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名份


□ 郑局廷

天还未大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是镇里郭书记的电话。原来,黄李场村几十个村民拉着标语到县委县政府上访告状,要我和黄林峰赶快去接访。我刚刚解脱的心境,又被压了一块磨石般地沉重。昨晚才宣布黄林峰代理村里的工作,怎么现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坐着黄林峰的摩托车赶到镇里,随后,又拦了一辆“回头的”,直奔县城而去。
望着黄林峰铁青的脸,我问:
“谁领的头?”
他的牙齿咬得格格直叫:
“还不是我那赊人卖呆的二叔。”
“你二叔是——”
“黄毛字。”
大名鼎鼎的黄毛字,在我们兰高镇无人不知,没人不晓,是出了名的“告状专业户”。这几年重视减轻农民负担,强调重访复访什么的,他捏住了镇里怕的疼脚,专门到省里、县里去告状,弄得镇里领导很头疼。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关不能罚,只能给他说好话,用钱使,拿物资哄,封他的嘴,断他的路。记得大前年给了他一台水泵,价值三千多元,前年给了他半吨鱼饲料也花了几千块,去年又给了他一吨支农尿素。只要上访就有实惠,会哭的娃儿有奶吃,他已经认准了这个理。
“二叔上访搞得人变态了,都怪镇里惯死了他。”
“现在强调以人为本,到处都在嚷嚷要重视群众利益,镇里也是没有办法啊。”我申辩道。
“中央重视三农问题是没错,但我们的农民却受不起娇,素质太差,也不能太迁就他们了。”黄林峰看问题很尖锐,也很新潮。
“他们为什么要上访?”我有些不解。
“还不是怕我来硬的。上访的几十人都是些鬼打架,每个都差村里的税费。我二叔就欠一万多元。我上任肯定要回收历欠,他们当然坐不住了。”
“黄林峰,你可千万要冷静,要讲方法呀!”我捂住黄林峰捏得咕咕直响的拳头,告诫道。
“但我要坚决刹住这种邪气!”我从他凝重的语气中看出了他整肃黄李场村的决心。阿弥陀佛,我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最怕黄林峰经受不住这当头一棒,撂下担子不干了。
面包的士把我们拉到县委县政府的信访办公室门口,下了车,我们看见几十个农民立在那儿,清一色的闰土脸,一溜样的“脓冻”相。在凛冽的寒风中吹了几个小时,每个人都是清鼻涕直垮。两幅大标语挂在栅栏上,赫然可见,特别醒目:“兰高镇委乱搞事,任用拐头当村长”、“流氓犯劳改犯黄林峰当村长,黄李场村人民坚决不答应”。
黄林峰的脸色由铁青转为乌紫,眼睛睁得像两只铜铃,牙把唇咬得铁紧,板寸头上的短发也挺得老直老直,手里的拳头攥得咕噜咕噜直叫。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除了黄毛字外,其余的人一步一步向后退。退到栅栏边了,人群便窝在一块,背对着我们。
我赶上前,连忙用双手捧住了黄林峰紧捏拳头的右手,直到那拳头慢慢张开,我才放手。黄林峰开口说话了:“我说乡亲们,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我做了什么得罪你们的事情,犯得着你们这样兴师动众,拉着标语,大张旗鼓地到县城来招摇我、辱没我?不就是一个破村官吗?你们不要我干,到我家说一声就行了。何苦拖这么远的路,造这么大的势?又是流氓犯,又是劳改犯的嚷嚷地不怕累得慌。那是我的过去,政府已经法办了我,用得着你们当歌唱吗?用得着你们向全世界宣扬吗?告诉你们,今后谁要再提这些犯忌挑筋的东西,别怪我不客气!”说着,他几步跑到栅栏边,一把扯下两幅标语。随着吱的声响,两幅标语已断成数截。
黄林峰又走过来,继续着他的劝说,但声音柔了许多:“我嘛在你们心里没什么好名声,但你们不该作祸人家郑干部。郑干部容易吗?每天骑个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代理我们村的工作将近两年。人家可是吃国家饭的。你们不感谢不说,还用这种方法来出挺造风,耽误了别人进步,拿什么脸去见人。看你们的良心安不安逸!”

一席话说得那班人都低下了头。
或许是慑于黄林峰的威风,或许是忽儿良心发现觉得亏欠黄林峰,一班人中有人倒戈了:
“不是我们要来的,是你二叔逼我们来的。”
“他许诺每人给十斤化肥。”
“他说不来没好日子过了。”
几十人防线全盘崩溃,黄林峰趁热打铁:
“你们这叫人叫不走,鬼叫飞跑。他给十斤化肥你们就像狼狗一样咬人,我给一百元钱你们不要去杀人啦。人要有主见,要分清是非。今天我也不怪大家,因为你们是受了别人的唆使。刚强叔,天怪冷的,您带大家去老粉馆每人喝一碗热汤,暖和暖和身子。”说完,他掏出二百元钱,递给了那个叫刚强的中年汉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