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盆栽人才到土长人才


□ 樊 娟

  对于中文系的老师而言,只有寻找到生长的土地与根基,才能出来真正的人才。犹如今天的人们不太看重用化学肥料催生出来的果蔬一样,因为寡淡,而更加青睐用土家粪肥长出来的果蔬,因为更有味。
  
  我有个同事,他是个诗人。诗人总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也比常人多了几分坦诚。在评完副教授后,他说了句“十年内不与体制打交道”的狂语,其中的辛酸苦痛自知。
  如今职称评定己成为每位大学老师不可逾越的障碍,并结成胸中之块垒。职称评定一旦与权力、金钱等挂钩,一切也都变了味。原先的土路泥泞,草木杂尘,所以就硬化路面,土地越来越少,草木几近消失。于是又再用硬化的盆装上少许的土,植物多是从盆里长出来的,注定小气,不像从土里生长出来的有地气。人才的评定也就越来越走向僵化与机械,失去了土地与根基。树根没有土,是没有生命力可言的。
  对于中文系的老师而言,只有寻找到生长的土地与根基,才能出来真正的人才。犹如今天的人们不太看重用化学肥料催生出来的果蔬一样,因为寡淡,而更加青睐用土家粪肥长出来的果蔬,因为更有味。而从盆栽人才到土长人才,除了教学与科研,还要恢复创作的评价体系。因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两者缺一不可。入乎其内是创作,有了创作,研究才是有的放矢,有生命力的,“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是研究,有了研究,创作才能提高,“故能观之”。
  而要考量出老师的真实水平,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去行政、去人情、去关系。真正伟大的作家就意味着维护社会良知,人类良知,守护人类的精神家园。真正优秀的中文系教师有必要接通古人的文化血脉。古代士阶层的忧患意识与社会责任感如何得以承传还是个问题,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依然学而优则仕,甚至沦为职权的工具,官职的高低成为评价一个学者成功与否的标志,精神的独立并没有形成传统。进入21世纪,对于社会转型期间出现的日益尖锐的贫富差距等问题,具有一定话语权的知识分子是否对现实发言、如何发言,怎样使自己的知识转化为时代进行中的点滴力量,绝对是一种立场的选择。以对民族和国家的深沉之爱选择良知独立发言,并让这种精神成为一种传统。
  目前有个怪圈,就是中文系的老师与培养的研究生都注重科研,不注重创作。即使引作品入职称的评定之列,也还不是普适的准则。作品为何不能算成果,实在叫人费解。同样花费心血,同样有意义,为何不能作为评价自身水平的成果之一,而为什么搞研究的就高人一等呢?所以要消除其间的壁垒,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措施。
  如果让所谓的职称评定毁掉中文系老师的才华,那跟科举制度,八股文取士又有什么区别呢?最终只能走向僵化与灭亡!所以老师可以凭借作品评上教授等,体现出自身的价值。文学史上就那么多个作家作品,还要有创新点,自己再研究恐怕就像吃别人嘬过的肉骨头,咂过的泡馍馍一样,是咂不出多少新鲜味道来的。写出的枯燥无味的论文除了专业人士看之外,几乎没有几个人喜欢看的。我们不妨引入古人的概念,把文章的范围扩大,包括好的作品与论文,好的文章应该是批评时政、启发蒙昧、颐养人心的,或积极入世,批评世道人心,或品评人性,使人生艺术化,从而写意人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