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扑向大地的身体—安娜.门迪艾塔与其艺术


□ 夏云超


扑向大地的身体—安娜.门迪艾塔与其艺术图片1
参阅了《西方当代艺术史》,却很难为安娜·门迪艾塔的艺术定名:大地艺术?身体艺术?女性主义艺术?后极少主义?仿佛都是,却又都不是那么彻底。既然当代艺术就是多元化的综合体,我们不如抛却这些名称的纠缠,就叫她“安娜的艺术”。
作为美籍古巴裔这样的特殊身份,安娜·门迪艾塔在她短暂的一生中都无法摆脱那种漂泊放逐感以及在异族文化语境中的空虚。1948年,安娜出生在古巴声名显赫的特权阶层,这使她生来就拥有了革命性血统,然而也正因此,她很小就开始体验流放生活。因为政治变故(1959年古巴解放运动),1961年9月,安娜和她15岁的姐姐瑞奎琳在美国政府及天主教会的联合帮助下被送往美国避难。18年后,她这样写道:“因为家族反对古巴解放运动,13岁时我被送出祖国,这件事情完全改变了我对自己及周围环境的看法,我脱离了自己的故土和母语文化,像孤儿一样成长在美国的衣阿华州。”在1983年的一次采访中,她提到了这场变故对她艺术的影响:“对我来说,艺术是一种超脱,我被送往这个国家……这里没有任何学校的任何课程是为西班牙语的学生开设的,这是一个困难时期—我感到愤怒……艺术成了愤怒的替代物。”
早在20世纪70年代,还是学生的安娜·门迪艾塔就已经成了“大地一身体艺术”的代表人物。她的作品全部都在室外,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并随自然条件的变化而发生变化,从而无法长期保留。对其艺术形式造成一定影响的有同时存在的观念艺术、身体艺术、大地艺术、女性主义艺术和极少主义艺术等。安娜以其聪明才智和对艺术的敏锐感觉迅速地吸收时代精髓,并完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大地一身体艺术”是她富于创造才能的一系列轮廓像中的一种,她所使用的媒介物有:土、火和水,还有一些自然物如草、花、苔藓和雪。1978年到1980年间,她做了含有愤怒和暴力色彩的《火山》系列:瘦削的女人形体长而深地切入土中,火药被填进,点燃。安娜摄录下了火舌燃烧的过程,浓烟滚滚,最后剩下灰烬。在自然中展现形体,其艺术暗示了她作为一个漂泊者,在北美文化语境中的虚无感。
为适应极少主义的审美要求,安娜·门迪艾塔勇敢地踏入了后极少主义的领域:主观意识、提及要旨和手工技术。她开始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轮廓像的基础,然后做出了一个身体剪影,最后简化为一个空的轮廓线,但依然保持5英尺左右的框架。不论是早期的表演艺术还是后来的“大地一身体艺术”,她都指向自己作为古巴后裔的身份,她的艺术包含对圣像、仪典的膜拜以及象征主义元素。不同于弗拉汶(Dan Flavin)的荧光灯管和贾德(Donald Judd)的有机玻璃箱子,安娜作品使用的是创作所在地衣阿华州和墨西哥的有机物,从构思、成形到拍摄都由她自己完成。像极少主义的要求一样,她连续重复同一个抽象图形,并且不再使用传统雕塑方式:雕刻、铸造、制成一个长久的形象。极少主义否定主观,但她用个人化的女性的方式使各种媒介充满她的抽象形象,这种叙事性、自传体、仪式等表现手法又使她的作品充满了女性主义色彩。
扑向大地的身体—安娜.门迪艾塔与其艺术图片2
1979年11月12日,对安娜·门迪艾塔来说至关重要,她的首次个展在纽约的A.I.R(女性联合画廊)开幕,在此她遇到了日后的丈夫,当时已经极负盛名的极少主义代表人物卡尔·安德烈。他受邀来参加小组讨论会,这个马克思主义者对安娜的背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安娜也对已经成名的卡尔充满了崇拜之情,她向自己的姐姐描述她正在同“奥林匹克重量级的艺术家约会”。1980年1月17日他们结婚。五年的感情生活,卡尔·安德烈的光环在带给安娜·门迪艾塔幸福和甜蜜的同时,也使她又一次陷入了失去自我的境地。在安娜生命的最后几年中,卡尔给了她直接的影响,不管是思想方面还是艺术方面,他们变幻莫测的感情关系集中体现在他们的艺术中。然而认识她早期的行为艺术和“大地一身体艺术”的人会发现,在最后这几年,因为和卡尔的关系,安娜被隐没了。但是五年的关系还是促成了他们的联展、旅游、分享艺术成果、婚姻和一本版画书的艺术合作。
马耳他和新格兰治的史前巨石碑是这两个艺术家共同的麦加圣地,它们比英格兰平原上的史前巨石柱和吉萨金字塔还早一千年。马耳他石碑包含有对新石器女神的膜拜,因为有代表女性生殖特征的形象出现:两个高高的圆形突起物。安娜·门迪艾塔拍摄了小岛的圆形建筑物和石头上的双螺纹,可能代表女神的胸或眼睛;螺纹被安娜作为一个标记用在所有作品中,代表生、死及轮回,她也用双螺纹代表乳房和身体,并且运用于她的绘画作品中。相似的雕刻也出现在新格兰治,都柏林附近的麦斯县境的巨石墓碑,时间也是公元前4000年。这两个平行的、无联系的、同时代的古迹,令安娜无比沉醉。在一次采访中她说:“我的作品基本上源自新石器时代的艺术家,与极少主义所不同的是,我关注的不是材料的本身,而是感觉与隐喻方面的东西。”在这里安娜似乎故意地使自己的作品可以与卡尔的极少主义所追求的“材料的本来面貌、基本框架”有所区别,她很不喜欢别人拿他俩的作品进行对比。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