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海胆


□ 周建新


周建新:男,满族,1964年生,著有长篇小说《大户人家》等四部,曾在我刊发表中篇小说《大海沟》、短篇小说《收获》(获第三届辽宁文学奖),现任职辽宁省葫芦岛市文联。
天阴得很沉,沉得满世界都在忧郁。海鸥缩进岩缝,倦怠觅食;知了趴入树皮,不爱鸣唱;海岸上见风就摆的柳枝,低头沉思;就连勤快的海浪也变懒了,不愿推动大海。
这样阴郁的天气,范天仓却快活起来。他裸着上身,搭个汗渍渍的短衫,走出潮湿的小屋,屈着狗一样的鼻子,嗅向天空。乌云懒洋洋地堆在低空,不走也不动,一股别样的腥味滑下天空,浓得直呛鼻子。这个背靠辽西走廊,紧临辽东湾的小渔村,成天浸在海风中,把村子都腌成了咸鱼,闻到腥味,不足为奇。奇怪的是这股腥味,不是海水特有的鲜灵灵的鱼腥味儿,而是天上掉下来的土腥味儿。
哦,要下雨了,下大雨了。范天仓心里想着,欢天喜地往屋里跑,对着自己的儿子小满和儿子的六七个男同学喊,孩儿们,机会来了,跟我到海里过个瘾,打海蜇去。
能在禁渔期随渔船下海,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孩子们当然高兴。这群来自县城高中的孩子们,没有几个坐过船的,有的甚至连海都没见过,趁着暑假,都想跟着小满见见世面。听说能出潮,小满喜出望外,终于没在同学面前栽面子,他得意地做着驾船的动作,骄傲得像个老船长。
天依然阴得很沉,没有风,也没有雨点儿。范天仓没有带着孩子们去拴着渔船的小坞码头,那里有荷枪实弹的边防武警看着,又有港监的人日夜盘查,码头里一百多艘渔船,像战俘一样,被牢牢地看在里边,想出潮,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海蜇,辽东湾的渔业资源几近枯竭,禁捕期越拉越长,政府是越看越紧。去年,禁捕令解除的前一天,潮水涨得特别满,海面上浮动着一片片快活的小伞盖,一个渔民再也受不了这白色的诱惑了,要知道,早出潮几个小时,多捞一潮海蜇,就能多赚个十几万,谁承受得了这样的煎熬。那个渔民不再顾及禁令,也不怕边防武警的鸣枪警告,驾着船就往海里跑,结果被边防武警一枪打中了脑门,船没人开了,泊在海里,随风飘摇。
当然,范天仓不会铤而走险的,孩子们才十七八岁,一个个都是大学的苗子,真的有了差错,他会后悔一辈子的,他有他的计谋。出海弄潮二十几年了,老天的臭脾气,他摸个差不多了,何况还有天气预报帮助他,他会利用天气,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孩子们过个瘾,让自己大有所获。
和每次出潮一样,范天仓先去了天后宫,拜一拜海神娘娘,祈求风平浪静,祈求舱丰船满。和每次出潮不一样,这一次,身后尾随着一群孩子,他更需要平安了。
天很暗,天后宫更加幽深了。好在海神娘娘的神像前,有两盏电灯装饰成红蜡烛,才使海神娘娘依旧神采焕发。范天仓规规矩矩地站立着,凝视着海神娘娘。海神娘娘有一千多岁了,还是那样细眉善目,年轻而又美丽,杏花般的脸散发着瓷一样的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