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亮,月亮,我想跟你说个话


黄豆的家在一楼。因此他就有足够的方便和理由常常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发呆。他发呆的样子其实很可爱,双膝并拢,两只胳膊肘子撑在膝盖上,双手托着下巴,一副思考问题的样子。但康少清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她说他这个样子最像个傻瓜,她还会突然跳起来揪住他的耳朵骂:“你个小兔崽子,扣子大点就知道看女人哪?!”黄豆被她拎着,连推带搡地拽到屋子里,只觉得耳朵火辣辣地痛。
  但很快,黄豆就将这痛忘记了,他一个人来到后面的院子里玩四驱车。这个院子里住的四个小孩每个人都至少有三辆四驱车,但黄豆的是最好的。这种“黑屁儿”马达的四驱车是他自己组装的,比谁的都便宜,但比谁的都跑得快。邓刘柳、郑杨清波,还有马布尔他们都是买的成品,开始是8块钱一个,后来涨到10块,现在已经是15块钱一个了。其实黄豆还玩过20块一个的,但还没有他自己组装的好。他用自己组装的四驱车和他们比赛的时候是黄豆最高兴的时候,他从来没输过。
  黄豆一个人在后面玩四驱车的时候,就听见前面有人在高声说话,又不像是说话,是吵架。他听出有一个是康少清的声音,但因为隔着一栋楼,嗡嗡的声音让他听不清。他跑到店门前,店门前已围了一圈人,他从人们的腿下钻进去,就看见一个男人的手指正戳到康少清的鼻子前,男人说:“你黑良心,你就是黑良心!”
  康少清说:“就是假的,也是烟草局做了假的,我又不会生,难道还生了个假的不成。”
  黄豆看见人们都笑了,也就跟着笑了。那男人说:“是你生的也好,不是你生的也好,反正是从你这出来的,我就要找你。”康少清突然打开抽屉,拿了十块钱,扔给了那男人,那男人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所以黄豆也就不足为怪了,他拖着两挂鼻涕继续到院子里玩四驱车。这时马布尔从他面前走过,黄豆说:“马布尔,我们又来比赛吧?”马布尔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我才不跟你比什么屁赛呢。”
  前段时间电视里放《四驱兄弟》,康少清瞅准时机进了一大批各种档次的四驱车,并且在店门前的人行道上摆了个四驱车跑道,周围的孩子每天都在她这里买四驱车比赛。现在《四驱兄弟》放完了,他们也就对四驱车失去了兴趣,玩起了电视里正在放的旋风陀螺。但黄豆不喜欢玩陀螺,玩法太简单了,不如四驱车有意思。
  但现在黄豆突然觉得没意思了。马布尔这么一说,黄豆也就突然觉得没意思了。马布尔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喊:“黄豆,我们一路上学去。”
  马布尔和黄豆一个班,年龄比黄豆小,但个子却比黄豆高。他有时候和黄豆好,有时候又不和黄豆好。他不和黄豆好的时候,黄豆当然也是不会和他好的。黄豆看也不看马布尔,说:“我才不跟你一路呢,我又不是找不到路。”
  黄豆一边走,一边追赶着秋风中的落叶。风很大,落叶在风中翻着跟头跑,但它们终究是跑不赢黄豆的,黄豆便用系了绳子的竹棍子狠狠地打,一边打一边说:“你个小兔崽子,我叫你跑!我叫你跑!”有好几个行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黄豆,这孩子!黄豆朝他们的背影吐了口唾沫,碍你们什么事啦?我就要这样,我喜欢这样!碍你们什么事啦?咸吃萝卜淡操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