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保安(短篇)


□ 张暄

  ■张暄

  1

  他还来不及镶好牙齿,就被带到了这里。这让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总是在做作业时留个尾巴,然后在上课前的几分钟匆匆搞定。在这之中,有一种怡然自得的小欢喜。现在想来,他大概是怕同学们借抄他的作业,这样就有了借口,说自己的作业还没完成,可以晃着自己的本子说:“喏,你看!”然后煞有介事地拿起笔,根据时间多寡控制书写速度,直至让最后一个字伴随上课铃声的敲响而落定。怎么说呢,他是个胆怯的人,孤独的人,封闭的人,从小就是。同学们互相借抄作业习以为常,他却从来不,他怕招惹是非,怕和别人发生什么纠葛。这当然只是他的担心,至于具体会有什么是非、纠葛他也说不上来。有时也不完全是这样,应该说,他有那么一丝小骄傲,并由于骄傲变得小气,认为自己的作业做得比别人好,怕别人抢了他的荣光。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事实上老师很少表扬他,至多在课堂上乱成一团糟的时候,偶尔提及他,把他的安静作为大家学习的榜样,换来大家不以为然的眼神——安静,安静算什么,那不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么?于是他也似乎感觉到了羞愧,可奈何不了自己。这样一晃许多年,从一个安静的孩童变成一个安静的少年,从一个安静的少年变成一个安静的青年。村里人都说,这孩子,大姑娘似的,不知是讽是夸。村里人还说,这样的孩子,是不会闯事的。他也约略有了许多安心,想及未来,就像午后刚刚睡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迷茫中有着一丝安逸。可如今,偏偏是他,进了这个想都没想过的鬼地方,破天荒地成为他那个不大村子的第一人。他几乎无法想象,等出去之后,他该用何种面目面对家人,面对村里那些曾经善意称赞他安静、认为他不会闯事的那些人?

  他没想着自己会进来。于是,牙齿脱落后,他去了隔一条巷子的那个牙科。大夫给他消了肿,上了药,鼓捣半天做模子制假牙,只等一周后来镶,押金都预付了。可是,他最终被警察带到了这儿,豁着三颗牙齿,其中有两颗门牙。他问警察:“我的牙怎么办?”没有人理会他,有个警察还略带嘲讽地看了他一眼。他正在服用的消炎的药,进看守所时也被没收了。他和里面的医生说,他的牙床需要消肿,否则会影响镶牙,这是医生说的。说这话时,吞吞吐吐,欲止又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羞怯。医生睥睨他一眼:急什么?慢慢就消了。于是,本来绝望的情绪,因为没有镶好的牙,更加绝望了。

  绝望让他变得无比安静。在号子里,他简直成了最安静的人,比少年时在同学中更甚。吃饭,或偶尔张口说话,露出那一大孔豁牙洞,让安静的他变得有些滑稽。更让大家惊奇的是,他的罪名是打架斗殴——这样安静的人,居然会打架斗殴,便有人感觉滑稽。为了叫着方便,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就叫他“豁儿”。这是本地的一个方言,因为儿化一下,包含几分亲切。可他仍然有些不习惯,觉得是对他的嘲讽。但慢慢就习惯了,因为他是能够逆来顺受的,要不他也不会有如此安静的性格。甚至有人偶尔叫他的名字时,还有一丝惊讶,一丝惶惑,犹如做梦一般,这个名字是谁,是我吗,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夜晚灯如白昼,有时晃得他睡不着,他就回忆那个患感冒的下午。因祸得福,因为有了她,那个下午似乎涵括了二十年来他所有能够感受到的柔情蜜意。人生值得留恋的时光能有几刻?此刻,他换上了睡衣,贴肤的温暖与柔软——又是一种没有领略过的美好和精致。不消说,睡衣必定是她送来的。换上睡衣,犹如进入她的怀抱。在鼾声、磨牙声、呓语声中,他开始憧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未来,从身到心逐渐温暖起来,直至进入梦乡,再到凌晨时被管教的点名声惊醒:

  “赵小闷!”

  2

  赵小闷的名字写在纸上,就是普普通通的“赵小闷”,但从别人口中叫出来,听起来就不大相同。喜欢他的人,叫他“赵小闷儿”,儿化一下,亲切许多。不喜欢他的人就叫他“赵小闷”,像写在纸上那般普通。这两种泾渭分明的叫法,仿佛一只土豆,同样的东西,到了快餐店炸成薯条用纸筒包了,看上去就甜丝丝香喷喷的令人喜欢,否则撂在厨房的角落里,不过是一只憨乎乎的土豆。薛丽红便叫他“赵小闷儿”,有时甚至省略了姓,就叫他“小闷儿”。这几个字从薛丽红的口中蹦出来,夹杂了她那不太标准略带地方嗲音的普通话,他听着愈加亲切,有时小肚子那儿甚至紧一下。

  赵小闷觉得薛丽红的嗲音是职业养成的习惯。这种嗲音和自己说话固然受用,但想到她和每一个认识的不认识的老的少的丑的俊的长胡子的不长胡子的男人都那么说,他心里就刺刺地不舒服,可也没有办法,不能因为自己偷偷喜欢人家,就认为人家和自己有什么相干。打量一下自己,不过一个在大门口站着的不大受人待见的小保安。

  和自己相比,有的保安就很神气,其中最为神气的是潘抗。潘抗不单长得帅,而且在局子里待过三年。大家都说,能在局子里待过,比上个大学都强。当年,潘抗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进的局子,这更为他赢得不少名声。这样的人,天生是命运的宠儿。所以,从局子里出来后,他的朋友更多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叫红玫瑰娱乐城。要把娱乐城开得稳稳当当像模像样,必须有一批像潘抗这样的人护场子。于是,娱乐城老板崔胖子就私募了一批保安,并专门买了那种几乎和警察一样的制服。赵小闷刚穿上那身制服的时候,觉得很新鲜很有面子。但是他看到潘抗就不屑穿。后来穿的时间长了,从来这里消费的各类客人的目光中,他才意识这身衣服不但不会给自己增加什么分量,反而像戏里的小丑套上滑稽的行头,一切昭然若揭,于是不得不佩服潘抗确实比他们有眼界,比他们高明。但是,当他们也效仿潘抗的时候,遭到崔胖子严厉训斥,骂他们不本分,不敬业。但崔胖子不训斥潘抗,潘抗也不大理会崔胖子的训斥。

分享:
 
更多关于“小保安(短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