他右手上夹着的那支烟,早在十分钟前就已将过滤嘴烧得紧缩起来,他连把它扔掉都忘了。

  几天后体检结果出来了,整整一个星期大家都在谈论着这次体检的话题。健康状况不妙的人比比皆是:老熊因酒后把他玩女人的经验无私奉献出来跟别人分享,被人写匿名信告到了纪委,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把酒给戒了,这回一查,却查出了酒精肝。老熊还不服,见人就大骂给他体检的医生不学无术,要大家给他评评理。这理显然是没法评的,尽管他是系总支书记,那酒精肝却十分的刚正不阿,并没有因为他是正处级干部就网开一面饶他一遭。大家也不跟他争辩,但都觉得老熊那么大的肝火,说他酒精肝恐怕还算是人家医生涵养好呢。小訾去年五月才刚刚提起来当了系办公室主任,导致了他原本就很红润的气色越发地锦上添花,一口气就把一张胖脸红成了红富士苹果,在同志们面前不知不觉地就将头昂得稍稍高出了他那个级别。现在被查出患了高血脂、高血压,只好因病而谦虚谨慎戒骄戒躁,重新把头低回到原来那个很平易近人的高度。教务科长倪琳每天上班前都要先到城外的烈士陵园去爬爬山,上班时间也经常邀老熊和系上的两个副主任到院子里去嘻嘻哈哈地打打羽毛球。谁会想到这么窈窕的一个少妇,跟老熊跟得那么紧,笑得又那么专业,竟会是一个糖尿病患者……最气人的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岳长波,烟瘾奇大,顿顿喝酒,天天熬夜搓麻将,发了狠往阎王爷那边狂奔的家伙,检查结果却样样合格,让那些被查出了毛病的人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

  最糟糕的还是李萌被查出了白血病!

  为这事情,我和系总支书记老熊、系副主任老罗、小钱专门开过一个会。熊书记主张把真相告诉李萌本人,让他真的猛男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早一天治疗,就多一分康复的希望;我则力主暂时不告诉李萌本人,等找到最佳时机了再劝他去住院。李萌那家伙的脾性,还有谁比我更了解呢?你今天把真相告诉了他,说不定明天他就活不成了。市医院的马副院长就明确地告诉过我:李萌早已病人膏肓,医不医都没多大意思了。

  那次开会的结果是小钱力挺熊书记的观点,老罗则坚决支持我的看法。两票对两票,事情只好这么不了了之地搁下了。

  可是,大家都接到了检查结果,偏偏全系教师中只有他李萌一个人没有得到通知,这一不正常的现象,要想不引起李萌的重视根本就不可能。终于有一天,李萌跑到系办找到了小訾想问个究竟,小訾说你没有问题李老师,绝对没有问题!有问题的人我都特别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了,没有你的名字,那个名单里面根本就没有你的名字。你要是不相信昀话改天我把那个名单带来给你看看。我估计是他们医院办公室的人疏忽了,把你检查结果的单子搞丢了。其实只要身体没什么问题,那个单子要不要都没啥关系的,不就是一张纸么?

  小訾向我汇报了这件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扬他回答得好,真不愧是个干办公室主任的料子。

  表扬完了小訾,我心里又极不是滋味:要想蒙李萌那家伙哪会有这么容易,他自己的身体,能一点迹象都感觉不到么?

  事实上好像是从去年春天起,李萌就开始三天两头地向我请病假了,说是经常发低烧,稍微动一动就感到浑身疲乏无力。因为担心老熊说我偏袒朋友,我就让他去找老熊,老熊则将他打发到县上,去当实习学生的带队教师,说是县上空气新鲜,等于天天免费泡在氧吧里,又能吃到绿色食物,对调理身体再好不过了。李萌下县去呆了不到两个月就跑了回来,自称疲乏得连碗都端不稳,回来后,在学院的医务室里输了好几次液也不见一丝好转。老熊勃然大怒,说李萌是临阵脱逃,扬言要处分他。我明白老熊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真实目的不过是想借收拾李萌来让我下不了台罢了。我就叫小訾用办公费替我买了些水果来,我亲自登门去找李萌,表面上是上级探望下级,实际上是想去侦察一下这家伙是不是在撒谎。跟他认识二十年了.我知道李萌从来连针都不肯打的,怎么突然就主动“输了好几次液”了呢?但当我见到了他时,我便在心里骂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看看他那苍白的面色,那是假装得出来的么?

分享:
 
更多关于“我是你哥哥【原载《滇池》2010年第12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