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街上的玫瑰


□ 白 天


经不住卖花女孩的央求,我用我最后的三十块钱买了九朵一束玫瑰花,却不知道该送它们给谁。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在这里,我没有一个熟人。终于,一个飘逸、淡雅的白衣女孩从街的那头款款地走了过来……
在这条大街上走路的人可真不少,这是一个阳光朗照的春日中午,正是游人如织的好时节,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把积攒了一年的好心情挂在脸上,以此来表示他们对春天的热爱。看着这些和善的面孔本来我也应该愉快的,可我却一点也愉快不起来,我走进这个城市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供我停泊的落脚之地,我差不多花光了身上带来的钱,真不知道接下来我还能不能活得下去。
这个城市对我来说是陌生的,陌生得没有一个可以借上十块钱吃上一顿饭的熟人。这一个月以来,我跑遍了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我企图找到一份可以让我在这里停下来的工作,在此之前,我有点厌倦那种朝不保夕流离失所的生活,我想静下来,好好休整一下,哪怕接着再去流浪,我想我也得先积攒点力量。但我的努力并没有如愿以偿,好像有什么人在故意跟我作对,我把餐厅、工地、车站、码头那些用工标准很低的场所都跑遍了,还是一无所获。我不相信我是个倒霉蛋,但我又不能不承认,我经常会碰到这样的倒霉日子,这样的生活通常都会把我弄得遍体鳞伤。我最后对在这个城市里生存彻底失望了,我打算耗光身上的钱就痛痛快快地离开这个城市,至于下一站该去哪里,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此刻,我坐在这条马路边的一个水泥栅栏上,表面上我的身体在阳光的抚慰下透着暖意,我的屁股底下却弥散着一层淡淡的凉,我的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我心里迷茫极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去,我甚至都忘掉了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就这样坐在一个看不到前方的十字路口,对着这个城市的车辆和行人傻傻地东张西望。尽管在这里呆了一个月,我还是觉得这个城市离我很遥远,那些楼群和街道都是陌生的,更不要说那些人了。我点燃一棵烟,漫不经心地吸着,漫不经心地观看着在我面前路过的那些行人和车辆,我想不出来它们的存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倒是一厢情愿地这样想了一把,我想哪个人要是真的好心,他就应该在我面前故意丢下一个包来,最好里面装着几百块钱的钞票,我这人不贪,只要有几百块钱就够我活命的了。可惜,我看了很久,还是没有一个人肯在我面前丢下包来,我就只好一个人品尝失望的滋味,无聊地望着我身旁那几个卖花的小女孩。
这些小女孩没有多大,大概都刚到小学毕业的年龄,可她们却充当了这个城市的卖花女郎,给这座城市增添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她们仰着一张张无奈的笑脸,拦截住行人,尤其是那些成双结对的少年男女,向他们兜售手里的玫瑰花。那些玫瑰花保养得很好,在阳光下更是鲜艳夺目;玫瑰花的花瓣上挂着露珠,而且还散发着浓郁的扑鼻的幽香。每当卖掉一束玫瑰花,她们的小脸上都会流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也许在她们眼里,只有花了钱的玫瑰花才能给爱情增添光彩。
没有可干的事,我就跟我身边的一个卖花女孩闲聊,那女孩长着一张明丽纯真的脸,一双大眼睛闪着春日阳光般的神采,让人感到可爱之余,还会在心里隐隐生出点疼来。我问她,你是哪里人。她说,我也弄不清楚,反正是一个很远的老山里,那里很穷,我们连饭都吃不饱。我说,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累不累?我的话刚说完,她清丽的小脸就变得黯淡了,她的小脸上还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忧愁,她说,我们是替老板叔叔卖的,老板叔叔管我们吃住、穿衣,一个月只给我们十块钱的零花钱。不用说了,她们是一群被剥削的童工,我半是不平半是嗔怪地说,不给你们发工资,你们干嘛还这么卖命?!她回头四下里张望了一番,大概没发现监视她们的人,她才又说,我们小,没有人敢用我们,说我们是童工;不给老板叔叔卖花,我们就得饿肚子。说这话时她的神态和语气都很成熟,好像她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女人,我的心忍不住更加疼痛起来。我无奈地望着这个卖花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卖花啦!卖花啦!不远处响起她同伴的吆喝声,像是提醒了她,她说,叔叔,求求你买束玫瑰花吧!我说送给谁。她说送给你女朋友。我说我没有女朋友。她说你送给谁都行,求求你买一束吧。她说我们一天要是卖不够一百块钱,老板叔叔会打我们的,你看看,我身上的伤都是他们用烟头烫的。她挽起了衣袖,让我看她的小胳膊。我看了看,那只小胳膊上的伤痕果然是烟头烫的,密密麻麻有十几个黑疤。我觉得这个小女孩实在可怜,她比我要艰难得多,我把身上仅有的三十块钱全都掏了出来,递给了她。她从花篮里取出九朵扎成的一束玫瑰花,毕恭毕敬地放到了我手里;她还要找给我三块钱,被我制止住了。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给女孩送过玫瑰花,拿着这束玫瑰花,我漫无目的地沿着大街往前走,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它:扔掉吧,我有点不舍得;送人吧,我又不知道该送给谁,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你想送人就送人,它是爱情的象征,我总不能随便在大街上逮住一个人把“爱情”送给她吧。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孤独,我想,要是有个女孩愿意跟我结伴而行,也许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活得这么糟糕。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谁愿意跟着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浪迹天涯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