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龟兹壁画探视尉迟乙僧画风


□ 钟 健

  | 内容摘要 | 尉迟乙僧的绘画作品在国内虽然已经绝迹,但其绘画特征依然能在代表西域画风的龟兹壁画及和田地区壁画的风格中得到验证。西域处在中原汉文明、印度文明、两河文明及希腊文明的交汇点,这里独特的绘画风格值得研究。
  [关键词]尉迟乙僧/吐火罗/龟兹/西域
  唐代是一个空前繁荣、国力强盛、充满自信的时代,艺术的各个领域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我们在谈及唐文化高度发达的同时,不应忘却西域文化对唐代中原文化的影响与贡献。西域的绘画艺术可谓中华文化之林中的一朵奇葩。尉迟乙僧的绘画作品在国内大概已经绝迹了,目前我们要想了解分析他的作品,一方面可以从历史记载上窥视一斑,另一方面不妨走进他的家乡,从西域历史上曾辉煌一时的龟兹艺术中去寻踪觅迹。
  尉迟乙僧到底是何籍人士,历史上曾有两种不同的记载,公元9世纪中叶唐朝画论家朱景玄在《唐代名画录》中写道:“尉迟乙僧者,吐火罗国人,贞观初其国王以丹青奇妙,荐之阙下……”与朱景玄同一时代的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也有一段关于尉迟乙僧的记录:“尉迟乙僧,于阗国人,善画外国及佛像……”一说为吐火罗人,一说为于阗国人。吐火罗国在中国史书上见于《隋书》、《北史》及《唐书》,根据《辞海》的解释,吐火罗是中亚古国,地处兴都库什山与阿姆河上游间。这里曾是大夏所在地,公元前200年被居住在中国甘肃一带的月氏人所征服,建国“贵霜”(Kushan),史称大月氏。月氏与当地的大夏居民融合成了一个新的民族——吐火罗。苏联中亚历史学家维·维·巴尔托里德在其所著的《中亚简史》中称:“该族的一部,即中国史籍上的‘小月氏’留在新疆和阗东部一带。大月氏和小月氏又称做吐火罗。显然,Kush或 Kushan一词主要含有政治意义,而吐火罗一词主要含有族的意义”。所以,说尉迟乙僧是于阗人或吐火罗人并不矛盾。另外,德国历史学家克林凯特在他所著的《丝绸古道上的文化》中认定龟兹(今库车)也是以吐火罗人为主,并强调“库车—吐火罗文化中心”。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吐火罗人是龟兹艺术的主要创造者之一。而这一地区的绘画艺术势必对尉迟乙僧的绘画风格产生深远的影响。
  从龟兹壁画探视尉迟乙僧画风图片1
  从历史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尉迟乙僧的绘画与当时中原绘画风格有着明显的区别,他的绘画题材内容非常广泛,但都打上了深深的民族烙印。《唐代名画录》评其画:“凡画功德、人物、花鸟,皆是外国之物象,非中华之威仪。”“景玄尝以阎画外国之人,未尽奇妙,尉迟画中华之像抑亦未闻。由是评之,所攻各异,其画故居神品也”。吐火罗画家笔下的人物必然带有其自身民族形象的特征。克林凯特在《丝绸古道上的文化》中提到:“在库车附近的克孜尔洞窟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吐火罗供养人是高大的白皮肤人物,有一部分是蓝眼睛红头发更具欧洲人特点。”正如我们在克孜尔壁画中所看到的,其人物形象俨然与中原人物迥异。可以想象,尉迟乙僧所画的“皆是外国之物象”正是自然而然地反映了他本民族的相貌气质。
  关于尉迟乙僧的绘画技法,历史上文字记载虽不算多,但都点到要处。首先是他在用线方面极具特点。张彦远评其画:“小则用笔紧劲如屈铁盘丝,大则洒落有气概。”形象地描绘了他所绘制的线条力度均匀,如铁丝一般坚韧而有弹性。让我们走进古代龟兹画林,领略龟兹画风,来印证前人对乙僧绘画的评述。龟兹石窟205窟摩耶洞洞窟壁画中描述的是释迦出生、降魔、布道及涅四个内容。《佛传四相》图可以作为一个纲来解读龟兹石窟其相一些相关题材的壁画。该图幅面不大,但每根线都可以用“用笔紧劲”、“屈铁盘丝”来形容。仔细观察这些线条,许多线条极有可能是用硬笔绘出的,毛笔勾线柔中有刚,硬笔勾线刚中有柔。中国画中的白描用线讲究“一波三折”,即使是“铁线描”的中锋运笔也有起笔与收笔的变化,而龟兹壁画中的许多用线却像铁丝一样匀硬,无粗细变化。南疆盛产芦苇,在钢笔传入新疆之前,当地人用芦苇杆制成硬笔作书写工具。他们把芦苇杆削尖或削成斜口以勾勒出粗细不同的线条,墨水则是用锅灰调和菜子油制成。直到20世纪初,新疆维吾尔人仍使用这样的书写工具。当然,克孜尔壁画中也有软笔勾线,例如一些大幅画面的用线“洒落有气概”,勾线也不单用黑色,也有以土红与赭石等矿物质为颜料的。
  龟兹壁画用线的另一个特征就是有极强的写实表现力,人体解剖十分准确。这一点是当时的中原画家无法做到的。如《树下诞生》中的裸体男青年,画工仅用线条就将人体的骨骼肌肉表现得淋漓尽致。俗话说,画树难画柳,画人难画手。对各式各样的手的姿态的描绘,西域画家在一千多年前就达到了极高的写实水平,不能不令人叹服。在和田郊区丹丹乌里克有一所今已坍塌的寺院,寺院的残壁上有一副精美的壁画《吉祥天女》,画中是一个头梳高髻的裸女,饰有华美的首饰、臂串及手镯等,左下方有一裸童,周边有莲叶荷花作背衬,裸女姿态十分优美,线条力度均匀并富有弹性,最值得注意的是其线形能生动地表现出肢体的体积感和肌肤的质感。据研究该画大约作于公元7世纪,相当于初唐到盛唐之间,也正是尉迟乙僧所处的年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