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因为女人(续)


□ 阎 真

  阎真 男,大学教授,长篇小说《曾在天涯》获人民文学奖,其《沧浪之水》被广泛誉为表现知识分子灵魂挣扎的经典之作。
  
  56
  
  柳依依感到自己被这个已婚男人所吸引。她给自己找到了一条理由,他太可怜了。元宵节晚上,在家里吵了架出来,无处可去。一个成功的男人,竟也会有这么落魄的时候,太可怜了。
  她有他的电话号码,她不打,打了就有点自投罗网的意思,她等他来电话。几天后,秦一星的电话打到了办公室。柳依依说:“你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秦一星说:“我们当记者的有什么事不知道?”柳依依说:“那你怎么才打电话来呢?”秦一星说:“我很犹豫,想着该不该给你打这个电话,就犹豫了这么些天。”柳依依明白了,又不十分明白,故意哈哈笑几声说:“打个电话犹豫什么?又不是做什么重大决策。”秦一星说:“对我来说就是重大决策。”柳依依想,人的心到底还是有感应的,这使她感到了一种温暖,这种温暖在心中柔软的部位掠过。
  电话约好晚上去荷韵餐厅。秦一星挑了包房,服务小姐说:“包房最低消费是一百元。”柳依依说:“那我们还是坐到外面去。”秦一星说:“咱们不提钱的事,俗。”又说:“吃点什么?”柳依依说:“不吃那个什么套餐。”就点了三四个菜。
  服务员带上门出去了,小房间里忽然就有了一种气氛。柳依依意识到这个空间太私人化了,真的是做什么都可以。她觉得自己想得太邪乎,可还是忍不住这样想。这样想着她感到了一种轻微的紧张。记得三四年前也跟薛经理到过那么个包房里,却没这么想过。人有过经验了,就不同了。她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不停地换台。秦一星说:“依依你跑到这里来看电视?”柳依依说:“你说,你说,我听着呢。”秦一星说:“工作感觉怎么样?”柳依依说:“一般,太一般了。广告这口饭怎么这么难吃?钱揣在别人兜里,你想掏出来,要有十八般武艺才行。有时候……唉!”秦一星说:“有时候还得……唉!前面有启明星闪闪发亮在召唤着没有?”柳依依说:“没有,根本没有。”秦一星说:“生活的状态好不好?”柳依依说:“不好,一点都不好。”秦一星说:“这样下去怎么行?总不能二十出头就觉得后面的时间是垃圾时间吧?”柳依依叹气说:“生活把你压住了,你怎么冲也冲不出去。只好就这么缩着,看哪天突然就有了个什么机会。”秦一星说:“看哪天馅饼落到嘴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柳依依想,这样的意外当然不会有,嘴里说:“说不定万一,我偏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柳依依心中忽然有些沉重,明白那万一的运气实际上是不会来的。这一点平时心中似乎也明白,但不愿往深里想,也不敢往深里想。她也喝着茶,半天说:“你把事情挑明干什么,太残酷了。不能让人家晚上枕个好梦入睡吗?”秦一星说:“你不对自己残酷,世界就要对你残酷。现在每个人都像非洲草原上的猎豹,躬着身子瞪着眼找机会,一有目标随时就一跃而起扑上去。”说着手掌向下,躬起来,手指抖动着,就像猎豹在袭击之前抖动背脊。柳依依说:“你昨天看了动物世界吧?”秦一星说:“前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