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申奥亲历记


□ 孙大光

中国申奥亲历记
孙大光

孙大光,男,汉族,1952年出生于哈尔滨市。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对外体育交流中心主任。
曾任北京亚运会组委会指挥室副处长;北京2000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总体部部长;北京2008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筹备组组长、北京2008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奥申委研究室主任。
曾负责制定北京亚运会总体工作计划和总体协调工作;组织起草了两次北京申奥工作总体计划;编制了两次北京申奥工作计划网络图;负责组织编写了北京2008年奥运会《申奥报告》,其撰写和合作撰写的多篇论文曾获国家体委科技进步奖等。



第一章 黄花鱼的联想——从摩纳哥到莫斯科

1.大使馆门前的“风波”
2001年7月13日下午,莫斯科UL.DRUZHBY大街6号,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门前,人潮涌动、热闹非凡,上千人等在门口。这条优雅安静的大街,从中国大使馆建馆以来,第一次来了这么多的人,第一次这么热闹,以至于使馆的工作人员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北京代表团做完陈述后,我带领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工作团的部分人员,乘两辆大轿车从驻地出发,驶向大使馆。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规定,各申办城市在国际奥委会全会陈述后都要离开会场,会议进行投票时,除国际奥委会委员和工作人员外,是不允许申办城市的任何人在会场的。国际奥委会在世贸中心里租了一个小电影院,每个申办城市只能进去几十人在电影院里看实况转播。因此,我们北京奥申委除少数领导同志外,选了一些著名运动员、各界明星等,到电影院看实况转播,其他所有人员都到使馆看实况转播。
当汽车快到大使馆门前时,大家都呆住了。几天来,我们在莫斯科忙忙碌碌,也看到了许多来自国内各地的中国人,但眼前这么多中国人聚集在这里,红旗招展,横幅飘飘,还是让我们感到有些吃惊。在许多横幅中,最显眼的是一个“红牛集团”的大横幅。要不是远处尖屋顶的房子和街头有一些俄罗斯小孩在高兴地看热闹,我们还真会以为回到了国内呢!
车上有人发出了感慨:“这么多人来莫斯科,说明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了。”
“也让老外看看咱中国人的奥运热情,这次要是不成功就太说不过去了。”
“是啊,中国最大的资本就是人多,奥运会在中国办才能更加体现奥林匹克的精神!”
这时,前去联络的同志跑过来对我说:“孙秘书长,使馆门卫不让进,说今天没想到来这么多人,使馆领导说没有指示谁也不能进。”
我说:“你告诉他们我们是北京奥申委工作团的,早已和使馆领导协调好了,并且已向使馆有关方面报过名单。”
“我说过了,但他们说名单找不到,负责名单的人有急事出去还没回来。这几天使馆的工作人员都忙晕了,使馆的领导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大家听了都很着急,眼看国际奥委会开会时间就要到了。
我们快步来到门口,我把情况简单向工作人员作了说明后,他们马上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跑来了一个40来岁的人,一边和我握手一边说:“抱歉、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国内来了很多团体,听说你们要在使馆看国际奥委会投票实况转播,成功了还要在这里开庆功会,就都跑来了,我们事先估计不足。负责名单的同志临时有急事出去了,这是我们工作疏忽,不过没关系,这样吧,先点清一下人数,请奥申委的同志们进去。”
随后,我叫了几个奥申委的同志守在门口,一个一个确认,防止别人“混进来”。使馆的工作人员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喊着:“其他人员往后站一站,让奥申委的同志进来!”
听到喊声,人群很快让出了一条路。
进了大门口后,大家都跑步奔向使馆大礼堂。
坐定后,大家很快安静了下来,眼睛一刻也不离开舞台上的大屏幕。屏幕上是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的会场,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正在做对五个申办城市的评估报告。
后面陆续又有一些人进来,整个大礼堂笼罩在一片紧张而又兴奋的情绪之中。
我坐在前排的一个位置上。
看着大屏幕上国际奥委会会议一步一步地进行,看着大礼堂内我们团员们各种各样的表情,看着他们手里拿着国旗和北京申奥的小旗子,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极为相似的画面——也是这样一群人,手里也拿着中国国旗和北京申奥的小旗子,也是这样的一个紧张而兴奋的场面……

2.摩纳哥体育馆那疯狂的“一片黄”
那是八年前的9月23日,北京2000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代表团在摩纳哥的蒙特卡洛最难忘的一天。
9月23日下午,在摩纳哥路易二世体育馆,在宣布申办结果之前,各申奥代表团展开了一场真正“面对面”的竞争。
分享:
 
摘自:当代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