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表如妻


□ 陈希我

前年,我的手表丢了。
这表是我在国外时买的。当时我和女友一起在国外,那一年冬天,在东京新桥吧,我们各买了一只手表。她的是精工表,我的是欧米加。这手表走得相当准点,我们也准点地如期结婚了。
当时为什么要买手表不买别的?首先是为了实用,我们生活需要它来丈量,当然在它的刻度上也就有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了。它就成了最好的留念。我记得她那时候是很会优雅的,优雅到了慢吞吞的地步。每到周日,我们好客易休息,就想放纵一下。一觉睡到中午,下午去什么地方玩一玩。吃完午饭,我就靠在榻榻米上等她。女人的事情就是多。我等着,等得睡着了。一觉醒来,她居然还没有收拾完毕。一看时间,已经两点过了,简直受不了。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好像总是被时间追着跑。其实想想,这些年来也没有跑出什么名堂来,回头来只有回忆。回忆当时的急躁,回忆当时的吵架,甚至闹着要分手。但是分手了又能去哪里呢?茫茫东京,就洗足池这个六铺席的房间是你们的立锥地。于是出走后又回来了,接着延续时光。结婚。这世界上并不是谁可以跟谁结婚而不跟别人,而是必须跟谁。没商量的,只能在一起。无法探究。这就是缘分吧。于是也就有了共同的回忆。我想很多夫妻终于没有离婚,就因为不忍扼杀这回忆。假如没有了对方,那就没有了可以跟你一起回忆的人,也就没有了你的当年,丢了,就像丢了这手表。
当然我那时候还没有想到这些。那于表还戴着,一刻也没有离开我。也不是我有多么稀罕它。怎么可能还稀罕呢?老是吃一样菜,也有吃厌的。只是因为慵懒,也依赖它了。有时候看到别的式样的于表,有华丽型的,有大胆创意型的,有娇滴滴型的,有小巧玲珑型的,总之是新鲜刺激,每每诱惑你也去换一只。这世界有多少男士不能换老婆,就换手表,换手机,换领带针……我明白了,我所以一直不敢买小车,怕的就是有朝一日对它厌倦了,怎么办?厌倦小车可不比厌倦那些小物件。也许我可以把旧车卖掉,可折价的车是要大大贬值的。当然主要也因为我没有多得让我这么奢侈的钱,还不到能随心所欲的程度。所以也没理由把一只好端端的名表弃掉。我还得用它。
而且因为是名表,它的质量非常好,准时,坚固。从不需要修。有时候会想:它什么时候坏呢?假如有修的时候,我希望修表师把表修得更坏,或者用坏零件掉换去好零件。据说修表师经常会这样不道德的,可道德并不都是好的东西。但是,它坚决不坏。当初带回来的保修卡,简直就没机会用。越是名牌的东西,就越不容易坏。都说害怕劣质产品,可老不坏呢?这时代最要命的,就是东西他妈的老用不坏!
它的样子有点像镣铐。它像镣铐一样铐着我。现在这镣铐终于被挣脱了,我的手顿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心却沉了下去。非常沉,非常沉,沉到最底。叫不出,哭不出,也不能申诉。一切随之而去了,像抽丝。
没有了手表,我的生活乱套了。左右两手失去了平衡,左手失重了,倒好像那手表本就是我左手重量的一部分。仍然动不动就抬手腕,看时间。蓦然想起表已经没有了。茫然四顾。只能看天估算时间,于是每每迟到。做事也张皇了,晚上回家,因为没有手表可以掌握时间行程,只能参照别人。而别人,茫茫人海,谁是你的参照呢?于是埋头赶路,生怕回不了家似的,生怕回到了家,已经太迟了,家门关上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