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元文化视域中的“价值形象”——半个世纪以来国外赵树理研究评析


□ 席 扬

内容提要国外的赵树理研究,开始于1949年,渐次形成了以意识形态价值理念和国别为界的,以苏联、日本、美国为代表的三个板块。本文首先从纵向上考察了国外关于赵树理研究的概况,并以日本、美国和苏联为重点对象,分析了由于意识形态和文化身份差异而形成的评介特点。其次,就赵树理文学的“现代型”和“现实主义”两个方面,评析了国外赵树理研究的价值独特性。
关键词国外赵树理研究价值形象



国外对于赵树理的研究,发生时间可以上溯到1949年。在迄今为止的半个多世纪里,总体上看,虽然研究成果难说很多,尤其是深入研究的长篇著述更属少见。但是,深入探析这些研究成果,我们深切感到,它们与同期中国大陆有关赵树理的研究构成了鲜明对比——不仅在数量上,而更重要的是在研究方法、视角,以及关于赵树理价值独特性等方面呈现出重大差异。一方面,在纵向的时间延展中,全球语境流变的状况是复杂而惊人的。语境流变所形成的全球尤其是西方文艺观念,在对赵树理的研究中留下了鲜明的印痕,渐次形成了以“意识形态”价值理念和“国别”为界线的平行研究板块;而另一方面,各自构成系统的“板块”研究,不仅呈现着不同文化身份与知识谱系的研究主体对赵树理创作价值的“发现”,而且这些“发现”又以其超系统的影响性与中国(包括港台)的赵树理研究一起,日益凸显着这位不同寻常的作家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史上的价值和特性,以及在跨文化语境中他的存在对世界各国文学发展所能提供的许多极有启发性的解答方式。
中国大陆学术界对国外赵树理研究状况的关注,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不过,当时的关注只限于对作品译介或简略的反响报道。真正把“赵树理研究在国外”作为一个学术对象加以研究,却是从“新时期”的80年代开始的。80年代初,有关赵树理的资料类编中增列了“国外部分”,同时,总体上对“国外赵树理研究”概况的描述开始出现。在这方面,贾植芳有着开拓之功。他认为“赵树理同志作品的翻译和介绍是全世界性的”,“赵树理同志是个有国际影响和国际声誉的现代作家”。他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日本、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关于赵树理作品的翻译和介绍,以及60—70年代美国和西欧一些国家在百科全书、文学史著述中对赵树理的评价。此后,大陆现、当代文学研究界有关此类的成果日渐增多。然而,进入90年代以来,这种学术关注却逐渐淡出。研究界除了对日本的赵树理研究状况有所介绍之外,对此领域研究成果的梳理几为空白。正是因为我国不能及时地消化这些信息,导致国内外对话机制难以形成,影响了赵树理研究的整体深入和价值开掘。对国外赵树理研究成果的梳理,仅仅着眼于一般性介绍显然是不够的。如何在国内外研究成果的深入对比中发现国外赵树理研究在思想方式和方法论等层面上的独特性,是一项亟待展开的课题。



由于赵树理成名的“过程性”(应当说直到《李家庄的变迁》出版后,赵树理创作的独特性才真正确立起来)和太行解放区相当落后的传播条件限制,直到40年代末期,他才真正进入国外研究者的视野。从赵树理作品向国外译介的过程看,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是一个高潮期。在此阶段,日本和苏联扮演着重要角色,“日本的赵树理文学介绍始于40年代末,到了50年代,在当时特定的社会背景下,赵树理研究进入其高潮期”。50—70年代,日本的赵树理研究便进入到“介绍”与“研究”并行的状态,并且取得了许多至今仍然具有启发性的研究成果。苏联对赵树理的介绍与研究,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具体作品的评价和作品的翻译上。到了1952年前后,赵树理1949年以前的创作基本上都介绍到了苏联。安德列·谢列兹涅夫讲道:“东欧国家中,苏联是最早翻译赵树理小说的国家。我国翻译的赵树理的第一部作品是长篇小说《李家庄的变迁》”,“在苏联评价赵树理作品的文章中,多半是分析这部长篇小说的”。“50年代在苏联出版的赵树理小说特别多,那时候在苏联农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农村题材引起了苏联人的关注。由于苏联读者了解了中国农民面临的问题,赵树理的长篇小说《三里湾》、短篇小说《‘锻炼锻炼’》在苏联引起了很大反响。从1951年到1959年,在我国出版了不少赵树理的小说,如《登记》、《李有才板话》、《地板》、《孟祥英翻身》等等。赵树理在苏联被誉为‘是真正的人民的作家’”。以《李家庄的变迁》为主,以其他作品为辅的对赵树理的评介方式,显示着苏联对赵树理创作价值的独特判断。相比于日本,苏联恰好是研究在前,介绍在后,具有多向选择的意味。其他东欧国家中,赵树理及其作品在捷克斯洛伐克得到了切实的研究,表现为汉学家雅罗斯拉夫·普实克对赵树理长达三十年的关注和探讨。此外,美国也是较早注意到赵树理的国家。美国新闻记者杰克·贝尔登1949年出版的《中国震撼世界》一书,以抒情的方式描述了赵树理和他的作品,因为作者与赵树理本人有过接触与交流,加上他的职业特点,此书对赵树理的描述不仅具有素描意味,也以张扬的“西方自我”的观点,对赵树理作品提出了看法。到了1955年,在学者西里尔·贝契的专论《共产党中国的小说家——赵树理》一文中,赵树理的价值得以严谨的评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