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走


从家里出来,陈皮心里轻轻舒了一口气。周末的早晨,整个城市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一切都是恍惚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漏下来,新鲜而凌乱,他仰起脸,有一 点阳光掉进他的眼睛里,他闭了闭眼。 0 d) h) ?$ H- T0 X0 `, J# U
在路边的摊子上吃了早点,陈皮拿手背擦一擦嘴,打了个饱嗝儿。这个饱嗝打得响亮,放肆,无所顾忌。陈皮心里有些高兴起来。旁边有个女人走过,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蓬着头发,脸上带着隔夜 的迟滞和懵懂,看了他一眼。陈皮没有以眼还眼。他只是略略地把身子侧了侧,有礼让的意思。其实,陈皮顶恨女人穿睡衣上街。睡衣是属于卧室的,怎么可以在大 街上展示?简直连裸体都不如。陈皮知道自己未免太偏激了,也就摇摇头,笑了。然而,他终究是有原则的人。旁的人,他管不了。可是艾叶,他一定要管。 1 v* J! A9 L( D; M8 L
想起艾叶,陈皮的心里就暗淡了一下。昨天晚上,他同艾叶吵了架。怎么说呢,艾叶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性子木了一些。这个缺点,在做姑娘的时候是看不 出来的,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优点。一个姑娘,羞怯,畏缩,反倒惹人冷爱了。当初,陈皮就是看上了她这一点。陈皮记得,那一回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滨水公园。 是个夏天,艾叶穿一件月白色连衣裙,上面零星盛开着淡紫色的小花。夕阳把她的侧影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毛茸茸的,陈皮甚至可以看得清她脸颊上细细的绒毛。 陈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探着去抓她的手,她没防备,受了惊吓一般叫起来。附近的人纷纷掉过头来,朝他们看。陈皮窘极了,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艾 叶的那声尖叫,却久久在他耳边回响。还有地满脸绯红的样子,陈皮想起来,都要情不自禁地微笑。真是一个可爱的姑娘,陈皮想。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发 生了变化呢?陈皮蹙着眉,努力想了想,也没有想出来。 ! R6 P- ]: {. b2 \. H: v5 g
街上的市声喧闹起来,像海潮,此起彼落,把新的一天慢慢托起。陈皮把两只手插进口袋里,漫无边际地走。有小贩匆匆走过,挑着新鲜的蔬菜瓜果,水珠子滚 下来,淅淅沥沥地洒了一路。陈皮看一眼那成色,要是在平时,他或许会把小贩喊住,讨价还价一番,买上两样。可是,今天不同。今天,他决心对这些琐事漠不关 心。郝家排骨馆也开张了。老板娘扎着围裙,正把一扇新鲜的排骨铺开,手起刀落,砰砰地剁着,骨肉飞溅。陈皮看见,有一粒落在她的发梢上,随着她的动作,有 节奏地颤动。陈皮不忍再看,把眼睛转开去。艾叶最爱郝家排骨。可是,又怎么样?陈皮有些愤愤地想。她爱吃,自己来买好了。反正,他不管。 2 u3 }, S/ S+ A, Z

一片树叶落下来,掉在他的肩上,不一会儿,就又掉下去了。陈皮抬手擦了一把汗,他有些渴了。若在平时,周末,他一定是歪在那张藤椅里,在阳台上晒太 阳。旁边的茶几上,是一把紫砂壶。他喝茶不喜欢用杯子,他用壶。就那么嘴对嘴地,呷上一口,咝咝地吸着气,惬意得很呢。通常,这个时候,艾叶在厨房里忙 碌。对于做饭,艾叶似乎有着非常大的兴趣。往往是,刚吃完早点不久,她就开始张罗午饭了。下午,陈皮一觉醒来,就听见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他就知 道,这一定是艾叶。算起来,一天里,倒有一多半的时间,艾叶是在厨房度过的。有时候,陈皮很想跟她说上一句,却又懒得叫。何况,厨房里是那么杂乱,叫上一 两声,不见回应,也就罢了。晚上呢,艾叶督着儿子写功课,不一会儿,母子两个就争执起来。陈皮歪在沙发里,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一些,枕着一只手,听上一会儿,也不过还 是那几句话。做母亲的嫌儿子不专心,做儿子的嫌母亲太絮叨。陈皮皱一皱 眉,重又把音量放大。他懒得管。这些年,他是有些麻木了。有时候,陈皮会想起年轻的时候。那时,他们新婚,还没有孩子。艾叶喜欢穿一件淡粉色的睡衣,一字领,后面,却是 深凹下去,横着一条细细的带子,露出光滑的背。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想去触摸。陈皮爱极了这件睡衣。他知道,艾叶最怕他吻她的背。他喜欢从后面抱住她,一路辗 转,吻她,直吻得她整个人都要融化了。陈皮想到这些的时候,心里潮润润的。他和艾叶,有多久不这样了?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出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